第26章 二十六(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林非沒有拒絕,在床沿上坐下,開門見山道,「我覺得沒必要。」

他這話說的沒頭沒尾的,不過林洛清和季嶼霄卻還是聽懂了——他很清楚他們叫他來是為什麼,而這就是他的答案。

「怎麼就沒有必要了?」季嶼霄不是很贊同,「我覺得就挺好的,這機會多少人想要都沒有呢,你還覺得沒必要?」

「我高考也一樣可以考去我想去的大學。」

「這倆又不沖突。」季嶼霄勸他,「你完全可以先保送,再參加高考啊。」

「我不想。」林非平靜道。

季嶼霄:……

這他還能說什麼?

千好萬好,抵不過林非不想,林非不想,那它就不夠好。

季嶼霄不再說話了,隻默默看向林洛清。

林洛清看著林非臉上的從容,點了點頭,「好吧。」

他說,「既然你不想,那就算了,總歸你開心就好。」

林非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從小到大,隻要他不想的事情,林洛清、季嶼霄就都不會強迫他。

他的意願,遠比一切更重要。

林非「嗯」了一聲,語調輕柔。

林洛清看著他這波瀾不驚的模樣,就想逗他。

他故意張開了雙手,問他道:「剛剛小魚看到我還抱了我,你為什麼不抱?」

林非:???

林非:……

林非覺得他好幼稚啊。

幼稚又黏人,他簡直像是季樂魚的親爸。

「我回房了。」林非說話間,站了起來。

林洛清連忙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

「別走啊,我還有話和你說。」

林非疑惑,彎腰湊近他。

下一秒,他就被林洛清給抱住了。

「沒關係,」林洛清笑眯眯的,「你不抱我我就抱抱你~」

他說完,還順手在林非的腦袋上揉了揉。

林非:……

林非的耳根淺淺的泛起一層紅色。

並不明顯,隻有抱著他的林洛清能看到。

他沒有推開林洛清,有些別扭的轉移話題,「你有什麼要和我說?」

「說完了啊。」林洛清鬆開他,眉目燦爛,「就是爸爸想抱抱你,雖然你不想爸爸,但是爸爸還是很想你的。」

林非:……

林非「哦」了一聲,直起身,往外走去。

快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又想起什麼似的,折了回來,走到床邊,看著季嶼霄。

季嶼霄:???

林非彎下腰,很輕的抱了他一下。

季嶼霄受寵若驚,整個人都有些僵,小心翼翼的伸手抱住了他。

林非任他抱了幾秒,鬆開手。

「我回去了。」他對林洛清、季嶼霄道。

說完,他轉身出了門。

季嶼霄看著被關上的臥室門,湊近林洛清,壓低聲音,「他剛剛是在端水嗎?因為和你抱了一下,所以也和我抱一下?」

「不然呢?」

季嶼霄欣喜,「我都好久沒有抱非非了,自從他長大了,我都不好意思再抱他了。」

林洛清嘆了口氣,「誰不是呢?」

養孩子就是這點不好,再小的寶寶也會長大,會長得和自己一樣高,甚至比自己還高。

以前林非還小的時候,他還能時不時抱抱他親親他,後來林非慢慢長大,林洛清也不好意思再像他小時候那樣,天天抱著他親了。

不過,他想了想林非今天悄悄紅了的耳朵,雖然比小時候已經隱蔽了很多,但還是和他小時候一樣,真可愛。

林非出了林洛清的臥室,步履從容的回到自己房間。

他重新在書桌前坐下,翻開一張新的卷子,提筆開始做題。

季樂魚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景象。

他還不知道林非為他放棄了什麼,歡快的走到林非身邊,讓他幫自己擦頭發。

林非看著他眨巴著眼睛搖著自己的胳膊,隻得放下筆,無奈的接過毛巾,幫他擦了擦,又取出吹風機,幫他吹起來。

季樂魚坐在椅子上,看著他沒寫完的試卷,問他,「你想上哪個大學啊?」

「h大。」林非平靜道。

這是他很早以前就想好的,至今也沒有變。

季樂魚「哦」了一聲,想了想自己的成績,覺得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那就h大吧。」他說,「到時候我們可以報一個專業,住一個宿舍。」

說完,他想到什麼的回過頭,動作突然,差點撞到林非手裡的吹風機,還是林非反應快,把吹風機向後移了移,才沒讓他撞上。

「h大宿舍有兩人間嗎?」季樂魚好奇,「宿舍床不會就和咱們學校的宿舍床那麼大吧?那我豈不是真要和你分開睡?」

「你這麼大了,也該一個人睡了。」

季樂魚立馬睜圓了眼睛,「那不行,都說了我是巨嬰了,巨嬰就要有巨嬰的樣子。」

林非:……

林非差點沒被他這厚顏無恥且理直氣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樣子逗笑,他輕輕挪了挪吹風機,吹風機的風立馬吹到了季樂魚臉上,季樂魚忙不迭閉上了眼,沒再說話。

他的額發被風吹得亂糟糟的,毫無章法的搭在精致漂亮的眉眼上,看起來清純又稚氣,美好的就像林間的精靈。

「我想好了。」季樂魚開口道,「如果h大沒有兩個人的宿舍,或者宿舍床太窄,我們就在外麵租個房子,搬出去住。」

他說完,睜開眼睛,一臉期待的看著林非。

林非語調平靜,「還是先等你考上h大再說吧。」

「放心吧。」季樂魚趴在椅背上,「隻要你想去,我就一定會考上的,我不僅要考上,還要和你一個專業,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繼續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回家。」

季樂魚想想都覺得很美好。

林非看著他一臉憧憬的樣子,沒有說話,默默幫他吹著頭發。

林洛清回來了,距離校運動會開幕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

林洛清聽到他們今年竟然還有運動會,稀奇道,「你們高三也參加啊?」

「嗯,說是我們高二那年修操場耽誤了一屆,所以這次給我們補回來,順道也讓我們放鬆放鬆,勞逸結合。」

「那你報了什麼項目?」

「跳高,接力還有一百米。」

「三個啊!」林洛清感慨,「你們班體委一定很感謝你吧。」

「那是。」季樂魚點頭,「激動得就差沒給我送麵錦旗了。」

季嶼霄哈哈大笑。

「不過你們學校的運動會,是不是家長不能去?」他遺憾道。

季樂魚:……

就是能去你和我爸也不能去啊!

這誰不認識你們倆啊?!

你們倆去了誰還看運動會啊,直接改簽名會吧!

季樂魚點頭,「到時候我讓人錄下來,回來後拿給你們看。」

「哪還需要你找人錄啊。」林洛清說話間笑了起來,「你們學校的女生肯定會幫你錄的,到時候就發到你那個虞美人十月個人帖裡麵。」

「什麼虞美人?」季嶼霄好奇。

林非也抬起了頭。

季樂魚:!!!

季樂魚:……

季樂魚莫名就覺得有些羞恥,腳下的城堡隨時準備好拔地而起。

林洛清看著他這一副不敢直視的樣子,及時改變了話題,「沒什麼,詞牌名罷了。」

季樂魚連忙點頭,低頭吃飯。

季嶼霄左看看右看看,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們倆這表情不對。

他沒有著急盤問,而是等到林非和季樂魚吃完飯回了房,這才迫不及待的問林洛清道,「什麼虞美人啊,你怎麼還背著我和小魚有秘密呢?!」

「那我告訴你,你別說漏嘴啊。」林洛清悄悄道。

「那當然。」季嶼霄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林洛清拿出手機,點開了一中的論壇,「喏,虞美人十月個人帖,你猜這裡麵是誰?」

季嶼霄:!!!!

季嶼霄:……

季嶼霄哈哈笑了起來,怎麼也沒想到他的小侄子在學校的稱號竟然是這個。

「虞美人哈哈哈,他們叫小魚虞美人,那叫非非什麼?」

林洛清指了指上麵的帖子,季嶼霄湊近一看,「嘖嘖,那還是非非的稱號好一點,非神,也是,我們非非是學神嘛。」

他說完,拿出手機,興致勃勃的搜索著一中的論壇,點進首頁,目標明確的點開季樂魚的帖子,瀏覽起來。

季嶼霄一邊看一邊忍不住存圖,「這張不錯,這張也好看,這張太帥了吧,這張有我年輕時的風采。」

林洛清看著他毫不掩飾自己兒子控的屬性,差點沒笑出來。

季嶼霄存完了季樂魚單人圖樓裡的圖,又點開了林非的單人圖樓,開始存林非的照片。

等到季樂魚和林非的單人照都存完了,他又發現了新的帖子——《非魚十月cp樓!!圖樓!!神仙顏值!嗑死我了!快進來嗑!》

季嶼霄迅速點了進去,就看到林非和季樂魚兩個人肩靠肩的坐在一起。

「他們倆在學校也很親密啊。」

季嶼霄很欣慰,季嶼霄很滿意,季嶼霄臉上都掛起了柔和的笑容。

林洛清:????

「你這是什麼表情?你知道這是什麼帖子嗎?」

「知道啊。」

季嶼霄不僅知道,還眼疾手快的存圖呢。

「cp貼嘛,咱倆不也有?區別就是咱們倆是愛情,他們倆是兄弟情。瞧瞧,這多溫馨,多有愛,簡直是現代兄弟的楷模。我看了要欣慰,我哥看了估計也要流淚。」

林洛清:……啊這……啊這……

「你不存嗎?」季嶼霄轉頭看他,「難得有人幫我們提供了他們倆在學校的照片,你不想要啊?」

林洛清:……他會告訴季嶼霄他在之前發現這個帖子的時候就哭笑不得的點了進來,控製不住雙手的存了圖嗎?

他不會。

林洛清低下頭,把這幾天新出的之前沒看到的照片存了下來。

季嶼霄就知道他肯定也不會放棄這些林非和季樂魚校園照片的,他看林洛清倒著從最後一張開始保存,還以為他是打算兩人分工,存圖不累。

「那你存後麵的,我存前麵的,到時候洗出來正好湊一本相冊。」

林洛清:……

林洛清微笑,「好呀。」

季嶼霄見他答應,再次把目光轉移到了cp帖上,開始自己的保存工作。

結果還沒保存多少張,帖子就到了底。

季嶼霄:???怎麼就這麼點?有四十張嗎?!

就季樂魚黏林非那程度,沒有四百張就是這些cp粉的失敗!

就這還讓大家快進來嗑?!

他們好意思嗎?!

這屆cp粉也太不行了!!

還不如他和他老婆的cp粉厲害呢!

季嶼霄很失望,季嶼霄很不滿。

季嶼霄迅速注冊了賬號,在帖子裡發言道:【還有嗎?怎麼就這麼點?太少了吧。】

說完,他又想起自己和林洛清cp樓裡常出現的那四個字,補充道:【摩多摩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