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二十六(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二十六:

林洛清這才反應過來。

也是,季樂魚從小就黏林非,林非一年級轉學的時候,季樂魚隻是因為他以後和自己不順路,不能再一起坐車上下學,就鬧著也要轉學,要去林非的學校,和他一個班。

他那時候才剛剛上幼兒園大班,季嶼霄還十分擔心他轉過去跟不上,沒想到季樂魚去了後在林非的監督下成績直線上升,最後沖到了年級第二。

倒是讓季嶼霄高興了許久。

——他雖然很能理解小孩子不喜歡上學,也不覺得小學就必須要成績好,但是到底是做家長的,誰會嫌棄自己的孩子成績好呢?

如果現在,林非真的要跳級或者沖擊少年班,那麼季樂魚勢必也要和他一起。

可季樂魚天生就不喜歡學習,他能考到第二,靠的不是他刻苦努力,而是他天資聰穎,這種天資可以幫他即使上課不聽下課玩遊戲,也依然取得好成績。

隻是一旦跳級或者去少年班,他短期內需要吸收別人一年、兩年甚至幾年的知識,他玩樂的時間勢必減少,看書學習的時間勢必會增多。

偏偏他又不是一個喜歡看書學習的人,所以他確實不適合。

林洛清很欣慰林非即使在這種時候,也能想到季樂魚,但同時他也不希望林非為了季樂魚委屈自己。

「你能想到小魚我很開心,但是非非,你自己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你的想法和情緒也同樣重要。爸爸不希望你為了別人而委屈自己,如果不考慮小魚,隻考慮你自己,你想去嗎?」

「我無所謂。」林非淡淡道。

他說,「去不去都可以,可是去了小魚會不開心,所以我不想去。」

他說的很平靜,沒有一絲惋惜或者遺憾。

他是真的不在乎,林洛清想,所以他選擇不讓自己的弟弟不開心。

林洛清看著他幼小又稚嫩的臉,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不去了。」

「嗯。」林非應道。

他還是那副無波無瀾的樣子,好像自己放棄的不是一個改變自己一生的機會,而隻是路邊的一根雜草。

林洛清看著他這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樣子,想逗逗他,故意道:「不過你這麼替小魚著想,小魚卻不知道,這也對你太不公平了,等一會兒我回去的時候,就把這件事和小魚也說一聲,好讓他知道他哥哥為他放棄了什麼。」

林非:……

林非轉頭看他,三分嫌棄三分無奈還有四分拒絕,「不用。」

「為什麼啊?」林洛清眨了眨眼,「你不想小魚知道?」

「沒必要。」林非淡定道。

林洛清捏了捏他的臉,教育他道,「你怎麼什麼都沒必要呢?你不告訴別人,別人怎麼知道你為他做了什麼?又怎麼會知道你的好呢?」

林非不是很明白,「我做了什麼,為什麼要讓別人知道?」

他說,「是我自己要做的,又不是別人讓我做的。」

林洛清:……

「那你這樣豈不是很容易付出沒有回報?」

「為什麼要有回報?」

林洛清:????

不是,崽,你認真的嗎?!

「你這也太高尚了吧。」

「可本來就是我自己要做的,和別人無關。」

林洛清:……啊這……

「那他如果不知道,對你不好怎麼辦?」林洛清擔心道。

「那我會放棄他。」林非語調淡漠。

林洛清這才鬆了口氣,還好還好,雖然他付出不求回報,但是也不會受了傷還堅持付出。

林洛清總算是放心了。

那天晚上,林洛清最終也沒有把跳級的事情告訴季樂魚。

林非不願意,他也就不會違背林非的意願。

他在林非的臉上親了一下,滿意的看到林非別扭的紅了耳朵,這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沒想到,時隔這麼多年,一切竟然再次重演。

而這一次,林非還是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林洛清笑了笑,轉頭看向季嶼霄,「等晚上我們問問他,到時候就知道了。」

「嗯。」季嶼霄點頭。

他為著林非的事情高興了好一會兒,一直到車子開了出去,才猛然反應過來,「我還沒親你呢!」

林洛清失笑,「好好開車吧,又不急於一時。」

那怎麼行,季嶼霄才不願意,他趁著紅燈停了車,轉頭湊近林洛清,毫不猶豫的親了過去。

林洛清哭笑不得,隻得勾住了他的脖子,和他接了一個甜甜的吻。

季樂魚和林非全然不知林洛清已經提前殺青回了家,依然是不慌不忙的和往常差不多時間到了家門口。

季樂魚掏出鑰匙插.進了鎖眼裡,卻發現轉不動。

估計是張阿姨又順手反鎖了,他想。

他敲了敲門,等著屋裡的人給他開門。

沒一會兒,他就聽到了動靜。

厚重的木門緩緩在自己麵前打開,門後站著一個人,陽光湧入,肆無忌憚的鋪陳在他的臉上,渲染著他精致清麗的五官,照亮了他的眼睛,也讓他的容貌愈發驚艷奪目——可不就是林洛清。

季樂魚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看到他,愣了一下,下一秒,就撲過去抱住了他。

林非則眨了眨眼,眼底有著不甚明顯的溫柔與開心,他低下眸,長長的睫濃密的遮住了他的喜悅,他什麼話也沒說。

季樂魚抱著林洛清,軟聲軟氣的撒了好一會兒嬌,這才依依不舍的鬆開他。

「怎麼你回來都不提前告訴我們啊?」

「告訴你們了,還怎麼給你驚喜。」林洛清笑著捏了捏他的臉。

季樂魚哼了一聲,「你肯定和我父親說了,你就是瞞著我和我哥,你們兩個一起瞞著。」

季嶼霄點頭,「怎麼,我和你爸瞞著你們倆,有什麼問題?也不能什麼事情都讓你們倆知道啊。」

季樂魚拉長語調「哦」了一聲,「那確實,我們倆哪比得上你們倆呢~~~你們倆可是一對,晚上睡一張床~~~」

季嶼霄失笑,「你和你哥晚上還睡一張床呢!」

他說到這兒,又想起什麼道,「要我說,你現在年紀大了,那床也就兩米,你們倆睡一起不擠啊?」

「不擠。」

「也就你說不擠。」季嶼霄看著他,「你就是太黏非非了,這以後你們倆上了大學還能睡一張床啊?我看不如從明天開始,你就和非非分開睡,省的到時候你去了大學不適應。」

季樂魚簡直不敢相信這麼殘忍的話是從他親愛的叔叔嘴裡說出來的。

「你這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和我爸爸能一起睡,我和我哥就不可以,你也太雙標了吧。」

季嶼霄哭笑不得,摟住了林洛清,「我和你爸爸我們是一對,我們本來就該睡在一張床上,你們倆又不是,就是我和你親爸,在你這麼大的時候,我們也是分開睡的。」

季樂魚見此,一把摟住林非,振振有詞,「長江後浪推前浪,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你就不允許我和我哥比你和你哥的關係更好嗎?」

季嶼霄聽著他這話,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

他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自己和季嶼淩年少時的那段時光,那時候他的母親不在,父親又忙,整個家裡隻有他和他哥。

偶爾兩個人聊到深夜,他懶得回自己的臥室,就和季嶼淩一起去臥室洗了澡,在他的臥室睡下。

現在想來,那些回憶都歷歷在目。

溫馨又珍貴。

他總是會在看著林非和季樂魚時想起他和他的兄長,想起他們曾經的時光。

所以他樂於看到季樂魚和林非關係親密,越親密,他也越開心。

「好吧。」季嶼霄故作誇張的嘆了口氣,「那你們倆還真是厲害,長江後浪推前浪,你們倆已經把我和你爸拍在了沙灘上。」

季樂魚輕笑,林洛清也被這話給逗笑了。

「行了,小魚、非非你們去換衣服吧,一會兒吃飯。」

「嗯。」季樂魚高興道。

他歡天喜地的上樓和林非放了書包,換了衣服。

林洛清叮囑了季嶼霄幾句,讓他別把林非放棄保送的事情告訴季樂魚。

「為什麼?」季嶼霄不解,「小魚又不會嫉妒非非,他們倆關係多好你剛剛又不是沒看見。」

林洛清覺得他這時候就很不聰明了,「你就不能用你那分分鍾幾千萬的腦子想想這其中的奧秘嗎?」

季嶼霄:???

「你覺得非非為什麼不願意保送呢?」

季嶼霄恍然大悟。

他有些驚訝,又有些難以置信,「不會吧,這事關他的人生,他就這麼為小魚放棄,太可惜了吧。」

「非非你還不了解嗎?除了他在乎的人,其他的都是路邊的野草野花,他看都懶得看一眼,還會覺得可惜?」

「別說保送名額了,就是十個億加哈佛的錄取通知書放到他麵前,他也不會接受。」

因為他想要的他會自己去拿,他也覺得自己能拿得到。

所以,他不覺得這些東西有資格讓季樂魚產生壓力不安。

「不過也沒關係。」林洛清勸他道,「就非非這成績,國內大學還不是隨他選,所以也無所謂。」

說是這麼說,但季嶼霄總覺得可惜。

「還是勸勸他吧,到底也是人生大事。」

「晚上再說吧。」林洛清笑道。

季樂魚很快就和林非換好衣服來到客廳。

兩人在林洛清和季嶼霄身邊坐下,林非安靜的聽著他們說話,季樂魚則開心的和他們一起聊著天。

沒一會兒,張嫂走了過來,「飯好了。」

季樂魚連忙站起來,揉了揉肚子,「我都餓了。」

林洛清看著他這頗有存在感的身高,又想起他剛剛進門抱自己時的情景,「小魚,你是不是長個子了?」

季樂魚點頭,「好像是長了點兒。」

林洛清好奇的和他比了比,發現他隱約好像比自己還高一點兒。

「你現在多高?」

「一米八二還是八三吧。」季樂魚回想道,「前一陣兒量的,這段時間長沒長我也不知道。」

隻有一米八的林洛清:……

他默默朝林非看去。

林非:……

「吃飯吧。」林非明顯想跳過這個話題。

林洛清上下打量著他,總覺得他好像比季樂魚還高一些。

「你多高?」

林非:……

林非說不出口——怕打擊他。

倒是季樂魚心直口快,「我哥應該一米八七或者八八吧,我記得上次量的時候他好像比我高五厘米。」

林洛清:!!!!

好家夥,這還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後浪都已經把他拍在沙灘上了!

之前明明還是可可愛愛一下子就能抱起來的小包子,現在長得都比他高了!

厲害了,我的崽!

一家人愉快的吃了一頓飯。

晚上林非寫作業的時候,收到了林洛清給他發的一條微信,讓他一會兒到自己房間來一趟。

林非看著微信,猜他應該已經知道了自己放棄保送的事情。

他回了個「嗯」,繼續寫著手裡的卷子。

差不多十一點,季樂魚寫完了老師布置的卷子,轉頭看向林非,聲音軟軟的,「我寫完了。」

「那你先去洗澡吧。」林非平靜道。

季樂魚點頭,站起身,打開林非的衣櫃拿了件自己的睡衣,哼著歌朝浴室走去。

林非聽到「嘭」的關門聲,不緊不慢的寫完最後一道大題,這才合上筆帽,離開自己房間往林洛清的房間走去。

林洛清正坐在床上看星熠上一季度的財務報告。

然而和他出色的演技相比,他在經商方麵則略遜一籌,總有那麼幾處,林洛清怎麼看也看不明白。

他把手裡的報告遞到季嶼霄麵前,疑惑道,「這段什麼意思?」

季嶼霄放下書,拿過他手裡的報告看了看,耐心的講解起來。

林洛清聽著他的話,時不時的點點頭,最後索性靠在季嶼霄的懷裡,讓他和自己一起看。

看著看著,他突然聽到了敲門聲,下一秒,林非開門走了進來。

林洛清瞬間坐直了身子,季嶼霄也放下了手裡的季度報告,等著林洛清開口。

「坐。」林洛清拍了拍自己的床,看著林非。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