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工人們奴隸們齊齊低頭,表示尊敬及順從。

杜逸安說完就走了,他的心情似乎很好,手背在身後,嘴裡哼著歌,慢慢悠悠地晃去他奢華行宮的山上。

等杜逸安離開了,卡爾帶領著這兒的工人奴隸重新進入山穀。

但,當他站在山穀入口時,便直直地愣住了。而他身後能看見山穀中心那棵樹的人,同樣與他愣在原地的也擠在入口。

後麵的人不斷問著:「怎麼回事啊?堵在入口乾嘛?前麵有啥啊到底?」

推搡的勁從後方傳來,卡爾沒有被推動,卻是回過神來了,讓人都進來,別把入口堵著,而後麵的人也終於看清了如今山穀的麵貌,也知道為什麼前麵的人會乾愣著不知道走動。

那是,樹嗎?

為什麼會有那樣美的樹?這是現實中存在的嗎?可明明兩個小時前,那裡隻有遍地的花草。它是如何出現的?又是如何在兩個小時裡生長成到這樣的高大茂盛?這是杜逸安做的嗎?他果然,不是人類吧。

他是——

明明每個人在看見那棵隻一眼就能震顫人心的大樹時,腦海裡有無數的疑問,但好長的時間過去了,他們離那棵樹仍遠遠地保持著距離,仍沒有一個人發問吭聲。

不知過了多久,卡爾沙啞地出了聲:「走吧,村子爭取在一天就建完。」

眾人這才紛紛回過神來,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樹,一邊朝著工作地點走去。

工作的地點以穿過小溪距離最近,而那棵樹粗壯的根部也覆蓋在小溪邊上。

距離近了,更近了。

所有人的心髒不受控製地狂跳起來,生命力、能量,從那棵樹源源不斷地往外冒著。幾乎不曾挪動視線的人也都發現了,樹乾金色的紋路是在動的,這棵樹,是活的!

「神樹!這一定是棵神樹!」

有第一人開始跪拜了,緊接著,便有第二個第三個。

走在人群首與群尾的卡爾與藍因看見了彼此。

在崇尚科技的星際,鬼神之說隻是傳說和怪談,它們存在於一係列影視作品當中,也有不少旅遊星故意弄出噱頭吸引客流,但真正信奉神明的,是極少極少的。

卡爾和藍因,以前自然是不信有神明的。

可那棵樹就在那裡,它的存在,恰能證明一個神跡。不然如何解釋它那充沛的生命力和能量?完全不用懷疑,隨便折下它的一片葉子,功效都會高過市麵上任何一種修復藥劑。

而若讓外界見到這棵樹,也不知會掀起怎樣的狂風巨浪。

然而那個人,還是將它種在這裡了,沒有藏起來,任由他們觀賞膜拜。

藍因捏緊了拳頭,眼中無比炙熱也無比堅定。他要去請求星主,不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他也要為卡爾求得一片葉子。

-

「大山與杜哥在jm星的退休生活」直播間開播了。

光屏裡,主播帶著觀眾從清河鎮正街穿過,出了鎮,上了橋,路過茶園田莊,正停留在鄉野間的一處茶鋪裡歇腳喝茶。

「二姐?二姐……二姐!」杜溫雲連喊了好幾聲,一聲比一聲大,坐在對麵邊吃飯邊看節目的人終於有了反應。

喬娜拍著胸口,差點被嗆到,一雙狐狸眼朝杜溫雲看過來,皺眉道:「你突然那麼大聲做什麼?有事?」

杜溫雲咬著唇,麵色難看。又是這樣,又是這樣!

這種情況越來越明顯了,明明他人就在這裡,但他說話做事,別人都好像聽不見看不見似的,非得讓他聲音大些動作大點才會被發現。而他一旦聲音太大動作太大,又難免給人留下急躁的印象。

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心底的恐慌在一天天加劇。萬一有一天,他們真的再也聽不見自己的聲音看見自己的人,就連存在也被遺忘,那將會是多麼可憐的事?

老大不在,秦燦依舊坐在主位,今天也是他們的家庭日。老二忙完了,也回來了。

秦燦也不滿地朝杜溫雲投去一眼,道:「在家不用那麼大聲,我們都聽得見。」

杜溫雲的臉色更差了,但也不得不扯出一個笑來,問喬娜:「我就是想問問二姐在看什麼,看得這麼入迷。」

喬娜手上舀湯的動作一頓,「沒什麼,是網上最近比較熱的主播,看著放鬆的。」

「這種主播都是不入流的,沒想到你還看這些。」秦燦切著肉,像在調侃,又有些不屑。

喬娜忍住翻白眼的沖動,回道:「不入流嗎?我看這個主播播的就是今年星際建築賽冠軍的建築啊。那個小鎮的確非常美,現在好像又設計出了新的,叫百花穀與雲上宮來著。」

「啊對了,我差點忘記了,老三你好像沒有談成跟冠軍的合作啊。真遺憾呢。」

嘲諷完,喬娜事不關己地繼續吃著飯看著節目。

而秦燦的臉已經完全黑了。

這女人……

想起因為那個小鎮他去jm星而後遭遇的一切,秦燦到現在還會每晚被流落荒星的絕望驚醒,這一被提起,他既怒又氣,還隱約有些後怕。

話說,他已經安排了人在jm星附近守著,為什麼那群星盜到現在還沒有動靜?那顆星球上,疑似杜逸安的建築設計師還又設計了新作品,還找了主播打廣告?

那群星盜都是廢物嗎?怎麼丁點作用都沒起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