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不允許靠近山穀的一眾工人和奴隸,除了部分卷王員工立馬就跑去星港那邊搞建設了,剩下多半還是在山穀外頭。特別是奴隸們。

真是托了那群卷王的福,他們這一周過的日子那叫一個淒慘。

那群變態的變異人,一個個乾起活跟不要命似的。休息時間縮得幾乎沒有不說,連上廁所的時間都在縮,一個人能乾他們十個人的量,有這些變態對比著,奴隸們又哪裡敢偷懶,被迫也跟著卷了起來。

但問題在於,變異人的身體強度高得離譜耐造,他們不行啊!

這好不容易有了休息時間,他們哪肯錯過。大片的人直接坐在山穀外頭允許的地麵上,不想動了。

除了純癱在地上放空的,也有不免好奇的。

「你說,那位大人要做什麼?」

「我哪知道啊?你你敢去?」

「我不敢我不敢!就是,之前那位做什麼根本不避著任何人,這次卻這麼嚴肅,就有點好奇了。」

「誒?你是先來的?你跟我們說說,為什麼你們最怕的不是那幾個小孩,而是他?」

「嘖嘖,你這消息也太不靈通了,不知道嗎?那幾個死……小孩就是他做出來的!」

「……該不會,他又在裡麵做什麼可怕的東西吧?」

……

奴隸們越交流,越覺得未來的日子慘,那幾個死孩子就有夠恐怖的了,那人還特意把所有人趕走,一個人在裡麵搞,萬一做出來一隻驚天滅世邪惡機器人出來,那他們還有活路嗎?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奴隸們瑟瑟發抖起來,恨不到回到過去扇死對這顆星球沒起絲毫重視的自己。

這裡還留了一部分變異人看守奴隸,卡爾和藍因也在。

他們和杜逸安接觸得更多,也更知道,裡頭有個奴隸是說得沒錯的,杜逸安不管是做詭異的機器人還是別的,連門都沒鎖,倉庫也是大大咧咧敞在那兒,他根本不擔心有誰偷學,也不顧慮自己這種詭譎的能力會不會產生一係列的隱患。

這不是屬於有點能力就驕傲自大的膨脹,而像是歷盡千帆後,已經沒有任何東西任何人能威脅到他的真正強者的自傲。

這很矛盾不是嗎?畢竟杜逸安今年才剛十八。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沒有人會告訴他們了,那也並不是最重要的。

「你覺得,他要做什麼?」藍因問卡爾,玩笑道,「那位看起來可不像是動不動要統治世界的人。」

天天不是喝茶追劇就是打遊戲,唯一的正事,大概就是建設這顆星球了。

卡爾搖頭。這個問題,這兒的人也給不了答案,隻有等,等杜逸安允許他們進入了,到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了。

然而,兩人剛聊到這裡,山穀的上方便閃過一道金色的光。不刺眼,是溫和的又瑰麗的。

那是什麼?

樹已經停止了最終的變化,杜逸安托著手,點著自己下巴,繞著樹轉了一圈。

樹乾非常漂亮,沒有那些遍布的傷痕,金色的紋路顯得神秘又有生命力,尤其是紋路還隱隱地流動著,讓它看起來更加的非同尋常。而在褪去普通的寬闊綠色枝葉後,現在大樹伸展出去的,更像是月桂枝,當然了,葉片的脈絡和枝條也都是金色的。

同時,也由於葉片的變化,原本遮天蔽日,讓樹下缺乏光照的樹冠,也能透過那些葉與枝灑下來陽光。而那些穿透大樹枝葉下來的陽光,也跟上了特效似的,像是一道道灑著金粉的光彩,又或是精靈仙子們羽翼後隨行而出的仙粉。既高級又夢幻,還很浪漫。

杜逸安這會兒,就被那些絢爛的光給包圍了。

這棵樹,的確非常特別,也會是他這個百花穀裡最獨一無二,他人再怎麼也無法復刻的存在。

但問題也在於,它實在太過於特別了。聖泉本就有極強的生命力,而這枚果實也是凝聚了許多能量,二者相加,這棵樹現在隨便扯片葉子下來,都是靈丹妙藥。來這兒的工人們多,他還準備發展旅遊業,要是不注意,那些個將手伸長的,還不知道要薅去多少葉子走呢。

杜逸安可不想好好的漂亮的一棵大樹,最後又成光禿禿的了。

還是得布個陣法保護起來。不僅要保護,在陣法外頭,他還要放一層詛咒,若隻是正常的好奇和憧憬,那便沒事,但誰對這棵寶貝樹存有歹念,那就會疾病纏身,艱難度日;存有歹念還付之行動的,就直接燒成灰當肥料算了。

大樹現有充沛的生命力,普通人也能感受到,這詛咒一下來,多半會被傳為神樹。

讓那些人敬著畏著也好,畢竟,結出果子的是這顆星球,這本來也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地方。

一陣忙活後,保護與反擊都有了。

杜逸安摸了摸樹乾,手心下便是緩慢流淌著的金色紋路。

「你乖乖的啊,可別跟你爹一樣變禿又變醜啊。明明這麼好看的……」

就在他身邊的晉冥:「……」

他想說,果實隻是果實,的確是能量結晶,有足夠的生命力,它可以被吃掉果肉,果核也可以生根發芽,但是沒有意識的,更不存在人類的血緣關係,也不像杜逸安製作出來的那幾個沒有生命力的「孩子」。

不過這些解釋,少年是聽不到的。

他既覺得是,那就是吧。

杜逸安又獨自欣賞了一會兒大樹,是越看越滿意,希望裡頭那棵,也能快點恢復成這般模樣。

半晌後,杜逸安從山穀中走出來,對還遠遠觀望的人群道:「解禁了,繼續工作吧。不過我提醒一次,有些東西隻能看著,不能碰。要是忍不住碰了嘛,後果自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