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死亡鳴響(七)(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026死亡鳴響(七)

火車在軌道上飛馳。

原野空曠,夜空中一顆星星都無,更沒有月亮。

唯二的光源,便是列車內散發出來的白熾燈光,與這詭異的空中數字。

頂著風,沙宇震驚喊道:「這是什麼東西?!」

副本開啟到現在都多久了,他們竟然不知道火車上方還有這玩意兒!

宋仰回過神後,仔細觀察起來。

立體數字漂浮在距離火車頂部大約十五米的位置,且一直跟隨著火車向前飄移。

二者的相對位置始終不變。

這數字是什麼意思?又起到了什麼作用?

——這兩個問題顯然不是這麼容易能解決的。

宋仰蹙了蹙眉。

他們現在有更重要的任務在,隻能把這個問題留到後麵了。

宋仰迅速在心中判斷完輕重緩急,對沙宇喊道:「我們還是先去駕駛室!」

沙宇連忙點點頭。

火車頂部並非是平滑的地麵,它有著向兩邊彎去的弧度,非常狹窄,且還在高速往前移動。

看過動作電影的觀眾都該知道這地方沒有那麼好走,如果是在現實生活中乾出這樣的事情,那真的是全程趴著都不一定能活下來爬完整段。

然而「從火車外部突入駕駛室」顯然是副本留給玩家們的一條路。

宋仰和沙宇兩人在平穩行駛的火車頂上,移動得相對還算順利。

*

火車內。

沒有了宋仰和沙宇兩人,車廂內顯得異常安靜。

安如明早就已經脫掉了那斯文的西裝外套。

在持續兩個小時左右的高度緊繃狀態下,他的頭上全都是汗,衣領也早就被扯歪,完全沒有了紳士風度,留下的隻有豺狼野豹般的凶狠與陰鬱。

注意到葉翔頻頻往第二截車廂看去,他低聲問了句:「怎麼了,你想搞那個叫冬景的假臉男?」

遊戲玩到現在,這兩人算是一直在同一陣營。

聞言,葉翔頓了頓,也沒遮掩,微點了下頭,眼神陰森森的。

王止這種弱雞他想什麼時候弄死就什麼時候弄死,但是那個叫冬景的青年就不一樣了。

那家夥之前始終跟宋仰混在一起。

宋仰不僅人聰明,武力值看得出來也很高,有宋仰在,葉翔是絕對不敢朝那個冬景出手的。

但現在,這兩人分開了。

葉翔有些蠢蠢欲動。

安如明順著他的目光看向第二車廂。

青年的身影在門口的視野中一閃而過。

安如明眼神晦暗。

他和這個青年算不上有什麼私人恩怨,但人頭分這東西,他當然也知道有多重要。

實際上,每個玩家獲得的積分當中,這才是真正的大頭。

安如明過去從未主動坑害過別的玩家,這主要是因為他比較謹慎。

但如果有人想要動手,他自然也不會攔著。

而且……

安如明的目光在第二車廂的門口轉了圈。

說起來,他們最開始發現這些管道不對勁,也是在第二車廂內部。

列車長的那隻手會變形、伸長,但那隻手……能伸展到第二車廂裡嗎?

真的會有這麼長嗎?

安如明現在回頭來想這件事,抿了抿唇。

如果不能,那麼當時楊樂柳會在第二車廂內聽到動靜,依舊代表著,這列列車裡其實潛伏著另一個未知的怪物吧?

他看了眼前方。

黎棉、費笙簫和楊樂柳全都集中注意力在駕駛室中,沒人關注他們這邊。

就算問了她們的意見,估計她們目前也會堅持以宋仰他們那邊為重。

可宋仰他們就一定能成功嗎?

要是失敗了,他們還不是得復活重來,遊戲還得繼續下去?

想來想去,安如明覺得,閒著也是閒著,反正也不用他親自動手,現在是葉翔想要殺人,他借這個機會獲取點信息,也算是為推進副本做貢獻了。

不然再拖下去,指不定下次被選中獻祭的人真的會是他。

想罷,安如明低聲慫恿道:「想動手就動手,現在宋仰不在,不是好機會嗎,你還在顧慮什麼?」

葉翔麵色不虞:「如果我們又得復活一次怎麼辦,那我不是白殺他了?」

安如明:「他不是也『白殺』了你一次?」

葉翔一想到這,臉色就更加難看。

他點點頭,冷笑道:「沒錯,要是我們還是得復活,那我這次白殺也不虧,如果不用復活,那更好!」

不過——

葉翔皺眉道:「我不能直接攻擊那個家夥,要是到時候真不用復活,我這樣乾會被係統關小黑屋。」

安如明趁機道:「我有一個辦法……」

葉翔豎起了耳朵。

*

火車頂部,宋仰和沙宇花了將近十分鍾才移動到駕駛室的位置。

這其實已經算是很快,然而一切依舊迫在眉睫。

宋仰撐住身體,緩緩往前傾下去。

駕駛室前方那大片的頂風玻璃映入眼簾,列車長那頭燦爛的金發在宋仰的視野中閃過。

宋仰確認完畢,直起身體,和沙宇一起將斧頭拿了出來。

兩把斧頭的手柄部分都捆著一根粗繩,等會兒他們得掄著繩子把斧頭砸下去。

按照事先討論的計劃,他們這次如果能成功闖入駕駛室,那最好。

如果不成功,那就得在災難來臨前從側麵砸破車廂玻璃,晃回到車廂內部,畢竟他們不能保證死在列車外頭的人能跟著一起讀檔復活。

這是一次緊張、重大又寶貴的機會,容不得任何疏忽。

兩人對視一眼,齊齊握住手中的繩索。

*

第一聲重重的敲擊聲響從列車最前方傳來時,夏景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

這截車廂的門不知何時被關上了。

沒有了來自第一車廂的燈光,第二車廂頓時陷入到了昏暗之中。

隻有開放式平台外頭自然的夜下光線能勉強維持視野。

如此曖昧的光線之下,葉翔背靠著門,勾唇笑著,陰惻惻地盯著夏景,而他垂在身側的右手——

那隻手竟變成了鷹一般的獸爪,四根彎曲有力的手指都長有尖銳到仿佛能撕破一切的指甲。

夏景挑起眉梢,挑唇笑道:「『它的手』?」

葉翔的呼吸因為興奮變得有些急促,他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你知道這個道具?」

他也沒想到安如明竟然還藏著這種好東西!

這個怪物道具來自於二星副本,把這個道具戴在手上,玩家的手不僅會變成獸爪,而且這隻手做出的任何攻擊,都不會被副本識別為玩家本人做出的攻擊!

這也代表,用這隻獸爪殺死這個家夥,葉翔不會被副本施以任何懲戒!

安如明把這個東西給了他,並許諾如果這輪他們得復活重來,之後這個獸爪依舊會是他的,這一次性買賣的交易條件竟然僅僅隻是現實世界的三萬人民幣!

葉翔也沒想到,安如明看起來儀表堂堂,像是公司大老板,竟然還貪圖這三萬塊!

不過也是,又有誰不愛錢呢。

此時此刻,終於能肆意妄為的感覺讓葉翔的每個細胞都在燃燒。

夏景瞥了眼門外。

這列火車的每一扇門都有一麵小窗。

他們這扇門上的小窗正映照著門外安如明的背影——這個人在給他們望風。

而更遠處的黎棉他們顯然注意力全部在駕駛室那頭,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這邊。

夏景笑了起來。

他繼續邁動腳步,一邊走,一邊打量著這些管道,語氣隨意地問:「安如明竟然願意把這種道具給你?」

夏景的冷靜不在葉翔的預料之內。

葉翔斂了斂笑意,內心越發不虞。

他警惕地跟著夏景的腳步轉移位置,冷笑道:「是啊,怎麼,終於怕了?」

夏景笑得更厲害。

他慢條斯理道:「他是怎麼教你的?」

葉翔皺了皺眉。

夏景不等他反應,就繼續往下說去:「——盡管那個人除了一張嘴,沒有展現過其他的能力,但也許他還留了一手呢?所以就算用上道具,最好也別直接攻擊他,而是要用更加迂回的方式,試探他的底細。」

青年繞過一根管道,緩緩道來的嗓音盡管有些黏膩,卻莫名地有些動聽。

如果當事人不是自己,葉翔或許會很樂意往下聽聽夏景還打算說些什麼。

可此時此刻,他卻微微一僵。

夏景吐出口的話語,與方才車廂內安如明對他說的話漸漸重疊在了一起:

「……別忘了,這些管道裡有腐蝕液。離駕駛室越近,管道中的腐蝕液可能也越多。你可以把他誘引到這截車廂最靠外的位置,將那裡的管道全部捏斷。」

「這些管道裡總會有一些腐蝕液流出來,到時候你隻要輕輕把他一推,推進腐蝕液當中……嘩,他會自己爛成一攤泥。」

葉翔臉麵頓時掛不住了,他繃緊全身肌肉,厲聲道:「你偷聽到了我們的對話?」

這家夥不是一直在這截車廂裡嗎?!

夏景停下腳步。

他就站在一根管道後頭,轉過身,雙手背在身後,彎起了眉眼。

青年身形纖瘦,luo露在衣服之外的脖子與手漂亮得不像話,那張戴著人/皮/麵/具的臉,卻詭譎得比副本怪物還要讓人毛骨悚然。

他啟唇,一字一句低笑道:「——你們在想的那些事情,並沒有那麼難猜呀。」

葉翔愕然。

下一秒,他的表情扭曲起來,大腦中的神經直接被挑斷。

這、家、夥——

他竟然僅僅靠猜就把他們的意圖全部猜了出來!

這種被人洞悉一切,被人蔑視,被人當做小醜的羞惱感令葉翔方才的遊刃有餘瞬間消失!

暴喝一聲,葉翔整個人像一頭熊一般不管不顧地撲了過去!

他朝夏景所在的位置狠狠一抓,一根管道直接被他的鷹爪抓斷,些許腐蝕液飛濺出來,夏景閃身躲過。

葉翔立刻跟著轉身,瘋狂地破壞阻擋在他和夏景之間的管道,一根根管道跟著碎裂,腐蝕液流淌四濺!

門外。

安如明聽到了來自身後的動靜,這種動靜被前方駕駛室那邊的敲擊聲和列車本身飛馳發出的軌道摩擦聲給掩蓋掉了不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