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死亡鳴響(七)(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也許是因為這點——當然更大可能是因為注意力在自己丈夫那邊,楊樂柳難得沒有發揮出自己的絕佳聽力。

她們一時還未注意到這裡的情況。

隻有王止,他縮在車廂中間,戰戰兢兢地瞥著他這邊。

安如明以眼神警告他,王止立刻撇開頭,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安如明深呼吸一口氣,回頭看了眼。

一切按照他的預想進行著,他的心跳飛快。

會有第二個怪物嗎?

如果有的話,它會從管道中出來嗎?

它會是什麼模樣,在這個副本中扮演著什麼角色?

要是運氣夠好,葉翔這麼胡亂打砸一通,也許能把那個叫冬景的青年殺了,還能把那怪物弄死。

之後如果真不用再復活,那這人頭分他們吃下了,怪物也沒了,皆大歡喜。

如果弄不死,那麼讓裡頭這兩人獻祭,他能好好看一看第二個怪物的實力,也值得。

最壞的情況下,他們集體復活,葉翔也意識到自己被利用了,但那無所謂。

——他確實許諾過,不論復活幾次都會把道具交給葉翔,可等到道具真正回到他的身上,要怎麼處置還不是他說了算?

沒了道具,葉翔也不敢拿他怎麼樣。

不論如何,他都沒損失。

安如明緊緊盯著門後的情況。

……

第二車廂內。

夏景的聲音環繞在葉翔耳邊:「這件道具,安如明是白送給你的嗎?」

葉翔不再回答他,他怒吼著揮舞手臂,追著夏景在到處都是腐蝕液的車廂中跑!

車廂裡彌漫著一股惡臭,要不是有外頭的風不斷卷進湧出,光是這股氣味就足夠讓人昏厥。

夏景輕輕躍過一根朝他滾來的斷裂的管道,倒退著笑道:「不對,為了不讓你察覺到他的意圖,他至少得要求一點代價吧,那麼,是金錢?」

葉翔的瞳孔猛地緊縮。

他猙獰地朝夏景拍去!

這次青年躲避不及,被他在脖子上抓出了一道血痕,幾滴血液飛濺到了葉翔的臉上!

葉翔放聲大笑,夏景卻也在笑。

葉翔立刻笑不出來了,他惱怒吼道:「你在笑些什麼?!」

夏景捂著脖子上那道傷痕,眯眼笑道:「啊,金錢對於某些人來說,確實是看起來最容易誘惑到其他人類的東西。」

「他篤定金錢對你的誘惑力足夠,所以你也同樣會相信,他將輕易為了錢和你交易道具。」

「你對他來說,很好欺騙。」

葉翔目眥欲裂:「你在說些什麼狗屁——」

他踢開了擋在他麵前的斷裂管道想沖向前去!

可就在這一刻,夏景的頭頂上,一根本就搖搖欲墜的方形管道徹底不堪重負,斷裂下來!

大量的腐蝕液對著夏景兜頭澆下!

葉翔一驚!

反應過來後,他的臉上流露出狂喜和報復得逞的快意!

這麼大量的腐蝕液,這個家夥完了,他完了!

果然,青年從頭皮開始被腐蝕液灼燒。

他的麵部皮膚迅速變皺變色,連帶著肌肉血液一起濃漿狀往下掛落,緊接著是他的脖子……

待他身上的衣服被灼燒出破洞,就連他身上的皮膚也開始「融化」……

瞬息之間,青年幾乎麵目全非,變成了一個融化中的怪物。

葉翔大笑:「你還有餘裕說些屁話嗎?!你這個該死的瘋子,你——」

他的話音戛然而止,隻因變故陡然發生!

葉翔目瞪口呆地看著接下來發生的這一切——

某一刻起,青年身上被灼燒的地方,竟開始生長出新的鮮紅的肌肉與潔白的肌膚。

那些全新的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取代了爛皮爛肉,飛快覆蓋住了他的大片灼傷,互相連結在一起,修正了他的表皮,恢復了他的五官,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在補救一副被毀掉的畫作。

葉翔以為自己看錯了,用力揉了揉眼睛。

——然而眨眼之間,夏景身上的灼傷確實愈合了大半!

青年甚至就像是被雨淋到了似的,抬起手輕描淡寫擦拭掉從額頭上流淌下來的腐蝕液。

漂亮的手瞬間被腐蝕到露出白骨,又轉眼就被新的皮肉包裹起來,完好如初。

從頭到尾,青年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痛楚,好像什麼都感覺不到一樣。

葉翔徹底呆住了:「這是什麼……」

他剎住嘴,目光定在了青年那纖細白皙的脖頸上……

這根脖頸剛剛才被他的獸爪留下了一道血痕。

然而不知何時,那道血痕,竟完全不見蹤影……

葉翔鬆了手,倒退幾步。

他全程都在盯著這個家夥,對方根本沒有使用過醫療用品……

那、那這是什麼?

葉翔的心髒狂跳起來。

他緊繃著臉問:「……你、你是異能者?」

「嗯?」夏景聽到這個問題,抬起眸來,想了想,他眨眨眼道,「應該算不上吧?」

他剛說完,葉翔就驚悚地看到青年恢復如初的臉被殘餘在上頭的腐蝕液二次腐蝕。

這次腐蝕,就連底下的白骨也發生了肉眼可見的融化!

然而下一秒,這個青年的骨骼、肌肉組織與皮膚,又再次新生、覆蓋。

葉翔眼皮一跳。

腐蝕、新生、腐蝕、新生,這兩個過程在青年身上無間隔交替著,而青年亦在血肉模糊與光鮮新生中飛快變換。

隨著腐蝕液漸漸變得稀薄,這交替的變化也慢慢開始變得微弱,然而這突破人類認知的場麵依舊詭異到讓葉翔頭皮發麻,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他抖著嗓子道:「你就是擁有自愈能力的超能力者!」

葉翔一邊這麼吼著,一邊卻本能地往牆角退去。

內心有個聲音在告訴他,不太對勁……

葉翔不知道此時從自己心中升起的恐懼是來源於什麼。

超能力者其實沒什麼好可怕的,自愈這種超能力甚至沒法用來攻擊別人,他完全不用害怕被青年反擊。

他最多就是沒法輕易殺死這個家夥,會有些不甘心。

可冥冥之中,一股詭異感卻不斷湧上葉翔的心頭,令他的身體做出了反應。

這個青年身上展現出來的自愈能力,作為超能力而言,未免過於強大了。

葉翔從未見過自身能力這麼強大的異能者。

有那麼一秒,他甚至懷疑這個青年就算真的被腐蝕液澆成一灘泥了,也會重新復活……

這種能力真的正常嗎?!

他的後方是這截車廂的角落,頭頂上是斷裂luo露出來的方形管道入口。

不知不覺中,葉翔的後背已經貼住了牆壁。

他被夏景嚇得心髒狂跳,色厲內荏地指控道:「……怪不得你一點都不慌,除非一擊斃命,不然你根本不會死吧?!」

他的這句話出口,夏景本挑起眉想說什麼,卻忽然朝他的頭頂方向看去。

那個方向傳來了一些怪異的聲音。

是從管道深處響起的簌簌聲,葉翔卻因為心驚而沒有注意到。

夏景神情微斂,思索一秒,低下頭用腳碾了碾地麵上幾片剛才從他自己身上掉落下來的肉塊。

這些肉塊正在被地麵上的透明液體繼續腐蝕。

這一幕讓葉翔更加汗毛倒豎。

那可是這家夥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他一點都不覺得有心理陰影嗎?!

夏景別說是有心理陰影,他反而用一種輕緩的語氣說道:「——所以,這就是觸發機製?」

他抬起頭,溫和提醒道:「你最好離那邊遠一點。」

葉翔根本聽不進去。

他這會兒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已經開始後悔這一趟報復行動!

葉翔喘著氣警惕道:「你又想耍什麼花樣?!」

夏景繼續提醒:「怪物要從你頭頂上出現了哦。」

葉翔本能彈跳了下。

回過神,意識到自己又被夏景嚇唬到了之後,他惱怒地舉起手指著夏景的鼻子吼道:「你以為老子是傻子嗎,怪物好端端在駕駛室,關這裡屁事,你是不是真以為老子這麼好騙?!」

語罷,他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鎮定。

他轉身,作勢要去開門,似乎打算離開這裡:「算了,老子不奉陪了——」

他頭頂上方的管道中冷不丁沖出一條圓頭巨蟲!

巨蟲通體白中帶黃,帶有一圈一圈橫紋,足有方形管道一半粗細。

它出現在管道口,就像是一顆痘痘湧出了一股濃液。

葉翔完全沒意識到,他嘴裡還在罵罵咧咧:「我、我們之間的恩怨就這樣一筆勾銷,之後你別再來招惹老子就成!」

拉開門前,他轉過身對夏景放出狠話:「如果你不識好歹再湊過來,老子以後再也不會放過——」

巨蟲飛速往下彎去,留下一抹殘影,張開嘴就將葉翔兜頭吞下!

——

夏景眯起眼,目光跟隨著巨蟲的軌跡。

將葉翔吞吃入腹後,它一刻不停從地麵上劃蹭過,轉瞬就飛突到了夏景的麵前!

這條蟲子的身體不知道到底有多長,尾巴還留在管道裡,頭部卻已經在夏景麵前如蛇一般彎曲揚起身體!

它的嘴上下裂開,光滑的口腔中沒有一粒牙齒,喉嚨卻與軀體同寬,如同一口深淵!

巨蟲沖著朝夏景的頭咬去——

然而就在二者距離僅剩幾厘米的時候,它驀地對上青年平靜的雙眼!

那雙沒有絲毫情緒的黑眸,令巨蟲猛地僵住。

畫麵就此定格。

黑暗的第二車廂陷入到了死寂當中。

夏景靜靜地與巨蟲平視。

巨蟲大張的嘴裡散發出了一股酸腐惡臭,味道和現下這遍布腐蝕液,臭氣熏天的第二車廂如出一轍。

夏景的臉上,卻沒有絲毫波瀾。

門外。

安如明忽然聽不到門後的打鬥聲了。

他有些緊張。

也在這時,他總覺得好像有些說不上來的輕微簌簌聲從四麵八方襲來。

遠在駕駛室門口的楊樂柳,回過頭看向了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