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三十四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除了銀夕外,清霜還安排了兩個小弟子照顧沐北戈,這會兩個小弟子慌張地跑來找風妍。

「師姐,銀夕師妹不見了。」

風妍原本在船艙裡修煉,聞言驚醒,急匆匆打開艙門出去,「怎麼回事?」

「剛才聽到風謙師兄的船艙裡有動靜,我和師弟擔心出什麼事了就前去查看,卻發現船艙內法陣被破壞了,且隻有風謙師兄一人,銀夕師妹不知所蹤。」

風妍趕到沐北戈所在船艙中,艙中的法陣果然被破壞得不成樣子,她頭疼地看向沐北戈,見他隻是臉色蒼白了些沒受傷才略略放心,吩咐跟進來的小弟子收拾船艙。

自己則是走到沐北戈身旁給他探脈。

這些日子沐北戈瘦得隻剩下皮包骨了,風妍看著他瘦骨嶙峋的手臂,忽然有些不忍心問他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清霜讓她帶著沐北戈和銀夕返回長仙門,現在銀夕不見了,總得問一問,「銀夕呢?她為什麼會對你動手?」

船艙裡痕跡是火木金水四種靈力攻擊造成的,銀夕是火木靈根,沐北戈是金水木三靈根,很難不懷疑是他兩打起來了。

何況買飛船票都要出示真實身份,小偷小摸之人根本混不進來,在加上船艙內一地狼藉,船艙外卻好好的,艙門的防禦陣法都還在,幾乎證實了就是他們所為。

沐北戈難堪地瞥過頭,自嘲道:「如今我成了這幅模樣,我爹豈會放過她,師尊又閉關了,她怎麼可能會老老實實回長仙門接受處罰。」

他永遠也忘不了生死關頭,是她一把將他推了出去當擋箭牌,獨自逃跑。

事後還想把他當傻子哄,想讓隱瞞真相。嗬,這就是和他從小一起長老,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師妹。

多麼諷刺,他這麼多年愛的竟然是這麼個狼心狗肺、無情無義的女人。

把他害成這樣竟然還想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做夢!銀夕、師尊、歸元道天他一個都不會放過,哪怕傾盡沐家之力也要讓這些人嘗嘗他所受的苦。

眼看沐北戈雙目赤紅,神色癲狂,風妍暗道不好,直接一掌拍暈他。

風妍拿出具有清心靜氣的凝神香點上,吩咐負責照顧沐北戈的兩個小弟子:「不能再刺激他了,他已經有入魔的傾向,這幾日盡量不要在他麵前提起銀夕和地底城。」

「知道了,師姐。」

「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我去看看飛行記錄儀。」飛船上都裝有飛行記錄儀,能看到整艘飛船的情況。看一看飛行記錄儀就能知道銀夕到底還在不在飛船上。

風妍把銀夕離開的那段記錄反復觀看,心中滿是震驚:沒想到銀夕竟然隱藏了這麼多,她的修為絕對不止築基後期,怕是早已突破金丹了,還有這麼詭異的身法戰技和媚術。

她到底是哪裡學來的這些東西?長仙門可沒有這些功法。

歸元道天執法者試煉

薑曦穿過試煉之門後就進入一片黑暗中,走了幾步她發現這和虛空有點像,同樣暗黑無光、不能飛行,隻不過域壓沒有虛空嚴重罷了。

薑曦握緊手裡的劍,慢慢向前走。在虛空待了二十年也不是全無好處,至少能在這試煉之地行走自如。

走了沒一會兒,隱隱約約聽到一陣熟悉的歌聲。

這是軍校的校歌!

薑曦情不自禁循聲而去,不多時就見到巍峨不凡的建築——中央星軍校,她的母校啊。

坐上校門口的飛車,薑曦在軍校裡逛了一圈又一圈,完全不舍得離開。

直到鳳羽花提醒:「姐姐,這裡幻境,你看見的都是假的,快醒醒啊。」

薑曦聲音有些低落,「我知道。可即使是幻境也想多待會。」在異世界待了太久,她都快忘了母校長什麼樣了。難得有機會重新「回來」,真想仔細看看。

「姐姐,後麵還有奇幻關卡,不能浪費太多時間在幻境上。」

「好吧。」薑曦隻好戀戀不舍地從飛車上下來,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前走。

她身後一片漆黑,哪裡還有剛才的巍峨軍校。

不知走了多久,才看到一道和進來時一模一樣的門,難道這是出口?

薑曦剛穿過那道門,就看到風揚興奮的迎了上來,「師妹,你也出來了?太好了,我們可以一起加入歸元道天了。」

薑曦身子一歪,避開了風揚的擁抱,「師兄,你忘了?我們就是來見識一下的,並沒有想加入歸元道天。」

風揚臉上笑容不變,「加入歸元道天仙途會順利不少,能加入當然不要錯過。那邊是登記處,我已經登記好了,我帶你去。」

話落,卻見薑曦沖著他斜刺一劍,風揚臉上閃過錯愕、震驚、不解:「師妹?」

「快別裝了,你根本不是我師兄。這是試煉的第二關對吧?是不是打敗你就能通關了?」說完,也不等假風揚回答,提劍直接施展了千決劍法第一層的前五式。

假風揚一一化解,忽然一笑:「你是怎麼認出我不是你師兄的?」

「靈氣,第二道門後雖然有靈氣,也不限製飛行和域壓了,但這裡靈氣不足。歸元道天總壇的靈氣是由悟道樹供給的,濃鬱且蘊含清正之氣,可第二道門後的靈氣比較稀薄也沒清正之氣,所以這裡不是出口,而是另一道試煉。」

那一見麵就上來告訴她通過試煉的風揚就很可疑了,一試探果然是假的。

假風揚點點頭,說:「洞察力敏銳,這關你過了。」

話音剛落,假風揚就消失了,隻在原地留下一道門,和前兩道門一模一樣。

連續兩道門都是試煉,這道不用想也知道是第三關。

就是不知道第三關有什麼。

薑曦帶著一絲好奇穿過試煉門,就見三十六個機器人齊齊攻擊她。

「艸!」自己做出來的東西作用在自己身上,竟是如此的酸爽。

過了幾招,薑曦就發現這些機器人不是她和清寧做的那些,而是經過改良,擁有了更強的武力和更完善的戰鬥係統。

每一個機器人都擁有金丹初期的實力。

以她金丹初期的修為對付幾個金丹初期確實不費勁,但幾個絕對不是三十六個!

三十六個金丹初期就是金丹大圓滿也吃力好吧。

看來隻有魔法才能打敗魔法,仗著機器人不會飛,薑曦躍至半空召出機甲,打開機艙門進去,飛快啟動。

自從結丹後,她的精神力也就是靈魂力得到了史詩級的加強,駕駛機甲完全不會感覺到疲憊。甚至能把力量型的機甲開出敏捷型的速度。

操縱機甲從半空中快速下降,兩隻機甲臂各執一把劍,所過之處隻留下奪目的光效,連劍的殘影都看不見。

薑曦深知機器人的構造,劍劍直戳機器人的啟動裝置和內部核心裝置。

不到一刻鍾,三十六個機器人全部死機。

薑曦打開機艙門一躍而下,收起機甲,蹲在死機的機器人旁邊研究機器人的內部裝置。

改造後的機器人在她原先的基礎上用幾組中高階攻擊類的組合符、組合陣法替換了原來的功能性組合陣法,加強了機器人的攻擊能力。

在啟動裝置上采用雙孔能量石,一次放兩顆極品靈石,怪不得能維持這麼復製的裝置。

薑曦研究完後興致缺缺,機器人再厲害也比不上人,花費這麼多資源在機器人身上不劃算,不如自己用,至少能爽一把。

機器人的原理應該方便、改善人類生活才是,耗費這麼多資源打造攻擊型機器人未免有點舍本逐末。

連接試煉門的觀日鏡在總執法玄均手上。

各大派的弟子天賦確實不錯,但心性卻是不如歸元道天培養的弟子,所以玄均是不看好這次執法者試煉的。

直到在觀日鏡中看到有個弟子過第三關時出現了三十六個機器人。

玄均以為試煉門出錯了,帶著觀日鏡匆匆趕到試煉地,「訣微,快看看九號弟子的試煉門是不是出錯了?九號那個小姑娘一下子出了三十六個。」

他明明設置的金丹初期會遇到六個金丹初期,金丹中期則是遇到十二個金丹初期,金丹後期是十八個,金丹大圓滿是二十四個。元嬰初期是六個元嬰初期的機器人,元嬰中期是十二個,元嬰後期是十八個……

訣微連忙站起來:「現在情況如何?」人還活著嗎?

這次來的可都是各大派的精英弟子,要是死在歸元道天就麻煩了。

玄均低頭看了眼觀日鏡,雙目瞪大,他不會眼花了吧?三十六個機器人怎麼全倒下了?

訣微見狀,更著急了:「快說啊!如何了?」

玄均把觀日鏡遞給他,默默道:「她把三十六個機器人全乾趴了,現在去第四關。」

「是她!」

玄均作為總執法,相當於太上長老,已經很少管歸元道天的事了,更別提了解各大派的精英弟子。因此並不知道是薑曦、百裡枕和風揚先發現的泰微醜事。

聞言,倒是有些好奇:「她是誰?」

訣微道:「長仙門清光的弟子,根據探子傳回來的消息,清禹很看重她,長仙門弄出來的機器人、飛船、飛車好像都和她有關。」

玄均詫異:「這些東西竟然是個小姑娘弄出來的?這小姑娘不簡單啊,如果能通過後麵兩關,可以讓她來我的玄天殿。」

話落,眾人齊齊抽氣,總執法已經很少指點弟子了。

現在突然要收個弟子指點,不會是想培養下一任總執法吧?改善人類生活才是,耗費這麼多資源打造攻擊型機器人未免有點舍本逐末。

連接試煉門的觀日鏡在總執法玄均手上。

各大派的弟子天賦確實不錯,但心性卻是不如歸元道天培養的弟子,所以玄均是不看好這次執法者試煉的。

直到在觀日鏡中看到有個弟子過第三關時出現了三十六個機器人。

玄均以為試煉門出錯了,帶著觀日鏡匆匆趕到試煉地,「訣微,快看看九號弟子的試煉門是不是出錯了?九號那個小姑娘一下子出了三十六個。」

他明明設置的金丹初期會遇到六個金丹初期,金丹中期則是遇到十二個金丹初期,金丹後期是十八個,金丹大圓滿是二十四個。元嬰初期是六個元嬰初期的機器人,元嬰中期是十二個,元嬰後期是十八個……

訣微連忙站起來:「現在情況如何?」人還活著嗎?

這次來的可都是各大派的精英弟子,要是死在歸元道天就麻煩了。

玄均低頭看了眼觀日鏡,雙目瞪大,他不會眼花了吧?三十六個機器人怎麼全倒下了?

訣微見狀,更著急了:「快說啊!如何了?」

玄均把觀日鏡遞給他,默默道:「她把三十六個機器人全乾趴了,現在去第四關。」

「是她!」

玄均作為總執法,相當於太上長老,已經很少管歸元道天的事了,更別提了解各大派的精英弟子。因此並不知道是薑曦、百裡枕和風揚先發現的泰微醜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