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發怒(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林默涵看到賈敏仿佛吃了蒼蠅般的臉色,便知道母親也是不同意這門親事的。

想來母親也明白賈母的話裡水分太大了,是知道賈寶玉絕非良配的,林默涵這才把心放了下來。

賈寶玉確實與當下的男子不同,他在一眾醉心於建功立業的貴族子弟中因為喜歡在內帷廝混這一特點脫穎而出。

別人家公子到了這個年齡早就開始讀書的讀書,習武的習武,而賈寶玉卻整日膩在賈母的懷裡和同齡的女孩子們嬉鬧。他日常生活就是在丫環們的麵前伏低做小,是個溫柔多情的風流公子。

這也怨不得賈家的丫頭們想要給他做姨娘,畢竟賈寶玉確實嘴巴十分地甜。

但是,這樣的人卻也沒有擔當、沒有本事,甚至於哪天榮國府不復存在了他恐怕連自己都養活不起,更別提照料妻兒了。

難道到時候都跟著他一塊兒出去討吃飯嗎?怕隻怕他連討飯都討不明白。

而且,賈寶玉的溫存小意也是有限的,假如將來妻子的容顏老去,恐怕頃刻之間就會從好姐姐變成死魚眼珠子。倘若他的妻子真是憑著一腔情意嫁過去的,將來又該如何自處呢?

不但隨時有更加年輕貌美的小丫環層出不窮,還給你附贈一個得了太後妄想症的婆婆王夫人。

到時候麵臨著的是怎樣的日子呢?老公不爭氣,小妾一大堆,婆母來找茬兒。

賈母怎麼就覺得林家會願意把女兒嫁給他呢?誰還嫌自家的閨女過的太好了是嗎?

這門親事除非黛玉自己要死要活地想嫁,否則她是一定不會同意的。

她的妹妹黛玉其實並非小性子刻薄之人,林默涵記得在原著裡麵,王夫人把襲人的份例提到二兩之後,黛玉還特地前去祝賀來著。

怪隻怪賈寶玉自己到處留情,咱黛玉就是口齒利落了些就被那起子小人編排成那樣,可不就是在欺負她是個孤女。

真正被蒙蔽了的人是黛玉,她認為寶玉與自家相知,視他為知己,卻不知道寶玉也有好幾個心頭肉呢。而且賈寶玉就算再貪玩,也被賈政逼著讀了幾年書,算是有一定的文化水平。

黛玉的學識就更不用說了,寶釵雖然也是個飽學之士,但是為了立人設倒是很少提及子裡的東西,榮國府的其他丫頭們又不可能識字,可能也就是這點相同之處才讓黛玉和賈寶玉覺得對方是知己吧。

會造成這樣的狀況,林默涵覺得賈母有相當大的責任。

賈寶玉他是個男子,到了年歲就應該挪出去學些正經的本事,然而卻被賈母留在身邊,讓他與黛玉同吃同臥。

這樣日日相處還培養不出感情那就見鬼了!

現在這樣的情況不會再發生,而且黛玉會接觸到的男子不可能唯有賈寶玉一個。這輩子隻要黛玉願意,大清數不盡的好兒郎盡可以供她挑選的。

一個是小破盆子裡麵隻有一條半死不活的爛魚,一個是寬闊無比的大海裡爭相愛待選的優質魚群。

這兩者有可比性嗎?黛玉要還能再瞧上賈寶玉那得有多麼地眼瞎,警幻再從中作梗也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而且賈母和王夫人也太可惡了,生生把賈寶玉打造成了個價高者得的貴重商品,一個勁兒地慫恿黛玉和寶釵二人為了寶二奶奶的位置進行競爭。

你們婆媳兩個打擂台,禍禍自己家孩子就得了,做什麼把人家清白姑娘也拉下水。

賈母更不是人,嘴上說著如何如何地疼愛黛玉,然而卻任由著她被奴才編排孤立。薛寶釵有母親有哥哥撐腰,行事自然會比黛玉更有底氣些的。兩個女孩子,再加上一個更倒黴的史湘雲,本可以和平相處,卻因為這麼幾個玩意兒天天爭來爭去。

看看這乾的都是人事兒嗎?活該榮國府被抄家,這都是報應。

黛玉現在還不知道這檔子事兒,賈敏和林默涵也不想在她麵前提這些,省得讓她知曉後糟心。

畢竟雖然黛玉現在對賈寶玉沒什麼印象,但是賈母不靠譜在林家已經屬於是眾所周知了,被這麼個人介紹來的對象能是什麼好東西?

還是讓小姑娘歡歡喜喜地過自己隨心所欲的日子吧,黛玉現在又喜歡上了刺繡,賈敏便請了蘇州的師傅來家裡教她。原本林默涵也應該一起學的,但她表示實在不感興趣,賈敏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便隨林默涵去了。

晚上林如海回來之後,看過賈母的信後也十分地生氣。他素來不會輕易情緒外露,隻在心裡瘋狂地把自己的老嶽母罵了個狗血淋頭,連賈寶玉也沒能幸免,直接被林如海打了個「質量不行」的標簽。

無論是和甄家糾纏不清,對林家指手畫腳,還是想要把他的女兒配給賈寶玉那等不學無術之才,都讓林如海的內心憤怒不已。

但是夫人和長女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他還是先哄哄她們吧。

三個人的態度非常地一致,賈敏也給賈母回了一封信,委婉地告訴自己的母親,女兒們實在太小,那個賈寶玉既然這麼優秀更加應該催他多讀些書,沒有人會在幼時遊手好閒的情況之下一夕之間變成個能力卓絕的大丈夫。

至於甄家的事情更是連提都沒有提,反正不管說什麼、怎麼說,他們也是絕對不想再和甄家沾染上任何關係的。

就拿林默涵來說,假如以後再見麵時不扇甄家人幾巴掌就算客氣的了,握手言和根本不可能。

而且甄家和賈家的做派簡直太像了,作奸犯科的事比賈家還要更嚴重的多。

這種人家遲早倒黴,就算康熙不治他們,下一任帝王也絕對不會容忍的。

沒過幾天,就連王熙鳳和賈璉也知道賈母做的好事了。

賈璉無奈地說道:「老太太瞎操的什麼心?真是老糊塗了不成,竟然還妄想操縱林家,要是涵妹妹在京城說不得能直接打上門去!絕對讓咱們家丟臉丟的滿京城哪兒都是!」

王熙鳳說道:「唉,老太太唯我獨尊慣了,覺得誰都應該聽她的指揮。這些日子在揚州住了這麼久,我倒覺得見事更加明白了些。你說老太太整罵大老爺,罵的外頭的人都知道他不成器,會不會是想借此打壓當家人,好穩固她老太君的地位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