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49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琰軍即將攻入城中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每一條街巷。

而黃望鄉在城門上為袁縱所殺的消息,也同樣傳入了每一個人耳中。

兩件事加在一起,足以攪動得整座三水城人心震動。這場規模浩大的戰爭從一開始,就是以黃望鄉三個字為旗幟,可現在,這麵旗幟突然就倒下了,還不是倒在戰場,是倒在城牆,倒在了戰役即將到來之前。

哪怕是再沒有軍事常識的人,也知道這絕對不會是勝利的征兆。與此同時,另一則消息又在城裡悄然流傳,說青陽城慘案並非琰軍所為,是守軍在戰敗後心有不甘,才會將屠刀對準百姓。

真真假假,亂上加亂。

苗常青帶著柳弦安,一起走在大街上。他也是大將軍之一,袁縱不知是沒顧上、看不上,還是念著往日情誼,總之在登基之後,暫時沒有對這位老夥計下手,所以其餘叛軍也不敢動兩人,隻不遠不近地監視著。

城外已是金鼓齊鳴,所有叛軍都列隊跑過長街,準備迎戰守城,百姓們也拿起刀守著家門,有一部分想往城門口跑的,被柳弦安叫住:「程大才,你的媳婦呢!」

被他問話的青年回答:「在家。」

「把她帶到破廟。」柳弦安找了個高台站上去,大聲號召,「把所有沒法自保的人都集中到破廟,其餘能拿得動刀劍的人,負責守住廟門。我們得集合在一起,像現在這樣東一個西一個地亂跑,是保護不了家人的。」

「可萬一琰軍破城……」

「那萬一在琰軍破城之前,就有人要殺你的妻子呢?」柳弦安沒有再與他多言,而是號召更多人,「快,都帶著家人跟我走!」

有一部分人選擇了聽他的話,帶著父母妻兒轉移到破廟,病弱者待在最裡頭,青壯年持刀守在外。另外還有許多人在沿街叫喊,說破廟有人保護,讓大家都過去。苗常青則是帶著他的一百個人守在最外圍,老頭須發皆白,就好像是年畫裡的守門將軍。

越來越多的百姓躲了進來,破廟裝不下,就分散到這一帶的房屋中,苗常青將有刀劍的青年編成隊伍,守住了各個路口。鬧出這般動靜,終於引來了袁縱的注意,他不悅地問:「老苗想做什麼?」

前來報信的官兵道:「苗將軍拿著皇……黃的劍,還對那個大夫言聽計從。」

袁縱身旁的軍師不陰不陽道:「皇上還看不出他的意圖嗎?」

袁縱自己對皇位是充滿渴望的,所以他覺得旁人對皇位也應該是充滿渴望的,於是麵色鐵青,道:「讓老苗速速帶人過來,所有能打仗的青壯年也過來,倘若他們不肯來,不肯來——」

軍師替新皇補完後半句:「抗旨不遵者,殺無赦。」

三支流火利箭劃過長空,帶來尖銳聲響。

琰軍已經開始攻城了。

柳弦安也與苗常青站在一起,他看著一支軍隊從長街另一頭煙塵滾滾地殺來,手中刀劍森然。人還未到,為首那人便已經高聲命令:「皇上有旨,苗將軍與所有青壯年都出城迎戰,不得有片刻延誤,快走!」

柳弦安問:「青壯年都走了,那這些老幼病弱誰來保護?我們不走。」

回應他的是一片刀劍碰撞聲。阿寧勇敢地擋在自家公子麵前:「怎麼,你們想殺人嗎?」

「你不自己跑出來,我還差點忘了,軍師吩咐過,旁人可以活,但梁狗的奸細必須死!」為首那人指著柳弦安,「來人,拿下!」

一群兵凶神惡煞地撲了上來,苗常青怒道:「誰敢!退下!」

但這位老將軍顯然已經沒什麼權威了,或者已經被袁縱革職也說不定,眼看柳弦安就要被帶走,周圍的青壯年們紛紛上前阻攔,現場起了一場小規模的動亂。為首那人見狀,越發不滿:「將他們全部給我拿下!違抗者,一律按奸細論處!」

「大戰在即,你們不出城,倒在這裡威脅百姓,喊打喊殺!」王繁一刀掃開柳弦安麵前的人,冷冷道,「我看誰敢動我家大夫!」

「反了你!」為首那人拔劍就砍,卻不是王家兄弟的對手。他狼狽滾落馬背,竟失態地大喊:「都有誰與他們站在一邊,全部殺了,省得動搖軍心!」

苗常青怒目圓睜:「你瘋了!」

他想騎馬去找袁縱,卻被亂刀砍傷了馬腿。王繁一把將他扯到安全處,此時叛軍已如失心瘋一般殺了過來,青壯年們舉刀抵抗,當中也有人大喊,說自己願意出城迎戰,但換來的依舊是鋒刃寒光。有百姓看出端倪,高呼道:「他們就是想殺了咱們!」

苗常青已經受了傷,柳弦安想去扶他,自己差點被絆了一跤。王繁眼疾手快,一把將人拎起來,道:「公子不必驚慌,王爺已經派了許多人進城,為的就是應對眼下這局麵。」

是嗎?柳弦安四處看,果然發現在百姓中,還混著許多高手,數量之多,用兩隻手加兩隻腳,肯定是數不過來的,一飛來飛去,就更眼花繚亂,便問:「都是什麼時候進城的?」

「隻要原意使銀子,再長的隊伍也能插到前頭。」王繁道,「這群烏合之眾,遠非我軍的對手,公子隻管等著看,王爺定能在三日內破城。」

破廟裡的人齊心協力,很快就將所有叛軍都殺了個乾淨。柳弦安邁過屍體堆成的山,找到方才那名一直在喊殺的首領,隨手撿起旁邊一把刀,割開了他的上衣。

阿寧不解地問:「公子要做什麼?」

「他剛才的表現太反常了,好像根本就不是來催促百姓上戰場的,隻是想找個由頭殺人,可按理來說戰爭才剛開始,就算要屠城也不必如此著急。」柳弦安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就突然想起了白福教,不過他身上又並沒有刺青。」

「他不是白福教的人,不代表城門上沒站著白福教的人。」王繁道,「公子這麼一說,還真有幾分可能。」

「倘若是邪|教作祟,就更要保護好百姓了。」柳弦安從神像下摸出黃望鄉的劍,「現在城門口正在激戰,袁縱尚且顧不上這頭,我們抓緊時間,把大家從西北小門送出城。」

王繁點頭:「好,公子隨我來。」

……

戰場正麵,血染長天。

梁戍采取了最為猛烈,也最為直接的打法,千軍萬馬似猛獸咆哮,雷霆鋪滿晦暗天穹。火彈和滾油也逼不退進攻的隊伍,沉重的圓木一下又一下撞擊著城門,撞得數十丈的青石城牆搖搖晃晃,也撞得袁縱麵色如紙。

他本以為大琰所有的隊伍都如自己前頭所遇到的、所打敗的那樣,鬆散、腐敗而又不堪一擊,所以野心一路膨脹,覺得這整片江山都在搖搖欲墜,自己隻需要輕輕一拉,就能使王位易主。但現在,他卻親身體驗了何為真正的軍隊,數萬鐵騎玄甲長刀,在梁戍的統率下,看起來是那麼整齊劃一,勇猛無敵,他們的身軀與意誌都如鋼鐵鑄造,氣吞山河進退有序,遠沒有王朝末日的潰散之相。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