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48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黃望鄉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

城外百姓已經聽說了琰軍即將打來的消息,心中越發著急,乾脆全部都擁堵在負責登記的守官周圍,黑壓壓地向前擁擠湧動,要求盡快進城。守官拔出明晃晃的刀,大聲訓斥,也未能震懾住他們,便隻有匆匆派人上城牆來問,要如何處理動亂。

「皇上。」袁縱道,「不能放他們進來!一則城中糧食不夠,二則這幾千人的身份沒有經過排查,萬一他們是琰軍假扮成的流民,那後果不堪設想。」

他這話說得確實有道理,但柳弦安問:「倘若他們真的是流民呢?」

倘若真的是流民,把他們留在兩軍交戰的戰場當中,會發生什麼,會遭遇什麼,是顯而易見的。也正因為顯而易見,所以方才袁縱與其餘將軍們才選擇避而不談,隻說了放人進城的危害,可現在這件事卻被柳弦安明晃晃地擺上了台麵。

袁縱怒道:「現在皇上無需看診,你回去吧!」

柳弦安沒有理他,而是看著黃望鄉:「城門下的百姓,都是同我和弟弟一樣,相信了隻要進城,就能吃上飯,所以才會一路強撐著來到這裡,他們是想活著的。」

黃望鄉的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情,多日失眠積攢的頭痛,此時全部湧了上來,竟是連站都站不穩了。

旁邊的人趕忙上前扶住他,袁縱拔劍指著柳弦安:「妖言惑眾的東西,今日不管你是不是奸細,都活不得了。」

「就是因為我說了實話?」柳弦安提高聲音,「我是大夫,大夫就應該救人,而袁將軍是將軍,天生的使命也應該是救人,為何現在卻因為我要救人,就要殺我?」

說這話時,他不卑不亢,負手而立,還真有那麼一點為民請願的意思。黃望鄉命令:「老袁,你把劍放下!」

袁縱嚷道:「皇上,你休要聽他胡言亂語。不放城外的流民進來,是為了保護城內的百姓,算不得背離初衷!」

柳弦安問:「不放城外的流民進來,是為了保護城內的百姓,袁將軍自己聽聽,這說辭與大琰那些官員有何區別?三水城與白河沿岸那些城門緊閉的城,又有何區別?」

袁縱惱羞成怒,已認定柳弦安是來動搖軍心的,二話不說便提劍來砍,卻被人攔住。老將軍苗常青擋住他,道:「老袁,你冷靜些!」

黃望鄉也麵色漲紅,一半是因為城下的亂象,一半是因為柳弦安的責問,以及袁縱突如其來的暴行。他耳朵尖銳地響著,戰爭馬上就要來了,這勢必是一場血戰,不管輸贏,都會帶來極大的傷亡。若輸了,就輸了,若贏了,一路攻打至王城,自己應該也無法做到心中所求的那句「人人有飯吃」。

袁縱已經在大聲下令,讓人去驅逐城外的流民,關閉三水城的大門。這個消息像一枚炸彈,炸出了更多尖銳的哭聲和哀求,就如柳弦安所說的,三水城也變成了白河沿岸的那些城,並沒有什麼區別。

想到這裡,黃望鄉扶著城牆,喉頭隱隱泛上甜腥,他滿眼血絲道:「老袁,放他們進來吧。」

「皇上!」袁縱道,「沒有驗明身份,如何放他們進來,琰軍已經屠了青陽城,難道還要讓他們屠了三水城?」

「袁將軍怎知青陽城是琰軍所屠?」柳弦安與他對視,「交戰雙方,誰不想籠絡民心,既然琰軍已大獲全勝,那為何還要屠城,此舉除了能落個殘暴之名,除了能將更多的百姓推向敵營,還有任何別的用途嗎?」

「梁戍殺人無數,屠城也不算稀奇!琰朝的狗官,又哪裡有一個好東西!」袁縱道,「罷,今日人人都看不穿你這奸細的假象,我且不殺,過兩天再細細拷問,來人,將他拖下去關押!」

柳弦安辯駁:「你哪隻眼睛看到梁戍殺人無數,一句『狗官』,就能硬扣這不合理的屠城行為?」他人都被兩名兵士拖下去了,還在回頭喊,「留守青陽城的將軍是誰,皇上當真了解他嗎?」

這一句質問,問得黃望鄉手腳冰涼,他不了解,完全不了解,當時隻是聽了對方一番豪言壯語,就激情澎湃,深為感動,便把一整座城交了出去。

袁縱上前兩步:「皇上,備戰吧!」

黃望鄉又抬頭看向城外,遠處的琰軍鐵騎,和近處四散奔逃的流民。

兩名兵士押著柳弦安,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卻並沒有去大牢,而是轉彎拐進了一處巷道。柳弦安道:「方才你們走那麼快做什麼,我還能再說兩句。」

由王家兄弟易容的兵士道:「柳二公子還是別說了,我看那袁縱簡直像一條瘋狗,隻會齜牙咧嘴,是講不進任何道理的。」

「我不是同袁縱講道理,是同黃望鄉。」柳弦安道,「他並不是一個壞人,或許我再說一陣,就能避免一場戰爭。」

「可他身邊的所有人都不會讓公子繼續說下去的,剛才的局麵已經很危險了。」王繁道,「黃望鄉雖然擔了個頭領的名號,但並不像王爺,在軍中有著無上的權威。這裡的每一個所謂『將軍』,都有他們自己的想法,是絕對不會主和投降的。」

柳弦安停下腳步:「可我覺得我剛才已經說服了黃望鄉八|九成。」

王繁道:「那他要麼僅憑著剩下的一兩成決心去迎戰,要麼……」

柳弦安急急扭頭看向城樓。

而那裡正發生著一場騷亂。

黃望鄉捂著肚腹踉蹌倒地,指縫間溢出鮮血,苗常青扶著他,不可置信道:「老袁,你瘋了!」

袁縱提著劍,劍鋒還在淌血,在他身後站著其餘許多位將軍,雖說也有人麵露猶豫,卻終沒有開口說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