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等宮崎蓮忙完,已經是一周後了,他從琴酒嘴裡得知了朗姆的近況。

朗姆被狙擊後,被一個陌生人救走,潛逃在外,完成任務不利的琴酒受到了烏丸蓮耶的訓誡,現在正憋著氣要找到朗姆,給他好看。

宮崎蓮提供的安全屋內,朗姆麵色蒼白地躺在床上,他的胸口被狙擊槍擊中,凶險萬分,多虧白蘭地提供的裝備才撿回一命。

他用一個嶄新的手機聯係了老熟人,枡山憲三,代號皮斯克,組織的元老,也是烏丸蓮耶下一個清理對象。

「皮斯克,是我,朗姆。」

「哦?這不是背叛組織潛逃在外的朗姆嗎?怎麼會給我打電話?不怕被我舉報給組織嗎?」

「當然不怕。」朗姆臉上露出陰狠的笑容,「我可沒有背叛組織,隻是烏丸蓮耶找到我的繼任者,我已經無用了而已,如果我被除掉了,下一個就是你了,皮斯克。」

電話那端的皮斯克瞳孔緊縮,都說人老成精,已經70多歲的他自然能分辨出朗姆話裡的真假,他想到了烏丸蓮耶最近一直安排他培養繼任者,所有的困惑迎刃而解。

「你想做什麼?朗姆。」

「我們合作吧,皮斯克,烏丸蓮耶他老了,不配再繼續執掌組織,未來組織將是我們的天下!」

聽到朗姆意氣風發的話,皮斯克猶豫了,怎麼感覺那麼不靠譜呢。但此時的他已別無選擇,烏丸蓮耶要殺他,與朗姆合作是他最好的出路。

朗姆畢竟曾是組織的二把手,暗樁無數,可用之人也很多,能力又強,野心勃勃的他,未必沒有與烏丸蓮耶一戰的可能性,他可以暫時先支持朗姆,躲在朗姆身後,讓他們互相消耗。

「我答應你朗姆,但我有一個條件。」

「哦?你說。」

「我的目標太大,烏丸蓮耶出手的話,我將毫無反抗餘地,因此我想讓你不要將我暴露出來,而是作為暗線潛伏。」

朗姆沉思片刻,就明白了皮斯克打的主意,但他並不在意這些,從一開始他需要的就隻是皮斯克為他提供資金而已,至於明麵上的那些,他不在意,作為一個「實在人」,朗姆隻在意到手的利益。

「好,我答應你。」

「合作愉快~」皮斯克得到承諾後,臉上的皺紋都舒展了,「那麼,朗姆,你需要我做些什麼?」

「我需要你....」

宮崎蓮在知道皮斯克和朗姆合作後,馬不停蹄地通知了琴酒,雖然皮斯克不可怕,但他的養子愛爾蘭卻是個狠角色,組織從美國撤回後,他依舊活躍在北美洲,維持著組織的走私線。

就算是琴酒,在防備不足的情況下,也會栽在愛爾蘭手上。

宮崎蓮當然不能讓這樣的情況出現,「大哥,我覺得上次救走朗姆的那個人肯定是皮斯克那位的,我懷疑就是愛爾蘭。」

其實救走朗姆的是庫拉索,她易容成宮崎蓮後又易容成了其他人救走了朗姆,隻為維持宮崎蓮在朗姆心裡堅不可摧的忠誠形象,方便接下來的計劃。

琴酒咬斷了口中的香煙,陰鷙地笑了,「朗姆,皮斯克,愛爾蘭,我記住你們了!」

.....

朗姆的叛變帶走了大量的基層人員,在皮斯克的資金資助下,他開出了豐厚的薪酬,在組織,底層人員常被作為消耗品,朗姆的這一手,讓他獲得了不少人員的支持,畢竟多數代號成員都是從底層人員升上來了。

因此就連基安蒂和科恩都會時不時地嘀咕兩句,「原來竟然沒有看出來,朗姆居然是個厚道人。」

在宮崎蓮降穀零等有心人的幫助下,雙方的戰鬥維持了一種詭異的平衡。組織雖然人多,但架不住降穀零會渾水摸魚,時不時通知公安的人來個一網打盡。

這在烏丸蓮耶的眼裡,就是朗姆出賣組織情報給了公安,接下來的一件事更是讓他越發肯定了這種猜想。

朗姆以脅田兼則的身份,公開點名烏丸蓮耶及其掌控的烏丸財團。報紙上脅田兼則的頭銜還是「警民一家親的模範」,「天井拓真後唯一敢說真話的勇士」。

烏丸蓮耶怒不可遏,也不再顧及什麼隱秘法則了,要求琴酒不擇手段乾掉朗姆。

放開手腳後的琴酒,威力大增,直接開著魚鷹和朗姆對拚。

火力充足的琴酒選擇了全麵掃射覆蓋,而相對比較貧窮的朗姆在研究了宮崎蓮推薦的書籍後,開始了遊擊模式,各種戰術層出不窮,雙方一時間竟打得你來我往的,好不熱鬧。

而正是這一次的爭執,讓組織恐怖的底蘊徹底暴露在眾人眼前。

想要帶隊抓人的公安零組收到了來自現任內閣官房長官的譴責信,聲稱這隻是一次演習,讓公安不要危言聳聽。

黑田兵衛咬牙,他通過百田陸朗繼續上報,得到了來自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和端坐於東京最中心被稱為神裔的那位的暗示,話裡話外都是讓他們不要過多乾涉。

降穀零牙關緊咬,「沒有想到,他們竟然也是組織的支持者!這算什麼?堂下何人狀告本官嗎?」

「不一定,組織還不至於有這麼大的能量,要不然也不會扶持島本寬仁了。」宮崎蓮冷靜地分析道,「應該是這次烏丸蓮耶拿出什麼東西,下了血本,讓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知道,組織最厲害的武器從來不是什麼子彈槍炮,而是科技啊!畢竟那兩位如今的歲數都已經不年輕了。」

降穀零深吸了兩口氣,逐漸冷靜下來,「有第一次,未免沒有第二次,我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天井先生會選擇以那種方式揭開一切。」

一種名為「野心」的東西在降穀零心中生根發芽,這個國家的官僚已經徹徹底底的腐爛發臭沒救了,想要保護這個國家的人民就必須改革,自上而下的改革!要做到這一步,他必須要登上高位。

好在他還年輕,也很有能力,還有一群誌同道合的夥伴,總會有那麼一天的。

宮崎蓮在心裡嘆了口氣,他不知道這次的推動是對是錯,如果不徹底打破降穀零對這個國家政府的濾鏡,那麼以後就算組織被消滅了,他所要麵對的隻不過是另一個隱藏得更好更骯髒的組織。

到時候,毫無防備又深信對方的降穀零,未必不會落到和天井拓真一個下場。

反正這具身體也不是他真正的身體,隻要任務完成,他就不會真正死去。那麼,就讓他來掃清這一切,還天地一片朗朗乾坤。

.....

「誌保,東西做好了嗎?」

「做好了,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嗎?」

「當然,是時候該讓這些大人物懂得對生命的敬畏。」

宮崎蓮看著透明盒子裡紅白相間的膠囊微微一笑,烏丸蓮耶利用組織特有科技和那些大人物們交易,藥品是經由白石博士研發出來的aptx4869衍生膠囊,銀色子彈三號,被指定去交易的,就是他目前最為信任的白蘭地。

在藥物研發方麵,灰原哀雖然年輕,卻甩白石博士老遠,經由她手改造後,誰也發現不了其中的異常。

宮崎蓮將藥盒放進手提保險箱,來到了指定地點,他的眼睛被蒙上,耳朵被堵住,隻能靠皮膚感知外麵一切。他在陌生人的牽引下,被水從頭到腳沖了一遍,發絲指甲縫都沒放過。

又被換上了嶄新的衣物,被人帶到了另一個地方,等他被解下眼罩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候後。

昏暗的和室裡,巨大的屏風後有三道模糊不清的人影。

宮崎蓮恭敬地跪坐在離屏風兩米遠的地方,他的周圍是一群黑西裝黑眼鏡。

「你就是代替烏丸來交易的人?」說話的人使用了變聲器,刺耳的電子男聲,讓人無法分辨出說話之人的身份年齡。

「是的,先生。」宮崎蓮采用了最保守不易出錯的稱呼,他打開保險箱,取出藥盒,「這就是交易的物品,多出的一粒是烏丸先生給的試用品。」

「還算懂事。」屏風後的那個人影顯然心情好了不少,「既然如此,那你試藥吧。」

宮崎蓮麵不改色地吞下藥丸,「是我的榮幸。」

然後,宮崎蓮再次被蒙上了眼堵上耳朵,他被帶到了一個實驗室的地方,一群白大褂們圍著開始抽血檢查。

烏丸蓮耶果真是老狐狸,狗屁最信任,要他試藥給那群老家夥看才是真的,身體細胞分裂過快,呈現衰老趨勢的宮崎蓮與那些老家夥的身體機能相似,隻有他才能真正地體現出那些藥物的價值。

白大褂們的動作很快,沒過多久,所有的數據都出來了,實驗室裡響起了一陣不可思議地驚呼。宮崎蓮被蒙眼堵耳帶回了那間和室。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