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六人久違地一起吃了一頓晚飯,晚飯後,萩原鬆田伊達航三人先行回家,宮崎蓮卻被降穀零喊住了。

「宮崎。」降穀零雙手抱在胸前,表情嚴肅,儼然一副要拷問的樣子,「或許我應該稱呼你為白蘭地,我想我們應該聊聊。」

宮崎蓮挑眉,學著降穀零玩蜂蜜陷阱時候的樣子,笑得曖昧而纏綿,「當然,我親愛的波本~」

諸伏景光端了杯咖啡放在兩人身前,他嘆了口氣,「zero,宮崎,你們好好說話。」

宮崎蓮做作地扯了扯諸伏景光的的衣角,又作出一副西子捧心的樣子,掐著嗓子說道,「明明是zero先凶人家的嘛,hiro,人家怕怕。」

看著畫風突變的宮崎蓮,降穀零頭疼地捏了捏晴明穴,他知道宮崎是在害怕,在用不著調來做偽裝,拒絕攤牌深談,「宮崎,別害怕,無論怎麼樣,我們都是朋友,這一點永遠不會變,我隻是想和你聊聊組織的事,我相信你一定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對嗎。」

宮崎蓮斂起臉上浮誇的表情,他抿了抿嘴,眼神有些飄忽,「誰害怕了,我才沒有擔心這麼多,想聊就聊唄。」

降穀零嘴角上揚,宮崎和水尾老師不愧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這副口不對心傲嬌的樣子,簡直一模一樣。

「我已經知道你是實驗體,目標也是摧毀酒廠,成為我的協助人吧,宮崎。」

降穀零開口就是暴擊,宮崎蓮拿著咖啡杯的手一抖,杯中的液體灑落到了桌上,他慌亂地放下杯子抽出紙巾,想要擦拭掉桌上的汙漬,卻又不小心帶倒了咖啡杯,咖啡灑了一身。

不得已,宮崎蓮隻能先用紙巾擦拭身上的咖啡。衣服上的咖啡漬越擦越大,毫無半點用處。

諸伏景光和降穀零看著他手忙腳亂的樣子,沒有上前幫忙,他們知道,好友此時需要的是拖延一下時間,用來緩和他緊張的情緒。

過了好一會兒,宮崎蓮終於收拾好了自己,他揚起一個爽朗的笑容。

「真是的,浪費了一杯好咖啡。」他琥珀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降穀零紫灰色的眼眸,「zero也太大意了吧,這麼簡單就讓我當協助人?也不用考核?我可是從小在組織長大的,又被派到警方來臥底,這些年不知道向組織輸送了多少情報,我還是朗姆的心腹,策劃了多起案件,我超級狡猾的,一直以來還欺騙了你們很多次...」

宮崎蓮一一數著他身上可疑的地方,仿佛在說,快懷疑我吧,我是個壞家夥,配不上你的信任,厭惡我吧,厭惡我這個一直以來欺騙你們的組織臥底,遠離我,放棄我,你們是光明裡的人,不該有我這麼一個生長於黑暗的朋友,請讓我獨自一人在黑暗裡發爛發臭吧。

說著說著,宮崎蓮的頭越垂越低,最後隻留一個發旋對著兩人。

「我認識的宮崎,一直都是一個心腸很軟的人,他會想盡辦法解救那些不想待在組織裡心懷善意的成員,會在遇到劫匪的時候見義勇為,雖然成長在組織,是組織派到警察裡的臥底,但他也是一名合格的警察,救過許多人,比如誌保和明美,比如hiro等等,他不像你說得那麼邪惡,永遠都是我值得信賴的夥伴...」

降穀零按照宮崎蓮的話一一反駁著,他伸出手,錘了宮崎蓮的肩膀一拳,力道很輕,輕得像是溫柔的撫摸,「宮崎,你要相信警校首席的眼光,你是我們這麼多人認可的夥伴,不會有錯的!」

宮崎蓮終於抬起頭來了,他琥珀色的眼裡水光瀲灩,他再次揚起了一個爽朗的笑容,隻不過這次笑容裡多了些許堅定,他伸出了手,「很高興成為你的協助人,降穀警官,重新認識一下,我叫宮崎蓮,代號白蘭地,目標,揚了組織~」

降穀零握住他的手,「很高興認識你,我的協助人~」

諸伏景光看著終於溝通完的兩人,露出一個陰惻惻的笑容,「既然已經溝通完了,宮崎,那你和我好好解釋一下,鬆田和zero所謂的一見鍾情和情根深種是怎麼一回事。」

宮崎蓮臉色瞬間僵硬了起來,他艱難地扭頭看向諸伏景光,「hiro,你聽我說,我可以解釋的。」他說著又用目光拚命向降穀零求救。

降穀零愜意地癱靠在椅子上,抿了一口咖啡,嗯,景光的手藝真不錯,配上宮崎的哀嚎,滋味好極了。

.....

【1米6及以下戰力都超高噠:最近更新的這章真是集體大掉馬,啥都掉得不剩了,希望今年警校組們可以一起看上煙花,不過以柯學裡的時間線來看,估計還得等個十幾年,黃豆笑臉.jpg】

【嘲風:嗚嗚嗚,這章明明是很溫馨的場景,可是為什麼我還是感覺到一口接一口的刀呢,我就是鎮關西剁臊子的砧板,哭】*

【莫家小肆:一開始我挺討厭林檎鎮上的居民的,可是後來發現吉川偷偷打掃宮崎家的時候,就覺得很難受,特別是他們離開的時候,一鎮子的老弱病殘又哭又笑的,真的哭死我,思來想去全是爛柿子的錯,我先呸為敬了】

【吉醬:林檎鎮是真的慘,唉,話說蓮和零聯手了!我還以為會扯上很多章呢,沒想到那麼絲滑順利,後來一想畢竟是認識這麼久的同期好友,他們都很了解對方是什麼樣的人,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揚掉酒廠倒計時呢】

【三分鍾:笑死,又不是狗血倫理劇,真男人解決問題就這麼迅速,隻用兩頁成功達成合作~不過看到蓮在那裡狂黑自己的時候,真的好心疼啊,寶貝,不允許你這麼說自己,你已經很努力了,你是墜棒噠,嗚嗚!】

【忘卿:qaq,「很高興認識你,我的協助人」,好好磕!這裡cp感爆棚~這波紅方大集合,黑方裡還有不少被蓮策反的,酒廠危矣~開心撒花.jpg】

【陌路:蓮和零合作後,接下來是不是該搞朗姆了?激動,我早就看那個鼴鼠牙光頭不順眼了!蓮還是被他送到實驗室的!搓手手,大哥加油,早點乾掉朗姆啊!】

宮崎蓮含笑看完評論,他最近心情很好,老家的熱度節節上升,第一階段最重要的掉馬也安全過關。

實際上,宮崎蓮雖然看著胸有成竹,但真正麵對好友的時候,他心裡依舊是膽怯的,他那副慌亂的樣子也不全是演戲,在原著裡,降穀零的疑心病很重,所以當降穀零表情嚴肅表示要好好談談的時候,他心裡紮紮實實咯噔了一下。

好在,沒有經歷過這麼多生離死別的降穀零要比原著裡的溫柔不少,麵對宮崎蓮這個認識多年的好友,他選擇了毫無保留地付出自己的信任。

那作為協助人的自己,可不能讓好友失望,天涼了,該搞朗姆了。

雖然要留著朗姆和組織互相消耗,但找點麻煩總是行的。

宮崎蓮先是給朗姆打了一個電話。

「朗姆先生,那位先生派了琴酒要暗殺你,你快點逃!」

電話那端的朗姆聽到宮崎蓮的通風報信後,反而心神一鬆,另一隻靴子終於落地了。作為組織元老成員,朗姆是有能力的,在揣摩上意這方麵,雖然這些年裡,常常被宮崎蓮帶到溝裡去,但多數時候,他總能摸準烏丸蓮耶的脈。

他已經敏銳地感知到烏丸蓮耶對自己的不虞,也推斷出烏丸蓮耶可能會對他出手,但人的心裡總抱有僥幸,直到今天宮崎蓮的話,讓他終於下定了決心。

「白蘭地,我需要你,去獲取那位先生的信任,成為我留在組織裡的釘子,可以做到嗎?」朗姆嚴肅地吩咐道。

「這..」宮崎蓮故作猶豫,「可我是朗姆先生的人,那位先生會信任我嗎?」

「會的,畢竟你還需要組織每個季度的治療維持性命。」朗姆微微一笑,那位先生把性命看得比什麼都重要,總以為掌控了他人的性命,就是掌控了他人的一切,卻不知道有些東西是淩駕於性命之上的,比如白蘭地對他的忠誠!

「是,先生謹遵您的吩咐,還請您多加小心,他們再有什麼計劃,我會及時通知您的。」

「不,白蘭地。」出乎意料,朗姆拒絕了這個提議,「你要做的就是盡快獲取烏丸蓮耶的信任,然後才能協助我登上最高位,必要時你可以對我出手,我會配合你。」

在確定組織會對自己出手後,朗姆果斷拋棄了尊稱,也不稱呼「那位先生」了,而是直接指名道姓「烏丸蓮耶」。

宮崎蓮咂舌,朗姆果然是個狠人,居然以自己為誘餌,「是,朗姆先生,但請您一定要小心,琴酒不好對付,如果您出什麼事,那我這邊再多的努力也將化為烏有。」

白蘭地的話讓朗姆很是欣慰,這麼忠心的手下,也隻有他朗姆配擁有,不像烏丸蓮耶,他的下屬全是自己這種反骨仔,烏丸蓮耶這個禦下能力,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掛斷電話,朗姆聯係了自己的另一員大將,波本。

降穀零早就接到了宮崎蓮的通知,也跟著向朗姆表了忠心,這讓朗姆越發誌得意滿,他再次吩咐了一遍,讓波本留在組織當臥底,必要時可以對他出手後,掛斷了電話。

朗姆有些可惜地嘆了口氣,波本忠心是忠心,最近也有些進步,但始終不如白蘭地體貼有眼力見,居然敢在自己之前掛電話,而且還沒有關心自己。

唉罷了罷了,千金易得,像白蘭地這樣忠誠體貼的下屬難求。波本已經算是不錯的屬下了,不必苛責。

降穀零結束通話後,立刻向琴酒將朗姆賣得一乾二淨,隻不過他比較矜持,維持著一貫神秘的作風,打著啞謎。

「嘖。」琴酒不耐煩地咂咂嘴,即使知道波本是在向他示好,避免受到朗姆的牽連,但這種神秘主義的作風,果然讓他很討厭。

下一秒,琴酒收到了來自宮崎蓮的短信,比起波本的啞謎,他顯然要簡單粗暴得多,直白地發了一串朗姆安全屋的位置。

朗姆作為琴酒之前,烏丸蓮耶的心腹,組織的二把手,能做到如今的位置,就能說明他能力之強。狡詐的朗姆安全屋遍布日本,要是沒有宮崎蓮,琴酒還真不一定能找到。

因為這次烏丸蓮耶要求的是暗殺,動靜要小,不能被其他人發現,所以習慣火力覆蓋的琴酒難免束手束腳。而朗姆反偵察意識超強,別說找機會下手了,連他的蹤跡琴酒有時候都很難找到。

宮崎蓮的這份短信,無疑是雪中送炭,琴酒手指微動,按下幾個按鍵。

在沙發上葛優躺的宮崎蓮就收到了來自大哥愛的紅包,「銀行卡到賬100萬円~」

啊,聽,多麼美妙的聲音,天籟也不過如此。

知道朗姆會被琴酒找麻煩後,宮崎蓮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警察的工作中,因為天井拓真事件,不少官員牽扯其中,貪汙受賄的一抓一大把,這讓搜查二課陷入了加班地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