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第 140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顧家大宅。

顧文越和顧晉誠到家的時候,時間尚早,兩人同老父親問候一聲,先上樓休息。

顧崇想他們錄製節目的確很累,自然不會多留,還叫他們不用急,說是顧文雋和他媽媽要六點才到家吃飯。

等兩個孩子離開,顧崇拿著民政局簽發的婚姻登記證書左看看右看看,對張管家道:「拍得真好,文越和晉誠都上相。」

張管家瞧著直笑:「大少爺緊張了。」

也是稀奇,大少爺居然會拘束,到底是人生大事。

「是緊張,我結婚的時候也緊張。」顧崇遙想當年,感慨不已,慢慢地將照片上下合在一起,拍個照片存進相冊裡,越看越滿意。

他又問了一遍晚餐的準備情況,確保沒問題後,才對著張管家精神抖擻地道,「等吃飯的時候,我得跟梓芳好好商量婚宴的事情。」

張管家問:「這要不然還是等大少爺準備?」

顧崇笑眯眯地道:「細節等他和文越商量定,大概的情況我得聽聽梓芳的想法。」

顧家的親友往來不多,他也就一個親弟弟顧敬,可惜顧敬去得早,留下遺孀楊梓芳和小兒子顧文雋。楊梓芳又素來仔細周全,現在家裡有大事情要辦,自然得聽聽她的想法。

-

四樓臥室。

顧文越和顧晉誠最近是總回家陪顧崇吃飯,吃過飯又回公寓,很少住在家裡,但是一上來就有一種熟悉感。

顧文越剛踏進去,一邊解襯衣扣子一邊道:「去洗澡吧。」

可是沒走兩步就被身後的男人有力的臂膀圈住腰抱了起來,他順勢抬了抬腳,忍不住笑著問,「乾嘛?又來?顧晉誠你收斂點好不好?」

回了家,好像人更放肆了。

顧晉誠將人丟上床,不等他反應過來就傾覆上去,吻著他的鼻尖和嘴唇:「車上的床太小了。」

聽起來是在抱怨,挺親昵的話。

「太小了你也不能現在又來啊。」

顧文越雙臂撐在他肩膀上,曲起膝蓋抵在他的身上,「快點,我得立刻洗澡。」

顧晉誠單手握住他兩隻手腕,拉高到頭頂去,晦澀的鳳眸裡印著他的臉,若有所思地緩緩道:「文越。」

「嗯?」

顧文越見他似乎有話要說,收起笑意,「顧總要發表重要講話?」

顧晉誠勾了下唇,笑得性感。

「嘶……」

顧文越看不得他這麼笑,特別有魅力,索性主動抬頭親他。

顧晉誠也低頭,兩人摟在一起,在寬大的床上翻了半圈,顧文越側身被他緊緊抱住,隻聽他在耳邊嗓音低沉磁性地說:「回到這裡,我才覺得我們是真領證了。」

顧文越握住他圈自己腰的手掌:「是麼?」

——他原來是覺得恍惚。

也是,今天一天從出門開始,遇到許多人,去過許多地方,那麼多人圍在周遭,鬧哄哄地不像話,多少有些不真實。

顧文越轉身親親他,視線對上他的眼睛:「那你剛才在車上也沒說。」

顧晉誠的嘴唇貼上他的唇,來來回回地摩挲,依戀極了。

他不會說,這一路他都很恍惚,患得患失的情緒很強烈,隻有在完全徹底的肌膚相親時他才能感覺到真實:顧文越真實存在,他給的愛和依賴真實存在,他們深切相愛的關係真實存在。

他沒有沉默太久,嘴唇遊移到他的耳垂上時,用力抿了一下。

「誒呀,疼。」顧文越不自覺地躲。

顧晉誠笑著親他的唇:「疼就是真的。」

顧文越往他頭上抓一把,斜乜他:「去洗澡好嗎!顧總你真幼稚。」

——老父親還說他心性小,明顯是沒見過顧晉誠這種幼稚時刻。

不過一想到,他這一麵隻對自己敞開,隻讓自己看到,顧文越心裡就說不出的柔情百轉。

顧晉誠忽的想起什麼事情,再次按住他的肩膀,不讓他起來,轉而壓上去:「叫我什麼?」

顧文越狡黠的眼眸轉了轉,輕飄飄地說:「顧總啊,怎麼,不對麼?」

他往上在他唇邊吹了一口柔和的氣息,促狹似的反問,「還是我們顧總今天調任,變成顧董事?顧經理?顧主管?」

顧文越一邊逗他,一邊忍著笑意。

顧晉誠懲罰似的吻他,不要命般奪走他的呼吸。

在顧文越胸腔爆炸之前,才討饒似的道:「顧先生。」

他反手抱住顧晉誠的肩膀,在他耳朵邊,一字一頓地哄著:「先生,你是我先生。」

見他動作有所緩和,輕笑地問,「喜歡了?高興了?」

顧文越順勢拍他的後背,故作凶惡:「真幼稚啊顧晉誠,快放開我,我要去洗澡!」

「別一會兒吃晚飯,文雋和他媽媽來了,我們都還躺著呢。」

顧晉誠自然是高興,動作利落地翻身下床把人打橫抱起來:「我伺候你洗,裡裡外外都洗乾淨。」

顧文越心思有些飄,想起某次也是說什麼要給他裡裡外外洗乾淨,結果在浴室折騰了兩個多小時。

公寓主臥的浴室是整麵的鏡子,顧晉誠就愛在鏡子麵前折騰他,以至於他現在的羞恥心盪然無存,都能在車裡胡來。

——人啊,往下墮落的時候,真是攔都攔不住。

淋浴間,顧晉誠把人扣在懷中慢慢地擦沐浴乳。

顧文越的雙臂吊在他的肩膀上,時不時啄吻彼此,說起老父親剛才的笑容。

「父親說不定已經盤算婚禮的事情了。」

顧晉誠把他沖乾淨頭發上的泡沫:「想在哪裡辦?」

「我?」顧文越閉著眼搖頭,濕漉漉的黑發貼在額角,顯得整個人分外白皙俊秀。

顧晉誠貼過去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顧文越一時半會想不好,左右有人會考慮,他就懶得花心思,隻道:「選個你公司不忙的時候就好了,也不用去遠的。」

「不行。」顧晉誠揉著他的臉側,「得好好辦。」

結婚是輩子隻有一次的事情,得大操大辦得隆重正式。

顧文越睜開眼睛,細細的睫毛掩映下,濕漉漉的桃花眼凝視他,莞爾一笑。

「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們倆領證結婚辦喜宴,非要昭告天下是麼?」

——顧晉誠的心思,他算是琢磨透了,沒見過這麼暗戳戳地高調秀恩愛的男人。

顧晉誠攬著他的腰,在他豐潤如花瓣的下唇親一口,理所當然地「嗯」了一聲。

洗完澡,顧文越裹著浴袍坐在沙發上喝水。

顧晉誠從衣帽間取了衣服拿過來:「今晚住這裡?」

「好啊。」

顧文越望一眼主臥落地窗的露台外,是昏昏沉沉的天色,偏偏天際還有一抹淡淡的橙黃色光芒。

他一邊拿衣服,一邊仰頭看他,「晚上,吃過飯,我們去頂樓吹吹風怎麼樣?好久沒去了。過陣子又天冷。」

夏天夜裡的時候他們倆單獨去過,還做了一些讓人心跳加速的壞事兒。

當時是顧文越想晚上看海,顧晉誠抱著他幕天席地地做了一回。

這會兒忽然想到,顧文越道:「算了,還是不去了。」

顧晉誠剛把浴袍脫掉,聽見他反口,便揉亂他的頭發:「去吧,吃過飯去。」

「好呀。」顧文越換上家居衫,拽了拽衣擺。

此時,門外響起敲門的聲音。

傭人來提醒這兩位少爺用餐,順便告知顧文雋和楊梓芳已經抵達,在一樓客廳飲茶。

顧文越從沙發上蹦起來:「好的,這就來。」

他看顧晉誠坐在沙發背上,手裡拿著薄毛衣,露著寬闊的肩膀和線條流暢的背脊線條,人沒動,似乎若有所思。

「怎麼了你?」

顧文越走過去半跪在沙發上,往他背後靠,親了一下他性感的後脊。

顧晉誠稍稍扭頭,挺直腰背時,線條更淩厲清晰。

「還是去今天的宅子裡辦?」

「什麼啊?!」

顧文越推他一把,還以為他聽見楊小姐和文雋來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說,結果鬧半天還在想在哪裡辦婚宴。

「趕緊的,人等著了。你這位大少爺擺什麼架子呢?」

說著他要起身準備先下樓。

顧晉誠趕緊握住他的手腕:「等我,我們一起下樓。」

顧文越想,誰能曉得在直播鏡頭、在公司都不苟言笑、嚴肅正經的顧晉誠啊,真膩歪起來直叫人刮目相看。

-

客廳。

顧崇正在給顧文雋和楊梓芳秀兩個孩子的「結婚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