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第 140 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楊梓芳誇贊道:「拍得真帥。」

她有一陣沒來,今日是從公司過來,穿一身寶藍色的職業套裝,這會兒脫掉廓形的小西裝外套,露出珍珠色調的緞麵襯衣來。

她笑著說,「晉誠和文越定好婚禮幾時?我這個做阿姨的,能不能想幫上點忙?」

顧崇笑得祥和:「他們年輕也不懂,規矩上的事情還得請你來。」

正說話,兩個修長的身影就從走廊上拐過來。

顧文越語笑嫣嫣地打招呼:「楊小姐好,許久不見,更精神好看了。」

「謝謝你這誇我了。」

楊梓芳笑著看向顧家這兩位英俊又登對的少爺,道:「來,過來坐。」

顧文越走上前問道:「文雋呢?」

顧崇解釋:「去找崔英了,說是有個什麼練習帶給她。」

崔英從去年年末開始上補習課到開始正式入學,如今已經跟上緊張的高三學習狀態,等來年六月份要和顧文雋一起參加高考。

顧文越坐進沙發裡,抄起一個抱枕擱在身前,笑眯眯地說:「真用功,下學還惦記做練習。」

楊梓芳喝著茶道:「等高考才知道是真用功還是假用功。」

這個兒子她了解,是個好孩子,但不見真章不掉淚,還是有些需要磋磨的餘地。

顧文雋過去的時候,就聽沙發上四個成年人正虎視眈眈地看著他一人,他嚇得扭頭看了看背後,誇張地問:「你們怎麼都看著我一個人?」

雖然按長幼,隻有兩個長輩,可是大堂哥由於氣勢唬人也算長輩,於是隻有顧文越才能算他同輩。

楊梓芳道:「正說你成績呢。」

顧文雋眼皮子狂跳,灰溜溜地坐到顧文越身邊去,「文越哥,你們這兩天直播我們學校好多人都看了,都嗑糖磕瘋了。」

顧晉誠坐在另一側,問道:「你們學校今天不上課?高三還能用手機?你跟誰一起看的直播?」

致命三連問。

「嗬嗬。」

顧文雋傻笑,「堂哥,文越哥你們一定餓了,還是吃飯吧!」

他伸手去拽最近的顧文越,卻見大堂哥淡淡地掃自己一眼,立刻鬆開手,隻趕忙道,「堂哥,文越哥,恭喜你們領證啊。」

顧文越被顧晉誠往後攬住往他身側靠了靠,他笑著道:「是啊,現在全家就你沒有領過證,就等你了。」

顧崇出來主持公道:「好了好了,別打趣文雋。高三也不容易,先熬過去。」

「就是。」顧文雋趕忙去扶著大伯起身。

楊梓芳笑著搖搖頭,這兒子還是太年輕,十七八歲還是學生氣重,幾時才能放心把家業交給他?

五人進餐廳,餐桌上十幾道菜,色香味俱全,一看便知是下午就開始精心烹飪。

顧文越最賞光,對著張管家比個大拇指:「張管家辛苦了,許師傅他們也辛苦了。」

顧晉誠乾脆道:「今天給家裡人發個紅包。」

滿臉喜氣的張管家道:「已經發了。」

顧崇早就安排下去,哪兒還需要兩位少爺開金口。

顧文越故意用心看看菜色,還笑著道:「父親讓張管家準備的吧,都特意挑我們愛吃的。」

雖說是一句話,可已經讓顧崇高興,張管家也有成就感。

——他們家這位文越少爺可是最懂得體貼的,對他好些,他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顧崇道:「那你啊,今天就多吃點!」

顧文越挺開心,一邊點頭,一邊詢問大家的意見:「要不今晚喝點紅酒?」

畢竟也是領證的大日子,加上家裡人本來也不多,難得齊聚一堂。

他由衷地歡喜這種熱鬧的場景,光坐在一側都覺得心裡圓滿。

顧晉誠看他一眼,淡淡地反問:「你能喝了?」

顧文越那一口悶的酒量,在座其他人也是略有耳聞。

他道:「我不能喝,你們能喝啊。對吧父親?楊小姐?」

他轉而看向顧文雋,「至於你,顧文雋小朋友,你就跟哥哥我一起喝飲料吧。」

「……」

顧文雋看看楊小姐,小聲抗議:「紅酒我也能喝,小半杯還行。」

楊梓芳一邊拿著白色的熱餐巾擦手,一邊打趣:「平時也沒偷偷的喝,現在還裝不會,小半杯?夠嗎?顧家以後出個酒鬼,我看就是你沒跑了。」

顧文雋憨憨地解釋:「我沒有老喝,就是偶爾同學聚會喝。」

顧文越暗笑。

顧崇也道:「是該小酌一杯,慶祝一下,文越和晉誠領證結婚。」

「就是就是。」顧文越笑著看顧晉誠。

——他可愛聽見這話了,慶祝他們倆呢,多好的事情。

桌下,顧晉誠的手掌在他手腕揉了揉,讓張管家去取他之前從朋友的酒莊新得的兩瓶酒。

顧文越想起公寓有藏酒室,也有顧晉誠偶爾帶回去的酒,但從來沒喝過,主要是他不喝,所以顧晉誠也就沒開。

「讓老張去拿,我們先吃飯。」

顧崇招呼大家,看著幾人心裡就滿足,「等文雋結婚,家裡就更熱鬧。回頭再換個大桌子吃飯。」

顧文雋心中嘆氣,他就是個箭靶子,什麼事兒都能說著他。

不過誰讓他是家裡最小的呢,小孩子沒人權。

他拿著公筷給顧崇送菜:「大伯,您吃雞腿吧!」

「哈哈,好。」顧崇笑得暢快,「你也吃。」

顧文越同顧晉誠對視了一眼,桃花眼裡散落著星光,似乎再說

——你看老父親,高興得都這樣了。

顧晉誠沉醉在他和顏悅色的溫柔笑容裡,一時間有些動容,想著一輩子真是太短了,怎麼能遇到這麼好的人卻隻過一輩子呢?

連楊梓芳都看出來今天顧晉誠似乎是有些心事,本來話就少,視線總往顧文越臉上去。

她臉上隱隱地透著笑,想著這兩個小年輕真好,談戀愛結婚順順當當,從來沒聽說兩人吵過嘴,有過什麼矛盾。這不是什麼門當戶對、有錢沒錢的事情,是兩個人的性格真合得來,也就處得長久。

等張管家送來兩瓶葡萄酒,用醒酒器快速醒酒後,送上餐桌。

顧文越手快,拿了一杯白葡萄酒,看到顧晉誠望向自己,便道:「今天不是住在家裡嗎?我稍微抿一口,總沒事?」

顧文雋拿起紅葡萄酒,在旁邊建言獻策:「可以兌飲料,張管家家裡有雪碧或者果汁嗎?」

楊梓芳端著酒杯嗅了嗅香氣,徐徐地看他一眼,特別淩厲的眼風。

顧文雋剎那討饒:「媽,我喝得真的不多。」

顧文越倒是覺得可行,叫張管家準備點果汁,兌了一點點葡萄酒。

他想起在這座大宅裡第一次喝酒,就是和小堂弟去頂樓天台看海的那次,不過後來麼,他暈暈乎乎地叫顧晉誠背下來的。

想起這事兒,顧文越格外看了一眼顧晉誠。

顧晉誠輕聲道:「想起什麼了?」

顧文越抿著唇笑,心道他是神機妙算,什麼都瞞不過他。

顧崇端起酒杯,對著大家道:「來,我們碰個杯。」

顧晉誠提醒道:「爸,你也少喝點。」

顧崇點點頭,他有數。

顧文越抿一口橙汁口感更濃的果酒。

楊梓芳也送上祝福,順帶送了個大紅包給兩人:「以後你們就是一家人,紅包就封一個了。」

顧崇沒想到她比自己動作快,趕緊也拿出紅包:「來,爸爸這裡也有。」

他順帶還給小侄子一個,「文雋,你也有。不過你的小點。等你結婚帶新娘回家,大伯肯定給你們封個大的。」

顧文雋意外地開心:「謝謝大伯!」

顧晉誠將兩個厚厚的紅包遞給顧文越。

「你拿著不一樣嗎?」顧文越笑著低聲道,「給我乾什麼?」

顧晉誠默默地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紅包,道:「還有一個。」

「你……」顧文越瞠目結舌,看看長輩和小堂弟,無語凝噎,咕噥,「你給我送紅包乾什麼?」

沒見過領證當天要送紅包的,這算哪門子的禮節規矩?

顧晉誠將紅包壓在他掌心,凝視他的眼眸,緩緩道:「不知道,就想送你紅包。」

——想逗逗你,想看你意外的模樣,也想你高興。

顧文越實在是忍不住笑,全收好:「知道了知道了。」

顧崇和楊梓芳、顧文雋也看得樂嗬。

反正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顧晉誠是真喜歡顧文越

——喜歡得花樣百出地討他展顏笑一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