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流言(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槐花倒是還想說幾句,但被王衛東眼神一瞪,也跟著退縮了。

畢竟王衛東可是說動手就動手,絲毫不會因為她們的年紀和性別而手下留情。

隻是慫歸慫,姐妹倆心裡仍舊不服氣。

你王衛東那麼能,幫我們一下怎麼了?

還大廠長呢,鄰居有事都不幫忙,還有沒一點人情味了?

這樣的人遲早完蛋!

兩姐妹在心底狠狠的詛咒著王衛東,等得不耐煩的閻埠貴再次催促起兩人。

「餵,還磨嘰什麼?趕緊拿錢去啊!」

小當和槐花麵麵相覷,槐花小聲的朝小當問道:「姐,怎麼辦?」

小當咬了咬牙道:「這錢不能由我們拿,就該讓這院裡的人出錢。」

「可王衛東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他都不出,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咱們要不拿錢的話,難道看著棒梗哥去死?姐,之前看傻柱似乎給你塞了東西,要不你拿出來用著先?」

小當聽了槐花的話後,果斷的搖了搖頭道:「不行,這錢是留著咱們以後用的,我們倆都沒工作,起碼得挨到傻柱出來,難道你想餓死在街頭嗎?」

槐花頓時為之語塞,想到自己挨餓沒飯吃的情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可我們不理他的話,他……」

小當直接打斷了槐花的話,道:「誰讓他是哥哥?那是他應該做的!」

槐花問道:「那咱現在怎麼回應?」

「先應付著,反正就說沒錢,我就不信他們還真能拿我們怎樣,到時候咱們直接賴醫院裡,他們還能把我們打出來不成?」

槐花一想也是,便沒再問。

就小當話語間所透露的信息,可以說是已經繼承了秦淮茹的**成功力,連帶著賈張氏的貪婪也給學到了。

也不知道以後她嫁的人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才會願意娶她。

閻埠貴見這姐妹倆還在絮絮叨叨,更加的不耐煩了。

「你們倆打算說到什麼時候?是不是不想去?不想去我也不管了,你們愛怎麼整就怎麼整!」

「去,去,我們去!」小當趕忙應道。

要是閻埠貴真不管的話,她倆都不知道怎麼把棒梗送醫院。

閻埠貴看著秦淮茹的這兩個女兒,並沒有為秦淮茹生了三畜生感慨,反倒覺得自己攤上這麼一家鄰居,也不知是不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不管再怎麼不情願,他還是帶著兩個兒子將棒梗送到了醫院。

隨後更是發展了自己一貫的機靈,接著去方便,直接帶著兩個兒子遁了回來。

至於棒梗會不會因為交不起醫藥費而被趕出醫院,閻埠貴壓根就不在意,他已經仁至義盡了,不然就沖著先前棒梗說得那些話,閻埠貴連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回到四合院,眾人早已散去,閻埠貴看了看後院的方向,鐵門已經重新關上。

看著牆上殘留的血跡,他突然覺得十分的解氣。

棒梗這個王八蛋,活該!

******

「簽到成功,獎勵柴油一千升。」

聽到係統的提示音,王衛東眼睛一亮,這柴油剛好能搭配上次的發電機一起使用。

最近家裡的電器越來越多,而京城的供電量又不咋,很多時候連電磁爐都沒法全功率運轉。

他正想著要不要去整點柴油回來,沒想到係統就貼心的送來了。

免得他多跑一趟。

洗漱完後,王衛東正準備去吃早餐,就聽到了中院那邊傳來閻埠貴的聲音。

「洗仔細點,這東西看著太滲人了,這要是起夜出來看到,不得嚇個半死啊!」

「老爹,這是血,不是別的什麼,哪是用水能洗的乾淨的?我看還是把牆重新刷一遍吧。」

「廢話,我也知道刷牆能遮住,但刷牆不要錢嗎?趕緊的,用力的刷,實在刷不了,我再想其他辦法。」

王衛東聽著閻埠貴父子的交談聲,打開鐵門穿到了中院。

隨後便看到閻解成正站在梯子上,刷著牆上的血跡,閻解放則是站在下麵負責澆水。

看著那一大片的血跡,王衛東忍不住搖了搖頭,喊住了閻家兄弟倆。

「你們倆別洗了,回頭我找人來把牆重新刷一下吧,這血跡刷是刷不趕緊的。」

閻解成聽到這話,連忙從竹梯上下來。

要不是閻埠貴要求,他才不會來乾這種活。

而閻埠貴在聽到王衛東竟然願意找人刷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要是能將前院也一起刷一遍就最好了。

但那不大現實,王衛東可不是什麼冤大頭。

先前裝修後院多得那些材料,基本全拉到丁家去了,是一點都沒給這院裡的人留下。

閻埠貴心中雖然腹誹,但也明白王衛東這麼做的原因,不就是怕院裡的鄰居得寸進尺嘛。

今兒個給給了裝修材料,那明白是不是就可以要別的了?

在一點上,王衛東比任何人都要拎得清。

「衛東啊,那可就麻煩你了。」

「沒事,算不得什麼大問題。」王衛東應了聲後,轉而問起了棒梗的事。

得知閻埠貴三父子是用尿遁的伎倆跑回來的,王衛東忍不住對他們豎起根大拇指。

乾得太漂亮了!

就是不知道閻埠貴這麼一走,他們上哪找冤大頭去。

或許是去拘留所找何雨柱?這也並非沒有可能。

這些念頭隻是在王衛東腦海裡轉了一圈,很快就被他拋出腦海。

棒梗是死是活,跟他沒有半分關係。

不過就昨晚的情況來看,那雙手多半要廢了。

本就瘸了一隻腿,現在兩隻手也廢了,這下棒梗可算是真正成了廢人。

善惡到頭終有報啊!

也不知道秦淮茹出來後看到兒子變成廢人會作何感想。

或許會再找一個穩定的飯票,趴在對方身上吸血到死?

這也不是沒可能。

指望這家人自力更生,還不如指望太陽從西邊升起。

或許應該跟秦京茹說一聲,不然就直接把她調去羊城那邊。

隻要秦京茹不主動聯係秦淮茹,保準她找不著人。

王衛東很想看看,沒了所有的依靠後,秦淮茹會怎麼做。

跟閻埠貴站著聊了幾句後,王衛東便回了後院。

李嬸已經做好了早餐,一家子聚在餐桌前,就差王衛東一個人了。

「全體員工請注意,現在播放一則通告,經部裡決定,紅星電器廠正式更名為紅星科技有限公司,由王衛東同誌擔任總經理,其餘各部門暫時不變。」

正吃著午飯的工人們聽到這則通告,隻是呆愣了一會,然後便繼續吃自己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