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囂張跋扈!】(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這些肌肉一看就不是在健身房鍛煉出來的那麼刺眼,更不是吃蛋白質煲出來的虛肉,而是充滿了驚人的爆炸力,看到就讓人想起叢林內奔跑的獵豹!

那些美女也算是「閱男無數」,一看斧頭俊這猛男造型,無不美眸發出小星星。

美女們的這種反應,搞得那些泳池肌肉男十分吃醋,「這有什麼?旁邊不還有個矮冬瓜嗎?」

他們說的是顏雄。

顏雄從飛機下來就覺得氣氛不對勁兒,那些金發美女,還有騷蹄子們都在沖著斧頭俊掩嘴尖叫,有的還朝斧頭俊潑水!

浪!

實在太浪了!

顏雄都不好意思直視!

「我早講過讓你穿衣服得體點!看到沒?又引起騷亂!」顏雄一邊批評教育斧頭俊,一邊扭頭沖那些泳裝美女揮手:「嗨,好矮油?好都油杜?!愛慕伐!三克藥餵你媽吃!」

那些泳裝女郎見顏雄這麼「有趣」,全都咯咯笑了起來,還朝顏雄招手:「來啊,下來玩水啊!」

顏雄聞言恨不得立馬把自己衣服扒光,卻顧忌要事在身,就擺手裝作不被美色所動道:「你們不用勾引我,我顏雄可是男子漢大丈夫,不吃你們這套!」說完又扭頭沖斧頭俊說,「看到沒有?學著點!這幫洋妞想要對我施展美人計,卻被我給嚴厲拒絕了!像你這樣血氣方剛年輕人最是把持不住,以後遇到這種事兒多請教我!」

「請教你也呀?」石誌堅從飛機上下來,問道。

顏雄嚇了一跳,忙回頭接過石誌堅遞過來的公文包:「我在教導阿俊做人!尤其這裡誘惑多多,你看那些洋妞一個個挺著大木瓜,屁股又跟塞了銅鑼似的,我怕阿俊把持不住在這裡丟人!」

「是嗎,你倒是有心咯!」

「沒辦法,誰讓我歲數比他大,很多時候都要提醒他!」顏雄老氣橫秋。

石誌堅笑笑,也懶得和顏雄打嘴炮,整理了一下西裝,就朝別墅內走去。

泳池內那些美女眼看從飛機上下來一個大帥哥,卻連看她們都不看扭頭就走,感覺受到了「侮辱」,當即在身後朝石誌堅喊道:「帥哥,怎麼連看都不看我們一眼?我們很醜嗎?」

石誌堅不理會她們,繼續前進。

顏雄忍不住追上兩步:「石先生,那些洋妞問你為也不多看她們一眼?」

石誌堅側臉看了一眼顏雄:「你很好奇嗎?」

「呃,不是啊,我隻是----」

「如果你好奇的話可以留在這裡同她們戲水———鴛鴦戲水很好玩的!」

「不是啊,我沒這意思!」顏雄忙哭喪著臉追上,扭頭又沖斧頭俊講:「拜托,走快點,是不是被那幫洋妞迷住了心竅?我蒲你阿母!」

……

石誌堅三人行至別墅門口,一名管家模樣的白人男子穿著燕尾服樣式的職業裝,雙手戴著白色手套快步走上前,很有禮貌地詢問石誌堅:「請問是石誌堅先生嗎?布朗爵士他正在客廳等你!」

石誌堅朝對方點點頭,在那人引領下正要朝別墅客廳走去。

那人突然說:「不好意思呀,石先生,因為是私人聚會,您身邊這兩名隨從----恕我冒昧,可不可以先讓他們等在外麵?」

「其他大老的隨從也都在外麵嗎?」石誌堅掃了一眼門口周圍,忽然扭頭問了一句。

「這個……倒是沒有!」

「那我為何要讓他們留在這裡?」石誌堅笑了一下,語氣顯得冰冷,「就因為我是中國人,他們兩個看起來很好欺負?」

「哦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白人管家慌忙道歉,感覺石誌堅目光銳利至極,彷佛一下把自己看穿!

實際上白人管家在這裡伺候久了,難免沾染一些狗眼看人低惡習。

尤其他們爵士大人一向宴請的都是高貴白人,很少邀請石誌堅這樣的中國人。

再加上布朗爵士也沒特意交代,就讓白人管家覺得石誌堅他們好欺負。

「既然你沒這個意思,那麼我帶著他們兩個進去,你沒意見吧?」石誌堅冷冷盯著白人管家。

白人管家越發覺得石誌堅目光犀利,畢竟石誌堅上位者氣勢不是那麼容易抵抗的,尤其眼神殺傷力驚人。

「我沒……沒意見!三位請進!」白人管家不敢再與石誌堅目光對視,慌忙打前引路。

斧頭俊跟在後麵聽不懂石誌堅和那個白人管家說些什麼,顏雄則嗤鼻道:「挑,什麼毛病!這些鬼老總是狗眼看人低,要是放在香港,你顏爺早讓你知道也叫下跪斟茶!」

進入別墅大廳,一進去就聽到一陣放浪形骸場景!

一個金毛男子身邊聚集著五六個膚色各異美女左擁右抱正在飲酒嬉鬧,男女嘴對嘴餵著酒,直接把這裡當成了酒池肉林。

另外一側,一名油頭粉麵的紳士男正在伸手把玩收藏架上各種古玩瓷器。

不遠處,一名乾瘦的白人老者則正在和布朗細細交談。

看到石誌堅進來,布朗和那白人老者講了幾句,就轉過身拍拍手道:「來,我給大家互相介紹一下我的朋友!」

金毛男路易這才讓圍在身邊的女人閃邊,擦了擦臉上酒漬,一臉傲慢地朝這邊走來。

紳士男皮諾放下手中把玩的瓷器,也走了過來。

「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來自香港的石誌堅先生!」布朗先把石誌堅簡單地介紹給大家,也沒說石誌堅具體的頭銜,還有高貴身份,所有人都當石誌堅隻不過是普通商人。

「至於這位,乃是法國波吉亞掌門人……」

「這位乃是法國皮諾家族當家人……」

石誌堅在布朗介紹下分別與兩人握手認識。

「最後,還有這位----」當布朗介紹到金毛路易時,金毛路易很不屑地撇撇嘴,絲毫不在意石誌堅主動伸過來的手。

「在下石誌堅!」

石誌堅再次把手主動往前伸了伸。

路易輕蔑一笑,這才握住石誌堅手道:「說真的,我不怎麼喜歡中國人!」說完朝旁邊打個響指,一個金發女郎上前笑吟吟地遞給他一張濕巾。

金毛路易接過濕巾擦擦手,隨即丟在地上,彷佛剛才和石誌堅握手沾染了病菌。

那名金發女郎彎腰把濕巾撿起來,然後躬身退後。

石誌堅看著一臉傲慢無禮的金毛路易,不禁搖頭笑了笑。

他這舉動看在金毛路易眼裡就是對自己行為的無可奈何,就是無能表現!

「怎麼,是不是很不爽?」金毛路易囂張道,「說真的,一開始我還以為你是什麼了不起大人物,被布朗爵士這樣看重!現在我看到了,也不過如此!年紀輕輕,又是中國人,我對你的印象很差!」

「是嗎?路易先生是嗎?其實我對你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兒去!問題我是個有禮貌的人,不會像你這樣無知地說出來!」

「你說什麼?」路易怒了,指著石誌堅鼻子,「你竟然敢罵我無知?」

石誌堅澹澹一笑:「別發火嘛,我話未講完!記得不錯路易先生是開酒莊賣酒的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