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節 契約守護者4(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吳鈎,地球上共和國這邊特有的奇門兵器。

這屬於隻有大師或者菜鳥才會選擇的武器。雖然給了虎臣,但是這是虎臣第一次拿出來使用。羅剎妖手一彎,彎鈎已經刺入這個守衛的嘴巴,硬生生的刺入舌頭之中,強行一扯之下,將他的舌頭強行拉出了嘴巴。

那是一聲淒厲的慘叫, 但什麼都沒能阻止這條舌頭被活生生扯下來。

在他身上的魔法消散了,露出了某個宛如脫毛猴子的種族正麵目。它看起來有點像是地球上幻想的外星人,眼睛特別大,身體瘦長,而且沒有體毛,皮膚顯得皺巴巴的。

張成不知道這是什麼種族,但也懶得去知道。

十幾秒鍾, 這個生物才從慘嚎中恢復過來。他抬起頭,看著旅法師手中拿著厚厚的一疊卡牌,並且在其中挑選著。

「不錯,」旅法師說道。「我還以為舌頭出血會讓你窒息呢。但是看起來,你的身體結構很有優勢嘛。能夠迅速止血。不過這樣大概你的舌頭味覺會遜色許多。」

「你到底想乾什麼?」另外一名守衛問道。

「就像你們說的那樣,讓你們見識一下何為殘忍!」旅法師看著對方皺巴巴的,像是沙皮狗的皮膚。然後將手中法術牌的力量釋放出來。

四周的圍觀群眾都一個個變得麵色蒼白,眼睜睜看著地上慘嚎的看守那血淋淋的身體。

這個魔法直接將他的皮給剝了下來。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良久,另外一個守衛戰戰兢兢的問道。

「知道啊,就是做你們想做的事情啊。」旅法師回答。「難道這還不夠殘忍?哦,也許還不夠。把這個過程延長十倍也許會好一點。」

「我們是泰羅的守衛,我們在遵循泰羅的法律……你敢攻擊傷害我們……」

「你錯了,我不隻是攻擊傷害你們,我還要求賠償。」旅法師說道。「因為你們對我的冒犯,所以我要求一百條生命的賠償。」

「一百條生命,你瘋了?」

「當然有其他東西也行,我不是頑固不化的人。但是我覺得你們提供不了我需要的東西,所以準備死一百個人吧。」旅法師轉頭看了看四周的吃瓜群眾。「當然我不是野蠻人, 我是講理的。你的你的同伴們要負責, 但也僅是你和你的們負責。要是你們要是真的總人數沒有一百個,那我也隻能算了。」

他看著第二個,顯然在考慮怎麼處理這個俘虜。

因為他剛才的發言,吃瓜群眾們都還在。大家都很好奇想要知道這事情會有一個什麼結果。

「外鄉人,你的末日已經不遠了……」第二個守衛咬牙切齒的說道,他的話音未落,一個「剝皮術」就落在他身上。

虎臣在邊上看著,虎頭上咧開一個笑容。

「這都是什麼鬼雜種!」旅法師看著被剝下來的這個生物的皮。又是一個他未知的種族,這些種族的共同特性似乎就是醜陋——以人類的標準而言真的好醜。

剩下的守衛全部不出聲了。他們現在明白過來,感情這家夥是真的啥都不怕啊!

這次真的踢上鐵板了。

精神支柱被打破,恐懼立刻爬上心頭。剩下的幾個人麵麵相覷,臉上開始浮現一些正常應該有的表情出來。

「看樣子,你們做這個很久了。」旅法師說道。「沒人教給你們不要冒犯強者嗎?還是自己有什麼特別依仗?」

他從地上撿起剛才那個東西——那是一根短棍,木質的。剛才他們就是靠著這個東西放出了一個魔法,並且認為已經憑此搞定了虎臣。

短棍上銘刻著復雜的花紋和圖案,這些花紋圖案之中凝聚著某種……某種力量。這不是普通的魔法物品,因為它不是簡單的從魔力潮汐中汲取力量,而是將魔力潮汐中的能量進行了提煉和凝聚。它更加類似於魔杖。

雖然在這個魔力潮汐的世界裡,靠著魔網施法的法師需要時間才能逐步適應。但是哪怕因為魔力源泉的改變而沒有施法能力, 施法者也有著和自身等級相應的法師直覺和感知。

張成從身上掏出之前剛剛弄到手的蜘蛛護符和雲霧短杖。能夠清楚的理解這三者之間有著巨大的差異。這不是魔法物品本質上的差異, 而是它們風格上的差異。

這就好比地球上東方的古代建築和西方的古代建築一樣。同樣是宮殿,同樣華麗而高貴,但在風格上完全不是一種東西。隻要眼睛沒瞎就能明白兩者根本不同——哪怕建材類似。

事實上,不隻是魔法物品,就連他身上的製服——他們身上還有著文化韻味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肩章——都有著很明顯的意味。

「有趣……」旅法師輕聲的自言自語。

那個受傷的看守突然暴起,但不管他想做什麼,都沒有虎臣的速度快。長矛從斜刺裡過來,隻一下就從眼眶中刺入,從後腦中穿出,一擊斃命。

旅法師完全沒在意。已經三個守衛了(兩個被剝皮的已經氣息奄奄),剩下兩個都已經因為疼痛和恐懼已經喪失了行動能力。這個時候如果他們還有後援的話,也應該出現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