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二十七章 各執一詞不相讓(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劉穆之淡然道:「如果南燕這裡人心不安,民情不附,甚至還要我們留下大量的兵馬鎮守,那你覺得我們有多少力量去平定妖賊呢?就算攻滅南燕,就算順利地讓這二十多萬鮮卑人都成為俘虜,作為莊客分配給各大世家莊園,你覺得他們現在吃得下嗎?還有這青州之地,你以為這麼容易能從本地的豪強大族,如辟閭氏,高氏,封氏這些家族手中奪下來嗎?如果我們大軍回師,那這青州之地,到底會落到誰手上,還不得而知呢。」

王妙音的眼中光芒閃閃,似是陷入了深思。

劉裕和劉穆之對視一眼,轉頭對王妙音說道:「妙音,有些事情,可以從長計議,這回我們北伐,得到了世家高門的全力相助,不管你是不是給了他們什麼承諾,我都會盡力去滿足的,但慕容蘭如果肯助我們擊殺黑袍,以後也會成為我們對付鬥蓬和天道盟時的助力,那我們就不能再把她的族人作為奴隸,分離其部落,起碼不能一開始這樣。後麵我們會在大晉各地給這些人安排田地,莊園,如果他們自願進入你們世家高門的莊園成為佃戶,我也不會阻攔,但這不能強製。」

王妙音咬了咬牙:「我們需要的是他們肯為各大家族效力,成為可靠的武力支柱,裕哥哥,這是首要的條件,你不想北府軍的老兄弟給世家高門欺壓,難道我們世家高門就不怕象王愉一樣給你們屠家滅門嗎?」

劉裕嘆了口氣:「我再說一遍,王愉的滅門案不是因為他王家得罪了我們北府軍,而是因為他違背了國法,誅殺良善,甚至還勾結天師道餘黨意欲謀反,殺他的,是國法,不是我劉裕個人!」

王妙音冷冷地說道:「好了,裕哥哥,你殺他可沒經過廷尉,國法來審判,而是直接拉了一幫北府兄弟,用你們的京口法則處置的,而且一出手就是殺他滿門,可能你自己動手的時候快意恩仇,還覺得很解氣,但物傷其類,我們各家各族的感受,就跟你聽到謝停雲全家給殺害時一樣,夜不能眠,你們想通過戰爭不斷地擴大權力,掌握軍隊,莪們世家高門認同這個原則,也要有自保之力,這點上,我們不會妥協和讓步!」

劉裕咬了咬牙:「你們如果能立功得爵,官至藩鎮大吏,甚至是成為將軍,獨領一軍,還要擔心這個做什麼?就是我劉裕,難道有自己的一兵一卒嗎?難道這回跟著我來北伐的,不是大晉的軍隊,而是我的私兵嗎?」

王妙音的眼中閃過一道冷芒,聲音變得無比地冰冷:「你去洛陽的時候,無一官半職,卻有兩三千兄弟願意跟你走,你京口建義的時候,無一爵在身,同樣可以讓兩三千的北府老兵願意隨你出生入死,寄奴哥,你隨時可以拉起一幫兄弟去做任何事,去屠滅一個大世家滿門,難道我們就得任人宰割,跪倒在你腳下嗎?」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