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二十七章 各執一詞不相讓(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劉裕的胸口在急劇地起伏著,眼前的絕色佳人,少年時的心中最愛在自己的麵前泣不成聲,如帶雨梨花一般,讓他的心一陣陣地刺痛,如果換了十年前, 他一定會把手中的刀扔下,上前擁她,吻她,極盡所有的柔情,傾瀉自己的愛,可是,現在二人之間,卻已經隔了一層難言的壁障, 一如剛才她所說的那句話,他們身居高位,每句話都可能決定千千萬萬人的命運,已經由不得自己的本性了。

劉穆之輕輕地乾咳了一聲,化解了這難言的尷尬局麵,他輕輕地嘆了口氣:「好了,你們不必再這樣僵持了,大家的本意其實一樣,有些事,也不能全怪妙音,慕容蘭之前答應過會帶著全部族人離開,回遼東老家,但現在是她違背了當時的承諾,那就隻能留下來,以所有族人的命運為賭注,來麵對接下來的命運,寄奴, 這沒什麼錯, 當年孫恩作亂, 附逆的大量賊人,手上有血債的,不也是作為奴仆分配給各大莊園和士族嗎?你當時也沒有反對吧。」

劉裕咬了咬牙:「因為當年缺乏人力,妖賊作亂多年,這也是他們要付出的代價,但是南燕的普通百姓,並沒有這樣的罪過。隻因為黑袍,慕容超的野心,就要淪落為奴隸,這太過不近人情。」

劉穆之嘆了口氣:「這些事,等打完仗再定奪好嗎,按正常的規矩,敵軍如果不獻城投降,那城中軍民,都會給視為戰鬥人員,也不可能按普通百姓來處理,事情的關鍵,仍然是在慕容蘭身上, 如果她真的肯和你聯手對付黑袍,那自然可以放全城的鮮卑族人一條生路,如果…………」

王妙音的秀眉一蹙:「穆之,這不…………」

劉穆之擺了擺手:「妙音,聽我說完。慕容蘭如果肯在這個時候立功,助我們一起擊殺黑袍,除掉天道盟,那是有功於大晉的,我們自然不能把慕容蘭再以俘虜和敵人來處置,寄奴剛才的說法也有道理,其他人不知道你和慕容蘭私下的約定,他們看到的,隻會是即使有心歸順大晉的慕容氏一族,仍然會給我們罰為奴隸,那以後想要再擊滅胡虜,恢復漢家天下,付出的代價會百倍千倍。這對世家大族,也沒有好處吧。」

王妙音咬了咬牙:「可是這和原來我們對其他世家高門的承諾不符合,你這是要我們失信於天下世家嗎?」

劉穆之搖了搖頭:「此一時,彼一時,誰也不可能預知未來,現在對於各大世家來說,最要命的敵人甚至不再是南燕,最想要的也不會是那些攻滅南燕後的鮮卑俘虜,而是想著保全自己的家業,不要給天師道奪了去,跟生存和性命相比,一點眼前的利益,又算得了什麼呢?」

王妙音沉聲道:「回師討伐妖賊和慕容氏的俘虜,南燕的軍民有什麼關係呢?難不成你還想讓慕容蘭帶著南燕兵馬,助我們平定妖賊不成?這太可笑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