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點頭(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男子抱了許久,感覺到嬰兒在看他,不自覺的笑了笑,勾了勾嬰兒的鼻子道:「還真是像你的母親,如果你是個女孩的話肯定會迷倒所有男人。」說著,抱著嬰兒快步的走進門。

進門後,隻見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女子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即使是如此,也無法掩飾那足以讓人失神的容貌。

看見男子進來,女子剛想開口,卻被男子搶先了。「雪琦,辛苦你了。」

雪琦笑了笑,顯得有些慘白,調皮的說道:「擎天,還要叫我雪琦啊?」

被稱作擎天的男子尷尬的笑了聲,說到:「娘子。」

雪琦滿足的笑了,「夫君,我們的孩子叫什麼名字呢?」

擎天撓了撓頭,「這個我還真沒想好。」

雪琦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你沒想好,還是我來取吧。」雪琦想了想,說到:「就叫雲騰如何?」

擎天頓了頓,稍稍有些驚訝:「雲騰?你還記得啊。」

「嗯吶,你不會忘了吧?」雪琦臉上浮現出一絲怒氣。

擎天嘿嘿一笑「怎麼可能?那可是我們第一次遇見的日子,哪敢忘啊?」

雪琦輕哼一聲,別過臉說道:「這次就放過你,下次你看我不打死你。」

擎天低下頭往她額頭上親了一下,笑到:「看來你還是不知道我的厲害啊,等你恢復了看我不把你乾的三天下不了床。」

雪琦雪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紅暈,立馬把薄薄的被單拉過頭頂蓋住……

在外麵的虛空中,一雙深邃且犀利的眼睛看了他們很久。而這雙眼睛的主人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如果有人看到這個老人的話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位老者就是魔族的現任族長,馬秋風。仔細觀察會發現在這雙眼睛中,有無奈,還有父親般的慈愛。

老者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一年後,雪琦獨自站在草屋的屋頂,任由寒風不斷的吹過,眼眸中流露出無限的不舍。許久,雪琦腳踏虛空,身後幻化出一對冰藍色羽翼,默默地向著遠方飛去。身影是那麼的決絕,更透著一股讓人心生憐愛的柔弱。

草屋裡,擎天呆呆的坐起,望著窗外,眼角不自覺的滑落下一顆淚珠。他知道,這次的離別很有可能就是永別。但是,他沒有去追。他理解她的心情,更了解她對他們父子倆的愛,隻是因為這注定是一場不可能相伴到白頭的愛情,越到最後,越是不舍,而妖族的高層也不會允許他們到最後。

這時,一個灰色的身影出現在擎天身旁,定睛一看原來是馬秋風。馬秋風看著擎天,欣慰道:「天兒,她走了,我們也該回去了。走吧,等你突破神境這道坎,我便可以放心的把族長的位置給你了。」

擎天擦了擦淚珠,抬起頭來看著馬秋風道:「父皇,我們還有機會再見嗎?」馬擎天和雪琦都知道,這一別便是永別,但他依舊不願意相信這就是事實,他心裡的那一份渴望迫使他不自覺的問出這個他自己清楚無比的問題。

馬秋風看著馬擎天一陣心疼,安慰道:「忘了她吧,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以後好好修煉,或許當以後我們魔族能一統四大混沌空間的時候你們還能再見。」

馬擎天沉默了許久,眼睛看著遠方,握緊了拳頭:「一統四大混沌空間嗎?再給我一千年。雪琦,等我,千年之後我必帶你回家!」

馬秋風看著他,默默地點頭,自己的兒子能有這般誌氣有哪個做父親的會不高興呢?

馬擎天轉過頭看著已經睡熟了的馬雲騰,在他額頭上輕輕的一吻,然後把他抱起。馬秋風深深的看了馬雲騰一眼,突然露出了一副驚恐的表情,「大凶命格!」

馬擎天點了點頭「我知道,放心好了,不會有事的。」

馬秋風復雜的看了一眼,一股殺氣從他身上發出。但是過了許久,他依然沒有什麼動靜,反而突然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深深的嘆了口氣,將釋放出的殺氣收了回去。

馬擎天笑了笑,看著懷裡的馬雲騰,說道:「以後你就叫馬塵吧,在外界我就宣稱你是我在外麵遊歷的時候撿回來的嬰兒,再把你體內屬於雪琦的那份冰凰力量給封印了,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你是我們的親生孩子了。當塵埃飄散之時,便是你恢復雲騰之名之時。」

說完,小心翼翼的將馬雲騰的衣裳脫去,一隻手輕輕的放在馬雲騰幼小的左手臂上。隨著一股血色的能量進入馬雲騰的體內,馬雲騰左手臂上原有的一個冰藍色圖紋漸漸消失,直到完全看不見了,馬擎天才把手拿開。雖然說整個過程隻有短短的一刻鍾,但馬擎天此時已是滿頭大汗了。

馬秋風看著滿頭大汗的馬擎天,滿意的點了點頭。封印一個人體內的一股力量本就是一件困難的事,特別是這樣長時間的封印,一個弄不好就會毀了那個人的一身,但是馬擎天不僅能順利的做到而且還沒有把熟睡的馬雲騰弄醒,足以見得馬擎天對於力量的掌握程度有多嫻熟。

馬擎天休息了一下,起身下床,將馬雲騰抱起,對馬秋風說道:「走了父皇,這些年讓你擔心了,放心吧,這次回去我就不會再像這次這樣一言不說的就跑出來了。我要讓魔族,一統四大混沌空間!」說著,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門,抱著懷裡的馬雲騰向南方的魔族皇城飛去。不,應該說是抱著馬塵了。當他毅然選擇回去的時候,馬雲騰就已經被他塵封在了記憶深處。

轉眼已是百年過去,百年之中,馬擎天發動了不下十場大戰,連續攻下了妖族的數十座城池。妖族無奈之下被迫與北混沌空間的神族合作,而神族也懂得唇亡齒寒的道理,於是三族的大戰就此展開了……

魔族皇城,馬擎天端坐龍椅之上,聽著下方的諸位大臣上奏。

一位白胡子的大臣走出了隊列,這位白胡子大臣便是魔族的兵部尚書,馬壘。馬壘恭謹道:「啟稟魔皇,這些年來接連大戰,魔族境內動盪不安,現在妖族又與神族結盟,老臣認為是時候該收兵了。」

馬擎天眉毛一挑,點了點頭道:「朕知道,即日起開始收兵撤退,有哪位將軍願意派兵殿後?」

一位身著白袍,麵容清秀的白袍小將走了出來抱拳道:「臣蘇沫白願率手下的瑾雪軍為大軍殿後!」

馬擎天點了點頭,贊賞道:「好,你的瑾雪軍經歷過這麼多場戰役後算是保留的最完整的一支軍隊,由你率領瑾雪軍做殿後任務再好不過了。等這次任務完成後,朕便冊封你為鎮南將軍,到時候你便是我們魔族史上最年輕的將軍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