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下午的比賽終於是進行到了最後一場。抽簽的結果是聖嵐的堂溪月vs邀光學院的鍾幻。

堂溪月是一位女選手,穿著樸素但是大方,但是衣服一眼就能看出來並不是廉價的布料,身上也沒有什麼裝飾品。這風格放在騷包的聖嵐校隊裡堪稱格格不入。比如,聖嵐的隊長就在他那套經典款的西裝上,別了一枚能閃瞎人眼睛的寶石胸針。

隨著她走上台,陸希都能看見她裙擺處的絲線流光,是一種非常低調的華麗了。

比起堂溪月的從容和自然,對麵的男生鍾幻就不是很鎮定了。可能是有點緊張,他走上台的時候都變成了同手同腳,就像一隻不願意麵對現實,但是埋在沙子裡的腦袋被人強行揪出來的小鴕鳥一樣。

鍾幻這副表現也是有原因的。聖嵐學院和邀光學院,這兩家學院的實力相差很大。聖嵐已經衛冕冠軍位連續三年了,而邀光學院和六芒月同在西區,邀光甚至都要被今年的季軍六芒月學院壓一頭。

鍾幻欲哭無淚了,本來在來的時候隊長還給他說什麼「都是新人,大家都一樣水平」。但是,看見陸希開場的第一次比賽後,他當時就想回去了。

變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當初鍾幻抽到堂溪月的時候,第一時間想都沒想,就給隊長提要退賽,然後被罵了一頓。

隨著主持人宣布比賽開始,兩個人的卡靈同時出現在了對戰場上——一隻全身漆黑,但是在頭頂挑染了幾撮白毛的烏鴉和一位帶著巫師帽的女巫。這兩個都是傳承卡靈。

「餵,小鬼,不是告訴你我睡覺不要吵我嗎?」烏鴉的叫聲一點也不好聽,但是這是陸希見到的難得能說話的卡靈。

「這什麼卡靈?」它懶散地拍了拍翅膀,慢悠悠在【女巫】的頭頂盤旋了一圈,「這種卡靈我沒興趣,你找別的卡靈牌吧。我要回去睡覺了。」

【黑烏鴉】的主人堂溪月也好像是習慣了自家卡靈的做派一樣,從衣兜裡掏出一塊打磨的閃亮的玻璃,在太陽下反射出絢麗的光。

堂溪月看了一眼【黑烏鴉】,裝作要收回的樣子,「這是很珍貴的寶石,顏色很漂亮吧。本來是打算等你贏了這場送你的,既然你要回去,那我就找別的卡靈吧。」

陸希:騙鬼呢?還寶石,就是個玻璃。

還有,她好像知道了堂溪月沒帶什麼飾品的原因了。

一個黑影瞬間飛了過來,一隻爪子按在堂溪月的手腕處,另外一隻扣住了這枚「寶石」,「你哪有什麼別的卡靈?既然是孝敬我的,那我就先收走了!」

堂溪月:「那你還讓我找別的卡靈應戰?」

【黑烏鴉】裝作沒聽到,埋頭給自己梳理羽毛。

喜歡亮晶晶的東西的【黑烏鴉】,結束了每次比賽前必有的重要環節,終於是開始正經起來了。

對麵的【女巫】也有自己的設備,她手中是一枚帶著鐵鏽的舊鍋子,看起來又笨又重。鍋子沒有點火,但是裡麵分明在咕嘟咕嘟煮著什麼東西。

【女巫】手中變出來一個長柄勺,正要把製成的藥盛出來。

【黑烏鴉】沒做出攻擊來,反而是嘎嘎叫了兩聲,「嘎嘎,小心一點手別抖,可別撒了。」

話音剛落,【女巫】像食堂大媽一樣手抖了一下,勺子裡黑青色的藥液全部撒在了地上。這黑青色的藥液到了地上後,把堅硬的地麵腐蝕出一個深深的溝來。

「真可怕,可惜全撒了~嘎嘎嘎嘎嘎。」這隻【黑烏鴉】怪叫起來,配上它那綠豆大小的眼睛,顯得格外賤兮兮的。

不過,事實證明也確實如此。

女巫有被氣到,那隻手還在顫抖。另一隻手中出現了一柄權杖,權杖高高抬起,鍋子裡的藥水就變成了血紅色,然後隨著權杖的指引,變幻成無數牛毛般細小的水針,直沖【黑烏鴉】而去。

這是失聲藥劑,沾上這個藥劑哪怕一點點的生靈都會進入失聲狀態,而且狀態不可逆,隻有【女巫】自己煉製的解藥才可以解開。

【女巫】配置的藥劑被毀掉了,她怒火中燒,想堵住這隻鳥的嘴。

這還不算,鍾幻還另外追加了一張咒術卡,「再來一張咒術卡——細雨連綿」。

這張卡咒術卡的效果是能讓藥劑融入到雨水中,這樣雨水從四麵八方降下,根本避無可避。

話音剛落,結界內就下起了小雨,藥劑和無數纖纖雨絲混進了一處,顏色也變淺了,讓人用肉眼根本分辨不出來。

如果是一般的卡戰師,這時候多半會給卡靈套一個防護罩。

鍾幻也在等著對麵的人這樣操作,因為失聲藥劑其實混合了剛才的腐蝕藥水,套上了防護罩也能穿透。如果堂溪月這樣操作的話,那【女巫】的藥水就可以瞬間瓦解掉一張武器卡的效果,自己可以趁著這個間隙快速出牌。

畢竟這是回合製,不等對方出卡牌,或者沒等到半分鍾的出牌保護時間,他是不能出新卡的。

鍾幻的手已經放在卡包裡了,就等著出卡了,但是對麵的選手堂溪月並沒有如他所願。

堂溪月甚至沒有出牌,隻是靜靜站著,雙手優雅交疊在腹部,完全沒有要動手的想法。

反而是黑烏鴉有了動作。

【黑烏鴉】嘎嘎叫了一聲,然後鳥吐人言:「嘎嘎,你的藥劑有保質期嗎?現場製作的東西,一般保質期不長吧?萬一過期了怎麼辦?不會失效吧?」

這是【黑烏鴉】的技能之一:烏鴉嘴。效果就是,好的不靈,壞的賊靈。這也是言靈術的一種,隻不過是反向言靈術。

同樣的技能,在麵對不同的對手時,效果可能有所區分。比如,如果對麵是同樣的a級卡靈,那麼【黑烏鴉】這個技能的效果可能會根據卡靈的強弱,打一個效果上的折扣。

但【女巫】雖然也是傳承卡靈,但卻是b級卡靈。這也就導致【黑烏鴉】的技能烏鴉嘴,直接把【女巫】的製藥術廢掉了。

【女巫】卡靈牌是鍾歡在機緣巧合下,從一個二手的卡牌市場淘來的,一直視若珍寶。因為家中貧窮,買不起配套的輔助卡,才就讀了自製派的邀光學院。

b級卡靈對上同為傳承卡靈的a級【黑烏鴉】,這場比賽其實從一開始就是碾壓局。在這種局麵下,就算是卡牌屬性的克製也起不到很大的作用,唯一能存在翻盤的可能是輔助卡牌強力或者卡戰師本人擅長戰術。

不過,要是論戰術使用,去年的冠軍隊聖嵐的新人,其實要更勝一籌。現在,她幾乎都沒出卡牌,單靠卡靈【黑烏鴉】用自己的技能自主發揮,都能穩穩壓鍾幻一頭。

【黑烏鴉】展開了它那對翅膀,在偌大的比賽場內打著圈飛動了起來,完全不畏懼摻雜了不知名藥水的雨水。

「嘎嘎,好久沒洗澡了,這噴頭真爽,360度無死角。再來點,再來點!」

地上因為【細雨】的效果,在不平整的地方積起了小水窪。【黑烏鴉】落到了地上,爪子還特意踩進去玩水,「這雨水真乾淨,還能洗爪子,嘎嘎!」

陸希敢打賭,現在【女巫】連宰了【黑烏鴉】的心都有了,要是能抓住這隻烏鴉的話,肯定要拔毛扔到鍋子裡煮一鍋烏鴉湯。

鍾幻上台的時候臉色就有些不好,現在更難看了。

「看來鍾幻這小子,還是更需要一點壓力下的卡牌對戰訓練。他遇上同等級的對手,或者弱一點的對手,都能穩穩拿下比賽;但是一旦對手是強敵,這小子心理上就先不行了……」

邀光學院並沒有到場,教練和分析師們都是遠程觀看和分析這幾場表演賽。當鍾幻抽到聖嵐學院的堂溪月的時候,他們就能大概推測出比賽結果來。

好在鍾幻沒有中途認輸,還是咬牙掙紮了一下。

「女巫,使用技能——汙染。」

這是已經是【女巫】最強的技能了。

權杖在【女巫】手中再次被舉起,上麵的水晶球轉動了一周,然後陣陣黑色濃霧就從水晶球中蔓延開來。

黑霧蔓延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侵蝕到了場地的正中間。受到了汙染的生靈,通通會神誌不清,失去自身的支配權,淪為【女巫】的提線木偶。

堂溪月還是沒有出牌,她的卡靈足夠強大,言靈術幾乎沒有什麼卡靈能抵擋。

【黑烏鴉】淡定用爪子撥水,「嘎嘎,這時候可別吹過來一陣風,把你的霧氣給吹跑了。」

下一秒,大風平地而起,把霧氣逼了回去,反而是女巫中了霧氣攻擊,被迫回到了卡牌中。

也是這一場比賽,讓陸希初步認識了一下傳承卡牌。單單是卡靈本身就如此強大,要是再加上卡戰師對卡牌的運用和輔助,對上了還真是強敵。

海嵐:「堂溪月選手竟然是一張卡牌都沒有使用,就贏得了此次比賽。說實話,我還有點期待這位選手對上擅長卡牌運用的陸希選手,不知道她們兩個誰更技高一籌。不過,我們可以在今天就知道結果了。」

「現在第一輪的表演賽已經結束,我們的四強選手已經誕生。現在有請陸希選手,林鯨選手,班刻選手上台,參與我們下一輪的分組對抗抽簽。」

陸希站到了台上,四個人一次從去簽筒中抽取竹簽。竹簽底部做了顏色區分,塗上了兩種顏色不同的漆。

陸希抽出來的簽底部是白色,看了一眼其他三個人的竹簽,白色的很明顯,就在班刻手中。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