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預言&文鬥(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那你下午有空麼?」

「我家的宅子離這裡不遠。」

周江峰眼神誠懇地看向何無,是了,他本就是沁源縣的人。

何無卻搖頭:「抱歉,我沒有那個能力,無法改變什麼。」

周江峰有些急:「可是你一看到我便知道我父親有事,怎麼會沒辦法救我父親呢?」

何無:「事已成定局。」

此話一出,周江峰麵色衰敗。

隨即他情緒激動起來:「你在這裡裝神弄鬼是吧!我父親不可能死!」

「什麼小心身邊人,我看你是故弄玄虛。」

「你給我滾出沁源客棧。」

說著,他的劍便出了鞘,他作勢要劍指何無。何無周圍的陳昆等人見狀立刻按劍起身。

一時間,氣氛再次恢復先前的劍拔弩張。

何無兩指安上了劍身。

周江峰沒動,隻是冷冷地看著她。

何無忽然開口:「你知道今日是什麼日子麼?」

「什麼日子。」周江峰表情僵硬。

少年聲音平靜。

「明日立秋。」

「今日是節氣交接前夕,氣最弱。」

「你的印堂發黑有凹陷狀。」

「無力回天。」

這些都是武敘隨手把手教她的。

她抬眸看向周江峰:「節哀順變。」

周江峰卻像是忽然被抽空了力氣似的,劍無力地垂了下去,他的眼眶慢慢紅了。

「和能破災。」

「不與我們交手,不在外生非,你還能回去見你父親最後一麵。」

「否則便是死別。」

話音落下,大廳裡的人看見周江峰發了瘋似的沖出了客棧。

眾人不解,唯獨魏新書院的參賽者們聽全了剛才的對話。

他們對何無刮目相看。

何無竟然還會算命之術。

就連向來波瀾不驚的周枋,此刻看向何無的眼神也帶上了兩分驚詫。

「何無,你什麼時候學的算命的本領。」

率先發話的是謝如君,他眼神此刻充滿了好奇。

「對啊對啊,聽起來好神啊,我們學院的老師也沒有開算命課啊。」

「聽說何無你小時候碰到了一位高人收你做徒弟,是不是真的。」

孫源看著何無,目光灼灼。

他在心裡對這些人的問話嗤之以鼻:哪有什麼高人,何無身體裡麵住著的大佬要是出來了,保準嚇得他們魂飛魄散。

總之孫源在心中愈發堅定了對何無是大人物的這一認知。

何無隻是點了點頭:「確實是我很小的時候,那位教我的。」

「現在用得上,我便恰好給他算了一相。」

眾人聽得又來了興趣:「何無,能不能給我算算?」

陳昆:「給我也算下唄。」

就連謝如君和許慧也都用期盼的眼神看著她。

但少年隻是搖了搖頭。

「我隻懂皮毛,而且不願意給認識的人算。」

「命這種東西,虛無、縹緲,而且一旦算了,便要深刻地影響人。」

「剛剛是不得已。」

少年的話聽在眾人的耳朵裡很是舒服,但是大家卻對她的話似懂非懂。

同行一名叫江宇偉的人問她:「什麼叫做虛無縹緲,但是又會影響人?」

何無聽到他的問題,也沒有不耐煩,她沉默了一下,然後用那種她慣常的白開水一般的語氣朝那人道:「若是我說你命中遷移犯險,一旦遠行,便有殺身之禍。你感覺如何?」

江宇偉打了個冷顫,道:「心驚膽戰。」

何無笑了笑,語調像一個個飄在半空中:「那便對了。」

四下一片寂靜,誰也不談算命的事了。

武敘隨教了她天機道也提點了她人間道,何無都學了一點,書也看了一些。

武敘隨對何無的原話是:「命這種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

「實際上卻並非如此,真正的說法應當是:信則有,不信則傷。」

何無本能地不太願意按照規則行事,她也不願意看相和算命。

看、聽、思之始,是不看、不聽、不思。

易學到最後求得的境界,也不過是不看、不聽、不思,順其自然。

而若是以結果來論一切,那一切看、聽、思都變成了早有預謀的了。

何無要走的不是天機道,也不是人間道。

在無所謂知道之前,她走的便永遠是自己的道。

安靜間,何無說了最後一句話,平淡的調子,但那內容卻有如驚雷。

「隻有無力回天之人,才會相信天命所歸。」

剛剛擔驚受怕的江宇偉,隻覺得心中忽然被一道沉穩的力量安撫了。

「那你剛剛說周江峰要小心身邊人是什麼意思。」

何無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遙遙地,朝沁源書院那一堆學子看了一眼。

*

很快,周江峰喪父的消息便傳回客棧。

魏新書院的人聽到了之後,各個麵麵相覷。

第二日一早,秋比的工作人員便領他們去看了場地。

「武鬥的場地在東邊,明日抽簽決定出場順序,文鬥的場地在西邊,分上下兩場,座位已經提前排好了,明日看座次表去找自己的位置即可。」

許慧和何無一路,另外幾人一路,各自看場地去了。

實際上這場地也沒什麼好看的,路上許慧看著何無,欲言又止。

「學長,你有什麼事想問我麼?」

許慧:「何無,你可知道今日周江峰沒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