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青銅龍牙,黑歷史之劍!(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肌肉佛摔倒鐵甲劍奴,迅速跟上擒抱,利用龐大的身體重量將它壓在地上。

「漂亮!」

夏紅藥禁不住喝彩,肌肉佛站如熊,臥如虎,這一次出手動若雷霆,極其迅捷瀟灑,像極了一位舉重若輕已臻化境的摔跤大師。

「臥槽!」

郭正羨慕的吐血,這尊肌肉大佛也太好用了吧?

好想要一尊!

讓它每天陪我摔跤!

林白辭在肌肉佛撲倒鐵甲劍奴的瞬間也竄了出去,他握著燃燒的鬆木火把,狠狠地杵在了鐵甲劍奴的腦袋上。

劍奴身上的鐵甲果然不像木頭、衣物還有人體那麼容易點燃,不過也就多燒了大概七、八秒鍾。

當鐵甲劍奴爆發蠻力,將肌肉佛從身上掀開時,它的頭盔已經開始燃燒了,像一個大火球,而且隨著火勢變大,它們開始往身體上蔓延,覆蓋越來越多的鐵甲。

「退!退!退!」

林白辭大喊提醒,心中鬆了口氣,現在可以等著這隻怪物被燒成重傷後,再做打算。

「白辭,這肌肉佛是你身上這件袈裟召喚出來的吧?」

郭正湊過來,小聲打聽。

被神骸輻射誕生出的神忌物,詭異莫測,像郭正這種入行沒幾年,經驗不多的神明獵手,一般隻能通過一些表象來判斷一件物品是不是神忌物。

像剛才遇到的那場龜甲占卜汙染,他就判斷錯誤了,以為祭壇才是關鍵,可實際上,這在神忌遊戲中,已經屬於相對簡單的了。

神明獵手最害怕的就是遇上那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規則汙染,不過一般極少。

「不是!」

林白辭否認。

「啊?」

郭正尷尬,我又猜錯了?「那你穿這玩意乾什麼?搞行為藝術嗎?」

「為了誤導敵人,讓他們覺得這件袈裟是神忌物,扯掉袈裟就可以搞定那尊肌肉佛,實際上我真正的王牌是其他東西!」

林白辭得意一笑。

「原來如此!」

郭正心說,這小子真他麼陰險。

夏紅藥愕然,小林子不是這麼膚淺愛顯擺的人呀,而且肌肉佛就是那件袈裟召喚出來的……

哦!

我明白了!

夏紅藥恍然大悟,小林子這是在騙郭正呢。

這家夥是隸屬於九龍館的野生神明獵手,萬一不講武德,為了流星石和神骸偷襲己方怎麼辦?

所以小林子故意擺出得意的笑容,來誤導郭正。

哈哈!

我不愧是沒事就翻閱福爾摩斯探桉集的人,我的推理能力真棒。

鐵甲劍奴在燃燒,完全成了一個火人,它此時已經顧不上攻擊別人了,因為它感覺到這些火焰非常灼熱,比鍛爐裡的溫度還高。

鐵甲已經在融化了,要是繼續下去,這輩子都無法脫掉它了,於是這位劍奴全身發力,鼓盪肌肉。

轟!

劍奴爆甲了。

它身上燃燒著的黑色厚重鐵甲四分五裂,朝著四周彈開,一個穿著短褲的巨漢,露出身型。

「啊!」

女孩們嚇的尖叫,因為這個巨漢實在是太恐怖了。

它的身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傷疤,沒有一塊好肉,臉上也不例外,已經看不出本來的容貌。

唯獨額頭,有一個清晰可見的『奴』字。

「白辭,你再把剛才的戰術來一遍!」

郭正興奮:「它這次沒了鎧甲,絕對會被燒死!」

林白辭沒搭理天真的郭正,湊到夏紅藥耳邊,低聲吩咐:「我給你創造機會,你削掉它額頭上的奴字,能辦到嗎?」

「啊?」

夏紅藥一愣,這是什麼意思?

「別『啊』,問你能不能辦到?」

劍奴明顯怒氣爆表,開始沖鋒,要殺人泄憤,林白辭趕緊讓肌肉佛迎擊,隻是脫掉鐵甲的劍奴雖然防禦力大減,但敏捷提升了很多。

「可以!」

夏紅藥躍躍欲試,終於輪到我了嗎?雖然不知道小林子這麼吩咐的目的是什麼,但沒關係,自己去做就是了。

高馬尾根本沒想過,萬一林白辭在耍她怎麼辦?

夏紅藥加入戰團。

她沒有出手,就那麼繞著肌肉佛和劍奴,一直在走位。

足足一分鍾。

「你這是乾嘛呢?」

郭正看不下去了,出工不出力是吧?

別以為你熊大,我就不敢噴你!

「閉嘴!」

林白辭嗬斥。

「呃……」

郭正尷尬,不過看看肌肉佛,再想想林白辭之前那個背後浮現出佛影的神恩,他決定當做沒聽到這句話。

嗯!

我沒聽到,就代表你沒訓斥我!

從心!

林白辭不急,也順便借這個機會看看夏紅藥的真正實力。

砰!

當肌肉佛一拳打中劍奴肩膀,讓它身形一晃的時候,夏紅藥出手了,她整個人電射而出,帶著一抹殘影,出現在劍奴身前。

日冕!

唰!

一尺多長的黑色直刃短刀,彷佛日冕爆發,速度極快的劃過劍奴的額頭。

嘶!

一塊頭皮被削了下來,正緩緩的落地。

「漂亮!」

林白辭大贊。

夏紅藥這一刀,不多一絲,不少一毫,完美的將烙印著這枚奴字的那塊頭皮削了下來。

「小林子,我……」

夏紅藥想說我乾的不錯吧?結果話說到一半,她身後的肌肉佛突然揮出重拳,打向她的後腦。

這要是打中了,高馬尾整個腦袋都會像被卡車輪胎壓過的大西瓜,直接爆開。

在這危機突發的一刻,夏紅藥彷佛長了後眼似的,硬生生擰腰,上半身下墜,同時左腿向上一挑一彎,勾在肌肉佛的手臂上。

呼!

重拳打過,盪起了夏紅藥的馬尾長發,不過人沒事。

「什麼情況?」

郭正見狀,下意識的快速往旁邊躲去,遠離林白辭。

黑吃黑?

可是要反水也該在殺掉那隻劍奴以後吧?

那就是這尊被他用神忌物召喚出來的肌肉佛,偶爾會不受他控製。

淦!

神忌物果然好可怕!

郭正又突然不想要這尊神忌物了,萬一大家一起摔跤的時候,它突然出拳轟爆了自己的腦袋怎麼辦?

林白辭看到夏紅藥躲開肌肉佛的攻擊,鬆了一口氣,他盯著劍奴,斟酌著是不是可以解散肌肉佛的時候,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呼嘯而至,射向夏紅藥。

夏紅藥因為剛剛躲閃完肌肉佛的攻擊,整個人還在調整身體姿態,不方便發力,所以當這道暗金色光芒色射過來的時候,她看到了,但是也躲不開了。

「要遭!」

夏紅藥心頭一驚,但是她沒有慌亂,依舊在自救,經過了十八年鍛煉的腰部肌肉爆發出一股巨大力量,讓她上半身閃避。

躲肯定是躲不開了,隻能盡力避開要害。

就在夏紅藥即將被那道暗金色光芒射中的時候,

休!休!休!

三塊櫻桃大的石頭飛射而來,接連撞在暗金色的光芒上。

叮!叮!叮!

暗金色的光芒被打偏了,擦著高馬尾的耳朵射過,斬下來幾縷發絲。

「一把劍?」

夏紅藥看清楚了,那是一把一尺半長,三指寬的青銅劍,整體顏色是青銅綠,又因為上麵銘刻著金色花紋,當它們在陽光下閃爍時,呈現出暗金色。

漂亮,高貴,且華麗!

夏紅藥落地,手持短刀,盯著那把青銅劍,但是它一擊失敗後,沒有再次進行偷襲,而是飛回那座小山似的劍廬中。

「一把劍?」

林白辭也看清楚了,他看到青銅劍飛回劍廬,立刻盯向那位被削掉了奴字頭皮的劍奴。

劍奴站在原地,一手摸著腦袋,看著地麵上的那塊頭皮,征怔發呆。

「快回來!」

林白辭招呼夏紅藥。

還有一件未知的神忌物蓄勢待發,夏紅藥不敢大意,立刻回到林白辭身邊:「謝謝!」

她知道剛才生死一刻,是林白辭激活神恩救了她。

「飛石?」

郭正詫異,又充滿好奇,忍不住追問:「那也是你的神恩嗎?」

「你猜?」

林白辭開戰前,就激活了『紅色滾石』。

這道神恩是他從泥人神偶上得到的,激活後,可以召喚一隻一尺長的紅土泥人。

這隻泥人可以嫻熟的使用投石索,投擲飛石,打中二百米範圍內,任何位置的敵人。

別看這隻泥人個頭小,使用的還是投石索這種簡陋的原始武器,但是它的準度非常高,殺傷力巨大,飛石堪比霰彈槍打出的獨頭彈。

當然最重要的是隱蔽。

這東西往草叢裡一蹲,往泥土裡一趴,就是一團泥巴,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剛才劍奴被這隻紅土泥人的飛石打中眼睛,導致動作出現停頓,這才給了肌肉佛抱摔的機會。

「你到底有多少神恩呀?三道?」

郭正的好奇心就像一隻貓,使勁抓撓著他的胸膛。

「你再猜?」

林白辭才不會說。

「聽你這意思,貌似更多?總不會是五道吧?」

郭正說完,已經開始搖頭了。

不可能的!

自己成為神明獵手四年了,也就兩道神恩,而且還是特別垃圾的,這個小子還是個大學生,怎麼可能比自己更強?

「應該不是,擁有五道神恩,那就是一位狼王了,九州安全局不可能不招募你。」

郭正推理:「除非海京分部的部長是個腦殘!」

神明獵手根據實力,有頭銜劃分,最低為餓狼級,當擁有五道神恩後,成為狼王。

當一位狼王作為主力,參與攻略三座神墟後,晉升豹子頭。

「你說誰腦殘呢?」

夏紅藥皺眉。

「我又沒說你?」郭正翻了個白眼:「林神,你悄悄告訴我,你到底有多少道神恩?」

郭正說這話的時候,視線沒離開劍奴。

這怪物在發呆,林白辭沒有下令攻擊,他自然也不會去觸黴頭。

夏紅藥雖然戰鬥時間不長,但是他看得出來,人家比自己厲害。

「有幾道神恩很重要嗎?」

林白辭反問。

【一柄出一位自鑄劍名師之手的王之佩劍,雖然年代久了點,還是青銅材質,但也可以拿來做廚刀,宰殺獵物,洗剝清理食材。】

郭正一愣,跟著抬手,輕抽了自己的臉頰一巴掌。

對呀,幾道重要嗎?

就人家那個背後佛影,已經牛逼的一塌湖塗了,明顯是一道大神恩,一道怎麼也頂別人五道吧?

神明獵手圈內,對於神恩沒有太嚴格的劃分,一般生活類,對於戰鬥幫助不大的,統統被稱為小神恩。

對戰鬥有幫助,但是威力不大的,也是小神恩。

而林白辭這個,妥妥的大神恩。

林白辭看到劍奴還在發呆,也不知道要站到什麼時候,所以他主動開口了:「餵,還打嗎?」

劍奴抬頭,看向林白辭,之後目光滑向夏紅藥。

「奴字掉,自由生!」

劍奴開口:「我現在已經不是王的劍奴了,你們要走,還是要留,悉聽尊便!」

眾人聽到這話,神情大喜。

「林神,咱們趕緊走吧?」

「撤!撤!撤!」

「那道暗金色的光芒是啥?不會有事吧?」

眾人七嘴八舌的吵嚷著,都想讓林白辭帶隊,趕緊離開這裡。

林白辭看向賀仲昆。

他剛才被肌肉佛摔暈了,所以謝老板他們跑的時候,他沒跑,因此反而撿回一條命。

鐵甲劍奴剛才要殺所有人,誰跑就先拿誰開刀。

現在,賀仲昆看到林白辭冷峻的目光,打了個哆嗦,他想逃掉,但是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他沒敢動。

自己一個人又能去哪兒?

賀仲昆準備服軟了,隻是不等他求饒,林白辭開口:「要麼走,要麼死,你選一條吧?」

賀仲昆的臉一下子垮了:「林神,我一個人離開,沒有照應,會死的!」

「那不是我該操心的問題!」

林白辭態度冰冷,對於這種拿別人當人殉的惡人,沒必要客氣。

「我……」

賀仲昆還要說話,耳釘青年罵了起來。

「林神讓你滾,沒聽到嗎?」

耳釘青年還將槍口對準了賀仲昆:「我數一二三,你不走,我就開槍!」

賀仲昆沒辦法,隻能離開,他一步三回頭,看著林白辭,渴望得到饒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