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七真水,劍修,毀滅!(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器度真人指點任穹,不要小看了任何一個簡單的東西。

「正因為簡單,所以它們往往是基礎。」真人告知少年,「它們廣泛的深入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無處不在。」

「強大者孤傲獨一,弱小者柔弱廣泛,這是天道的本質。」

「還是那一句話,弱小並不卑微。」

器度真人幽幽輕語,他看著任穹的目光微妙,「我相信你的符道層次若能更進一步,當是可以明白我的意思。」

「一草,一木……乃至於一滴水,一道火焰,一縷清風,一捧沙塵,都可以做為符籙的載體,演繹出最恢宏的道,將心中的景烙印在這人世間。」

器度真人嗬嗬笑著。

任穹被這樣的目光、這樣的笑聲,弄得是頭皮發麻,兩股戰戰,幾欲逃離。

這一刻,他幾乎生出了感覺——先前暴露了!

可他一想,又覺得不對。

這種都敢對道庭下手,挑戰權威,製造玄黃幣偽鈔的邪惡組織,一旦發現了有泄密的情況,不是應該立刻將隱患扼殺在萌芽中的嗎?

各種軟硬兼施安排上,敢有不從,大刑伺候!

哪還會這樣和聲和氣的說話,還在進行教學指點?

一時間,少年心中驚疑不定。

他拿捏不住,坐立不安。

要說自己是不安全吧,他現在還好端端的坐著,沒有被當場製伏,器度真人也沒有逼迫他加入什麼組織的樣子。

可要說自己是安全的吧……

器度真人講解的符法,可太有意思了!

與任穹先前靈光一閃的領悟,指塵土為符,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是遠勝於他。

他隻是臨時的創法,在思路上的突破,很稚嫩,很簡陋。

但器度真人的《清風符》,初始看起來簡單,可往後卻是層層升級,有無窮妙用。

能打輔助,能打輸出……關鍵的,還能跑!

有這樣的符道造詣,會不會洞察到先前他的破綻?

任穹有些坐不穩。

但他不能表現出不妥——萬一對麵是試探捏?那豈不是不打自招了?

他隻能強自鎮定,做出一副乖乖好學生的樣子去聽講。

而這一聽,卻入迷了。

不得不說,器度真人還是很有水平的,將一道符籙深入淺出的講解透徹。

「……我這《清風符》,妙用無邊。」器度真人娓娓道來,「你看這名字就應該知曉了。」

「一般的符籙,俱是以功用命名。」

「除穢符,就是除穢。」

「驅鬼符,就是驅鬼。」

「驗靈符、回春符、化雨符……等等,不外如是,有具體指向。」

「可我這清風符,卻與這些有所不同。」

「所追求的,不是表象,而是深入天地的法理,探索風的本質。」

器度真人說道,「風從何來?本質為何?」

「這是世間一等一玄奇的妙道,它是無為而天成,近乎無中生有一般的玄微。」

「陰陽寒暑雜糅,天經地緯交錯,周流六虛,變動不居!」

「某種程度而言,它是近道的,是諸多道象的共同演繹。」

器度真人講陰陽,講寒暑,由一道清風符展開,漸漸描繪向整個浩大的世界。

任穹聽的津津有味。

前世今生,他所學不一定精,但涉獵一定很廣。

風是怎麼來的?

他前世便有所知一二,無外乎大日照射地表,溫度升高,空氣受熱膨脹、密度便小、質量減輕,扶搖而上。入侵了冷空氣的地盤,受到影響,冷卻變重,沉墜降下……這一來一往,反復循環,便成了風。

水在這過程中也摻合了一腳,助推了一波,水汽、雲層,膨脹收縮,推波助瀾,等若踩下了油門,誰也別想下車。

於是最後,便有了狂風席卷,掃盪人世。

當然,這隻是前世的說法。

在今生,顯然要復雜許多,帶上了修仙文明的特色。

各種陰陽的交錯,物形的變幻,讓情況超乎想象的繁復。

風也不是單純的隻有風速大小了,還有各種奇奇怪怪的屬性。

最出名的有三昧神風。

此風一出,天地皆暗,鬼神俱愁,裂石崩崖。

但縱然如此,也有些共通的地方,有助於任穹理解。

風,源頭是陰陽寒暑,是水火生克,在宇宙的秩序中是運動與變化的主要推動象征。

而想要繪製《清風符》,想要將此符由照本宣科的繪製中跳脫出來,不斷升華與改進,便要認知清楚這些背後的隱秘,知道要號令哪些天地力量,驅使哪些鬼神。

——這是重中之重。

等若是道盡了大秘,是真正的真傳!

世人常言。

真傳一張紙,假傳萬卷書。

說的便是這種情況。

真傳所授,是本質,是直指開拓創新的道路。

掌握了真傳,就等於掌握了技術革新的方向,可以無限的提升。

而假傳麼,就是隻教授技巧與方法,卻不告訴前路何在。

同樣一張符籙,為什麼有的細節要這樣繪製?是要走哪位鬼神的關係?為什麼要走它的?

如果哪天這個鬼神嗝屁了,換人了,又該怎樣替換?

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這才是真傳的本質!

其餘的,不過是包裝在外的表象,是湖弄人的罷了。

任穹聽的入迷。

他本就是一個在符道上的小天才。

再得河圖洛書,這認知世界、解析世界的靈寶,那便是超乎想象、匪夷所思的天驕了!

他一邊聽課,一邊在河圖洛書中模擬,便學什麼都快。

一聽就懂,還能舉一反三。

器度真人很欣喜。

人們總說良師難尋,可良師又何嘗不苦惱,自己為什麼總要麵對苦痛,教授一群榆木疙瘩?

此時此刻,教學相長,學的開心,教的滿意。

「來,你來繪製一下試試。」

器度真人推過符筆,讓任穹練習。

初上手時,任穹磕磕絆絆,總是會遇到關卡。

不過兩三遍後,他就了然全局了,揮筆走龍蛇,陰陽寒暑雲水共鳴,漸有清風無中自生,環繞身畔。

這清風,看起來沒有點滴殺伐力量。

但,這不過是因為他初學。

據器度真人的描述,清風符的潛力無邊。

能打輔助,可以輸出,最關鍵的是,非常能跑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