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海王女和手杖男》

文/儋耳蠻花

第一章

六月,s市邁入初夏。

高樓大廈鱗次櫛比,被籠罩在萬物欣欣之中。

晚上九點,貓爪平台流量最大的時間段。

一滴香汗滾落,從瓷白小巧的鎖骨處,蜿蜒至雪白胸線。

仿佛銀色項鏈,更像白沙灘上傾落的銀河。

id為「pearli醬」的房間裡,美女主播在跳一首相當火的韓國女團打榜歌。

她穿著一身掐腰的小黑裙,怎麼看都是性感尤物。

鵝蛋臉白皙又明艷,美貌得像一隻汁水飽滿的水果。

但她刻意化了很濃的妝容,眼尾也洇開一縷濃色。

一首跳完,大美女略略喘著,用夾子音和大家聊起天兒——

「各位兄弟姐妹,不跳了吧,跳不動了,今晚差不多就到這兒了叭?」

「明天啊?明天不一定……應該也會播吧。」

「但我有事要出門一趟,還不知道幾點回來。」

室內,暖色的燈芯散出幾分浮光,映得蘇翎朱唇皓齒。

棕色秀發長卷及腰,如瀑流瀉。

直播間烏泱泱的彈幕,亂七八糟地堆疊在一起——

「斯哈斯哈,帕麗麗老婆太辣了,給老婆送飛機!」

「這女的穿得太多了沒有看頭,怎麼不脫幾件啊。」

「上麵的麻煩房管禁言一下吧???」

「不可以瑟瑟,我們直播間都是正經人!」

蘇翎不忘對著鏡頭無辜眨眼:「謝謝『帕麗醬是我老婆』送的禮物~謝謝大哥~!大哥說見不到我睡不著?——是不是真的啊,對每個女主播都這麼說的吧?」

她嗲嗲送出幾個飛吻,「好咯,那我們明天直播再見咯,愛你們哦,愛你們每一個,麼麼麼麼~」

一連串矯揉做作的招呼過後,蘇翎關了直播間。

她盯著已經結束的界麵,靠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

片刻,用紙巾擦了擦汗,摘下深棕色的假發,露出底下漆然濃密的黑發。

比起方才熱舞時的嬌媚成熟,忽然清爽了幾分。

隨後,手機「嘀」了一下,蘇翎劃開屏幕。

直播平台負責運營的工作人員辛蒂給她發來了微信。

「寶子晚點給你今晚的直播數據哦!辛苦啦!合同快到期了你打算什麼時候續簽呀~」

「你想好了盡快回復我哦,還有明天真的不直播了嗎?我還想給你搞個首頁推薦!!」

蘇翎:「看情況吧,合同緩一緩再說,年紀大了想休息幾個月再開播了,到時候提前和你談合同。」

鬆乏了一下疲累的四肢,蘇翎離開工作間。

當踩在客廳柔軟的地毯上,她三兩下脫了身上的緊身小黑裙。

令人血脈噴張的身材分毫畢現。

她順手又給辛蒂發了一條語音:「我先去洗澡啦,寶貝,有什麼事兒明天再說。」

臨海的城市潮濕鹹澀,熱浪還未完全起勢,已經被凝膠似的窒悶裹住。

蘇翎吃過午飯,用手機叫了一輛網約車,目的地是s市西南角的一處海島:瀾島。

鼎鼎有名的謝家,就在島上安置了一處宅邸。

闊氣的宅子是西式建築風格,沿海傍山,隔絕了瀾島外圍來往遊客的喧囂鬧騰。

蘇翎趁著坐車間隙,翻看某位知名大v的微博,他剛上傳了她昨晚直播時跳的一段舞蹈。

大v不止會更新她一個人的短視頻。

蘇翎上下翻了翻,果然還是她播放量最高,點贊、評論和轉發也都遙遙領先。

她滿意地笑起來。

這時好友符瑾的電話過來了,蘇翎點擊通話界麵。

「你還有多久到啊?博哥說上一個來麵試的快結束了,但他老板臨時有個重要的視頻會議,你到了大概隻有十五分鍾的時間麵試哦。」

蘇翎:「他老板這麼忙的啊?瑾寶,這個謝家真的來頭不小耶,你確定推薦我去麵試不是自取其辱嗎?」

她玩笑著說:「我臉還是要的哦。」

蘇翎跟符瑾是從高中開始的友誼,如今兩人還是經常約飯小聚,時不時還會去對方家中過夜,感情深厚。

符瑾是中產階級,蘇翎以前家裡的條件和她差不多,父母離婚後,她跟著母親離開,生活拮據不少。

好在憑借自身獨特的風格魅力,「pearli醬」的主播事業也算一帆風順。

她成為擠進頭部的那一小撮人,如今收入頗豐。

隨著名聲漸盛,壓力也跟著爆棚。

網上鍵盤俠無處不在,什麼樣的言語攻擊都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