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w(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b市降溫降得突然。

唐遲星晃了晃腦袋,把棉服上帶的帽子從自己腦袋上抖了下來,露出了裡麵米白色的毛絨帽。

眼前是一家叫做「江湖麵館」的店。

唐遲星推開門,然後又伸手撥開了門後麵的綠色厚門簾。

進屋之後,暖流撲麵而來,沒一會兒唐遲星就感覺自己凍僵的肢體又有知覺了。

「唐唐,這兒!」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

唐遲星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在看到周江時笑了一下,然後邁著步子朝周江走去。

唐遲星一邊坐下一邊伸手摘下口罩,有些抱怨地嘟囔道:「太冷了太冷了,差點凍死我了,怎麼選這麼遠?」

「這家好吃嘛。」周江給唐遲星倒了杯熱水,塞進了唐遲星的手裡,道:「來捂捂,怎麼手這麼涼?」

「騎車來的。」

唐遲星細白的手指緊緊地攥著杯壁,短暫地汲取了一下熱水的溫度。

見唐遲星手的溫度回暖,周江這才有功夫抬頭看他。

唐遲星穿著米白色的絨麵棉服,棉服似乎有些大了,感覺他整個人都像是被包進了棉服裡似的,尖細的下巴埋進了衣領裡,本就白皙的皮膚因為寒冷凍的更加蒼白,隻有鼻尖和耳垂不自然地泛著紅。

唐遲星生的漂亮,睫毛蜷曲纖長,眼皮薄薄的一層,抬眼看人的時候上目線十分明顯,襯著占比大的瞳孔,有種莫名的無辜感。

周江視線在唐遲星的眼睛上多停留了一會兒,沒忍住開口問道:「玲姨情況不好嗎?」

「挺好的啊。」唐遲星在聽到周江提到自己媽媽的時候愣了一下神,眼睛輕輕眨了一下後迅速收斂了情緒,頗有些疑惑地開口道。

「那怎麼眼睛這麼紅?」周江關心道,又湊近了一點仔細看了兩眼,還是有些不放心,「有什麼事你直接和我說啊,別瞞著我。」

唐遲星皮膚仿佛隻有薄薄的一層,內裡的血色幾乎都要透出來,一片粉紅從眼尾一直連到了下眼眶。

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風吹的吧。」唐遲星伸手揉了揉眼睛,不太在意。

唐遲星神色太自然,周江一時間也沒看出什麼端倪,隻好勉勉強強地再一次相信了他。

「餓了吧?吃點什麼?」周江問。

周江話音剛落,綠色門簾又被掀了起來。

江湖麵館的味道極好,但由於過於偏僻,加上老板不怎麼注重宣傳,平時的生意也一般,偶爾來了個人都能吸引住唐遲星的注意。

進來的是個女人,年齡三十往上,進門後沒有分一點餘光給旁人,徑直朝唐遲星對角的那張桌子走去。

那張桌子已經坐了三個人,見女人來了,紛紛開口調侃道:「喲,林導好大的架子啊,怎麼才來?等你半天了。」

「認識啊?」周江見唐遲星一直看著那個方向,開口問道。

唐遲星道:「來的路上碰到過。」

「哇。」周江嘆服道,「你這也能記得住?」

周江的聲音有些大,對角的那桌人都朝他倆的方向看來,剛才進來的女人視線在投過來的瞬間,直接定格在了唐遲星身上。

女人看了一會兒後朝唐遲星笑了笑。

唐遲星也禮貌地笑了回去。

笑容燦爛明艷。

周江的視線在唐遲星和女人身上轉了幾圈,開口道:「唐唐,你又用這張臉禍禍人家了?」

唐遲星收回視線,無辜道:「沒有啊。」

那你剛剛笑的這麼招人乾嘛?

周江在心裡吐槽了一句。

「你收著點啊。」周江感覺自己就像是護著自家大白菜的農民,怕的不是自家大白菜被豬拱,怕的是自家大白菜上趕著去勾引豬。

「在路上順手幫她修了個車啦。」唐遲星解釋道。

唐遲星也覺得有點神奇。

前腳剛分開,後腳就又遇見了。

還不待周江對唐遲星的解釋做出反應,女人就朝唐遲星走過來了。

一時間店裡所有人都目視著女人的行動。

周江朝唐遲星努了努嘴,小聲道:「餵,唐唐。」

唐遲星抬頭,順著周江的示意的方向看去,視線在看到女人手上拎著的袋子時微微一頓。

哇!

一點點。

他好久沒喝了。

也不知道是奶綠還是四季奶青。

兩個都好喝。

唐遲星腦子裡閃過了無數個天馬行空的想法,直到奶茶被放在桌子上時,思緒才轉了回來。

「剛才謝謝你了。」女人朝唐遲星眨了眨眼,手指點了點奶茶後道:「請你喝奶茶。」

理智告訴唐遲星要拒絕,但是......

唐遲星看了眼奶茶。

是奶綠誒。

唐遲星戀戀不舍地收回了視線,仰著頭看向女人,乾淨漂亮的五官毫無遮擋地撞進了女人的視線,女人晃了晃神,驚艷地多看了唐遲星幾眼。

唐遲星開口道:「沒事啦,就是隨手幫了個忙,不用......」

女人似乎猜到唐遲星要推拒了,立刻開口打斷了他,「也耽誤了你不少時間,收下吧,就一杯奶茶而已。」

見女人態度堅決,唐遲星沒再多說,低著頭開始在自己的口袋裡掏東西。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