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得到係統的肯定答復,北條薰的懸掛的心頓時被平穩的放了下來,她思考著如何利用這一次的修改,把她的危險徹底解除。

她的瞄了一眼泛著光澤的黑色槍管,當凶器不再具備威脅,傷害就不會出現。

「我要把噴出子彈的畫麵改成噴出水流。」

【收到,這就為你更改。】

她改完後神清氣爽,坐等滑稽的地雷被引爆,將這場黑色幽默推向高潮。

北條薰是有點理解山本貴誌的,鬱鬱不得誌的人會覺得全世界都虧欠他,越急於證明什麼,越丟失什麼。

她試圖挽回一下局麵,苦口婆心地說:「哥,我特別能理解你,我比你過的還慘,不僅每天眼睛被噪音汙染,還跟一個命裡克我的男人深度綁定。你要想證明自己的能力,你別抓我,你抓他,看見那個黑色卷毛了嗎,他是主角,你找他鏡頭也能多點。」

「夠了!」山本貴誌壓根不領情,他咬牙切齒地說,「你們之前還濃情蜜意,現在大難臨頭你就想推他出來,你真是個惡毒的女人,殺的就是你!」

說著他發狠的用槍口戳著北條薰的太陽穴,指腹按壓板機,北條薰冷笑一聲說,「我給過你機會,你確定要讓你笑話一般的人生最後再添加一個廢物的注腳嗎?」

「什麼?」

北條薰嘴角譏諷的勾起:「現場這麼多男性卻特意挑選一個身高體型不如自己的女性,利用生理上的差異來證明自己被質疑的能力,你不是廢物是什麼?」

鬆田陣平想要沖過去,被北條薰用眼神製止,她輕掃了一下站在他斜後方的胖子,微微搖頭。

他看著女人一臉鎮定的站在那裡,平靜地開口,「開槍吧。」

大廳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都提著一口氣,山本貴誌拿不準北條薰在想什麼,事到臨頭,他反而有些怕了。

「我他媽叫你開槍!」北條薰的手死死抓住了槍管,拉著想退縮的山本貴誌,她一字一句地說;「有種你就開槍,怕死我就不會在這裡。」

她凝向他的眼睛,透著一股冷漠的凶狠,仿佛下一秒她就能生生扯破他的喉嚨。

「臥槽,我都跟著緊張起來了。」

「好瘋批的女人。」

「鬆田在乾嘛,這兩個笨賊我收拾他們不需要五分鍾。」

「樓上不吹牛是能死嗎,警察的職責不僅是抓捕罪犯還要保證其他人的生命安全。」

「別說乾掉劫匪,讓你站在北條薰的位置上估計都要嚇尿了吧」

「大部隊怎麼還沒來?」

「總隊永遠都在事情結束戶趕到,我以為這已經成了常識」

山本貴誌在一雙雙眼睛的注視下,被架上了高處,他勒緊她的脖頸,「要怪隻能怪你運氣不好。」

他顫抖著手,扣動了板機。

一股冰涼的液體噴射在北條薰的太陽穴上,淋濕了她半邊臉,黑色的槍體一邊噴水一邊響起悅耳的童歌。

玩具槍。

「怎麼可能?!」山本貴誌不可置信的後退一步。

北條薰大喊一聲:「鬆田陣平,快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