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上麵不僅有紅黑藍的劃線,還有鐵畫銀鈎行雲流水的字跡,充分說明了明錚私下的努力。餘秋既然保存在手機裡,就說明他平時沒表露出來,實際上都記在心裡。

主持人吃驚了,「這也太認真了吧?明錚你知道,導演拍了你這組照片嗎?」

明錚拿過話筒,神色微愣。他搖了一下頭,老實道:「不知道。」

主持人接下來又誇他,你很認真呢,明錚又輕輕道:「可是劇組其他人也一樣的。」這一句話哽住了主持人。

餘秋也無奈了,「我一直在誇你,你為什麼老cue別人。」

對餘秋來說,明錚是陸延舟介紹來的小朋友,一開始的關係戶,他本來是挺討厭這種人情關係的,但明錚用出色的演技和敬業的態度征服了他。他現在就把明錚當自家子侄,可這個子侄傻乎乎的,不太上道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感覺餘導盡力了】

【餘導:我努力想帶飛一個王者,這個王者非說自己是青銅】

【錚寶也太可愛了吧!】

這場直播持續了兩三個小時,最後以明錚的笑容結束,他朝鏡頭一笑,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讓人感覺陽光忽然眷顧到了這個小角落。

——非常漂亮,非常溫暖。

直播間很多人嘴角情不自禁地勾了起來,感覺身心都被明媚到了,一種舒暢感從頭到腳,下意識也跟著嘿嘿嘿笑了起來。

這一個夜晚,對不少人來說,就是大型動心現場。

對薇薇來說,就是在她如一條喪家之犬般到處亂逛、無家可歸時,她誤入了一個直播間,得到了一場小小的治愈。

怎麼說,這個哥哥性格好可愛哦嗚嗚嗚。

薇薇把這場直播從頭看到尾了,恍惚了很久,怎麼會有這種不笑則已,一笑就在不動聲色間要人老命的哥哥,他好像不知道自己長得好,隨便一笑就顛倒眾生。她本來心灰意冷的一顆心,輕盈地復蘇著。

薇薇決定默默地粉了。

她關注了明錚,從此她這個戰鬥粉隻為這個哥哥出動。

另一邊蘇洵安的主頁,無數烏煙瘴氣的評論湧現,儼然一個大型的粉絲被負心漢辜負現場,蘇洵安買水軍詞條上了熱搜。

蘇洵安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他算偶像出身,目前沒有什麼作品,全靠追星粉撐場子,而追星粉又是出了名的極端,她們付出愛意時有多麼慷慨,回收愛意時就有多麼冷酷無情。

【哥哥,評論區的水軍真的是你買的嗎?是黑子誣陷哥哥的對吧?你演得爛我們都能接受,可是你不能自己買營銷通稿硬誇自己啊,你這樣溫文爾雅的人設都崩了——24小時了,好了我清楚了】

【為了做數據我辛苦了一周,以為真相快出來了,在寢室裡大笑三聲,結果沒想到自己被扇了一巴掌】

【超話簽到的第448天,沃日心碎了】

【鹹魚二手出蘇洵安周邊,便宜出,不問價,別問,問就是姐爬牆了】

這樣言論甚囂塵上,蘇洵安看了都呼吸一窒,又開始在辦公室裡翻箱倒櫃砸東西。

經紀人跟助理出現了,他怒吼道:「快點壓熱搜!快點!撤掉那些言論!」

這樣能把損失壓到最小。

經紀人跟助理連忙照做了,對團隊來說,蘇洵安就是一棵搖錢樹,千萬不能倒下。蘇洵安的團隊也很有本事,他們手裡捏了不少圈內藝人的黑料,譬如「某某下巴變形,疑似整容」、「小鮮肉深夜戴口罩跟女子牽手壓馬路」、「某音頻曝光,某男星疑似出軌」等等,平時捏著不放,就為了這種時候準備。

果然,公關團隊出手及時,再加上其他藝人層出不窮的黑料發酵,盤活了熱搜,餵飽了吃瓜群眾,一下子把蘇洵安從烏煙瘴氣的泥淖中暫時拯救出來了。

這一夜以心跳回憶撲街、蘇洵安掉一百多萬粉告終。

在一陣灰頭土臉地狼狽過後,蘇洵安他覺得今晚實在倒黴,一個元老大群的粉絲不僅脫粉回踩,居然扒出了他買水軍的證據,那一筆一筆數據流看得人觸目驚心。

可見粉絲太聰明了也不好。

這股聰明勁兒用在哪裡不好,用在背刺他。

蘇洵安暗罵一聲。

蘇洵安完全忘記了,最開始這群粉絲可是真情實感為他流眼淚,認為他站得太高,可能是被對家黑了,才下場為他搜集證據。

可蘇洵安不在乎,他認為脫粉了就不算他的人了。

好在就損失了一百多萬。

他再接一個ip就回來了。

想到這裡,蘇洵安平復了一下因憤怒而臉紅氣喘的狀態,急急忙忙問自家經紀人:「《踏仙途》劇組給我回復了沒有?」

為什麼蘇洵安心情那麼急躁,因為他知道,這一部大ip改編的仙俠劇《踏仙途》,播出後會收獲什麼樣紅紅火火的亮眼成績,幾乎可以說是奇跡。

《踏仙途》講述了一個少年飽受欺淩、背井離鄉,帶著身體病弱的弟弟,為了追求長生踏上仙途,從此仙海沉浮,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故事。劇情不僅精彩,充斥著人仙魔的糾葛,有三界眾生群像,更有曲折人心的故事,一經播出就點燃了全網熱情。

他要爭取的角色就是男二號「祝長生」。

男主那從踏入仙途就一直帶著的體弱多病的弟弟,戲份很多,是男主一生逆鱗、最珍視的家人,更是最後男主顛覆三界都刻骨銘心、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原角色屬於明錚,也因此讓明錚火遍大江南北,瘋狂收割路人粉。

這一次不同了,他蘇洵安要接這部劇,把這樣一個討喜的角色拿到手,等到時候電視劇播出霸屏,就輪到他收割廣大書粉,重新獲得大眾喜愛了。

失去的一百萬粉算什麼,完全能成百上千的回來!想到這裡,蘇洵安心髒砰砰直跳,眼神難掩野心——

接下來他發現經紀人打了一個電話,下一秒徐郝臉色凝重,對著電話那頭唯唯諾諾道:「好的、好的,我會通知蘇老師的。」

蘇洵安再次有了不好的預感,他急急忙忙追問道:「怎麼了?」

徐郝掛了電話,嘆了口氣,「你看中的那個角色……」

蘇洵安心底猛地一沉,「難道被人截胡了?」這可是盛嘉投資拍攝的大製作,有誰能截他的胡?

徐郝搖頭,從胸腔裡緩緩吐出一口濁氣:「那倒不是,隻是劇組方這一次有大人物打過招呼,他們改了角色內定這個流程,說除了早已選定的男主角,其餘角色不接受演員投塞了,打算通過麵試的方法選角。」

這種看似公平公正的話,圈內人一聽就門裡清,劇組的意思是太多關係戶了,圈內還有一個權威人士給他們施壓,劇組不敢輕易隨便得罪這些走後門的,乾脆直接來一個公開選角!

這樣誰中選了、誰落選的,都別怪他們!

聽到這話,蘇洵安吊起的一顆心緩緩落地,他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麵試,不是被人搶了,那還是屬於我的,這個娛樂圈裡沒有人比我更有競爭力了。」

不過這本來板上釘釘屬於他的角色,怎麼一下子變成了公開麵試呢?難道秦總那裡改了態度?

蘇洵安這幾天確實有些冷落秦擎了,因為他急著進組拍攝,很少去噓寒問暖,對總裁的攻心戰停滯了一段時間。想到這裡,蘇洵安抿了抿唇,心中一股莫名的危機感空前高漲。

聽到蘇洵安說「這角色還屬於他」,徐郝腦袋上緩緩打出了一個問號。

天知道,劇組給他打電話,說內定角色取消了,一切走流程公開試鏡選角,徐郝手心登時出了一片汗,他自覺這一次懸了。

他對自家藝人的演技有幾斤幾兩重,心裡還是有數的。

什麼公開選角,到時候一定是一場公開處刑。

奈何他猜不透蘇洵安在想什麼,那種自信心仿佛天然刻在對方骨子裡,試鏡還沒開始,對方已經提前鬆了一口氣,好似這角色還是他囊中之物,這讓徐郝百思不得其解。

據他所知,劇組一公開試鏡,圈內小有名氣、年齡又適合的男明星基本都報名了,報名者高達百位,自家藝人怎麼認定自己能打敗他們的?

算了他也不懂,一切等三天後的麵試吧。過麵試的方法選角。」

這種看似公平公正的話,圈內人一聽就門裡清,劇組的意思是太多關係戶了,圈內還有一個權威人士給他們施壓,劇組不敢輕易隨便得罪這些走後門的,乾脆直接來一個公開選角!

這樣誰中選了、誰落選的,都別怪他們!

聽到這話,蘇洵安吊起的一顆心緩緩落地,他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麵試,不是被人搶了,那還是屬於我的,這個娛樂圈裡沒有人比我更有競爭力了。」

不過這本來板上釘釘屬於他的角色,怎麼一下子變成了公開麵試呢?難道秦總那裡改了態度?

蘇洵安這幾天確實有些冷落秦擎了,因為他急著進組拍攝,很少去噓寒問暖,對總裁的攻心戰停滯了一段時間。想到這裡,蘇洵安抿了抿唇,心中一股莫名的危機感空前高漲。

聽到蘇洵安說「這角色還屬於他」,徐郝腦袋上緩緩打出了一個問號。

天知道,劇組給他打電話,說內定角色取消了,一切走流程公開試鏡選角,徐郝手心登時出了一片汗,他自覺這一次懸了。

他對自家藝人的演技有幾斤幾兩重,心裡還是有數的。

什麼公開選角,到時候一定是一場公開處刑。

奈何他猜不透蘇洵安在想什麼,那種自信心仿佛天然刻在對方骨子裡,試鏡還沒開始,對方已經提前鬆了一口氣,好似這角色還是他囊中之物,這讓徐郝百思不得其解。

據他所知,劇組一公開試鏡,圈內小有名氣、年齡又適合的男明星基本都報名了,報名者高達百位,自家藝人怎麼認定自己能打敗他們的?

算了他也不懂,一切等三天後的麵試吧。過麵試的方法選角。」

這種看似公平公正的話,圈內人一聽就門裡清,劇組的意思是太多關係戶了,圈內還有一個權威人士給他們施壓,劇組不敢輕易隨便得罪這些走後門的,乾脆直接來一個公開選角!

這樣誰中選了、誰落選的,都別怪他們!

聽到這話,蘇洵安吊起的一顆心緩緩落地,他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麵試,不是被人搶了,那還是屬於我的,這個娛樂圈裡沒有人比我更有競爭力了。」

不過這本來板上釘釘屬於他的角色,怎麼一下子變成了公開麵試呢?難道秦總那裡改了態度?

蘇洵安這幾天確實有些冷落秦擎了,因為他急著進組拍攝,很少去噓寒問暖,對總裁的攻心戰停滯了一段時間。想到這裡,蘇洵安抿了抿唇,心中一股莫名的危機感空前高漲。

聽到蘇洵安說「這角色還屬於他」,徐郝腦袋上緩緩打出了一個問號。

天知道,劇組給他打電話,說內定角色取消了,一切走流程公開試鏡選角,徐郝手心登時出了一片汗,他自覺這一次懸了。

他對自家藝人的演技有幾斤幾兩重,心裡還是有數的。

什麼公開選角,到時候一定是一場公開處刑。

奈何他猜不透蘇洵安在想什麼,那種自信心仿佛天然刻在對方骨子裡,試鏡還沒開始,對方已經提前鬆了一口氣,好似這角色還是他囊中之物,這讓徐郝百思不得其解。

據他所知,劇組一公開試鏡,圈內小有名氣、年齡又適合的男明星基本都報名了,報名者高達百位,自家藝人怎麼認定自己能打敗他們的?

算了他也不懂,一切等三天後的麵試吧。過麵試的方法選角。」

這種看似公平公正的話,圈內人一聽就門裡清,劇組的意思是太多關係戶了,圈內還有一個權威人士給他們施壓,劇組不敢輕易隨便得罪這些走後門的,乾脆直接來一個公開選角!

這樣誰中選了、誰落選的,都別怪他們!

聽到這話,蘇洵安吊起的一顆心緩緩落地,他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麵試,不是被人搶了,那還是屬於我的,這個娛樂圈裡沒有人比我更有競爭力了。」

不過這本來板上釘釘屬於他的角色,怎麼一下子變成了公開麵試呢?難道秦總那裡改了態度?

蘇洵安這幾天確實有些冷落秦擎了,因為他急著進組拍攝,很少去噓寒問暖,對總裁的攻心戰停滯了一段時間。想到這裡,蘇洵安抿了抿唇,心中一股莫名的危機感空前高漲。

聽到蘇洵安說「這角色還屬於他」,徐郝腦袋上緩緩打出了一個問號。

天知道,劇組給他打電話,說內定角色取消了,一切走流程公開試鏡選角,徐郝手心登時出了一片汗,他自覺這一次懸了。

他對自家藝人的演技有幾斤幾兩重,心裡還是有數的。

什麼公開選角,到時候一定是一場公開處刑。

奈何他猜不透蘇洵安在想什麼,那種自信心仿佛天然刻在對方骨子裡,試鏡還沒開始,對方已經提前鬆了一口氣,好似這角色還是他囊中之物,這讓徐郝百思不得其解。

據他所知,劇組一公開試鏡,圈內小有名氣、年齡又適合的男明星基本都報名了,報名者高達百位,自家藝人怎麼認定自己能打敗他們的?

算了他也不懂,一切等三天後的麵試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