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想想,蔚然沒有下樓,索性直接在樓道裡坐下。

他把蛋糕放在了地上,蛋糕很重,足足十二寸,一路提上樓他手都有些酸。

蔚然看了眼手機,十點多快十一點。

蔚然想想,索性把蛋糕包裝拆了,然後拿了蠟燭摸著黑插上,又拿了火柴一一點上。

蠟燭一點上,整個樓道就亮起,光暈模糊昏黃。

蛋糕上那需要足足十二寸的大小才能寫的下的話也被照亮,讓人能看見。

蔚然看了看,老板娘寫的字挺漂亮,規規整整,有些像藺沈之的字。不過他還是覺得藺沈之的字更好看。

藺沈之的字,是他見過最好看的。

蔚然從旁邊的袋子裡拿了盤子和刀。

一手拿著盤子,一手握著刀,蔚然換了好幾個角度尋找最合適的下刀地點,但都不太滿意。

會切到字,那些他曾經想對藺沈之說的話。

猶豫半天,蔚然最終還是決定下手,繞開上麵被精心裝裱起來的藺沈之的名字,就著蠟燭微弱的光亮在蛋糕上切下一刀。

塑料刀切下去的瞬間整個蛋糕的美感就被破壞,但蛋糕下的水果層也露了出來,令人垂涎欲滴。

蔚然給自己裝了盤子都裝不下那麼大一塊。

蔚然沒有特意去換成勺子,直接用切蛋糕的刀就開始吃。

蛋糕下午五點就製作好,到現在已經五六個小時,之前還好,一直放在保鮮櫃裡,但他回來的這一路上一直提著在外麵走,蛋糕回溫,口感變得不是那麼好。

吃完一塊,蔚然拿了手裡的刀,正琢磨著要再切一塊,樓道下方就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什麼人從樓下上來。

工作室在居民樓裡,樓上樓下都住了人。

蔚然等了會,很快一個住在工作室樓上的人上樓。

那人沒想到樓道裡有人,從蔚然身邊走過時,不由多看了那蛋糕幾眼。

蔚然很想問他一句要不要吃些,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誰會吃一個樓道裡陌生人的蛋糕?

看著那人上樓後,蔚然再看向蛋糕時,猶豫了片刻,把刀子伸向了藺沈之的名字。

這蛋糕這麼大,他肯定吃不完,剩下的肯定是要扔掉的,但如果扔掉的蛋糕被人家看見上麵還有藺沈之的名字,那多不好。

蔚然費了些功夫才把藺沈之的名字從蛋糕中間挖了下來,挖的時候他把藺沈之的名字護得很好,沒有一點糊掉。

但把蛋糕從蛋糕裡拿起來的時候,他手歪了一下,蛋糕整個側著貼在了盤子上,藺沈之的名字也被弄得有些歪。

蔚然那瞬間有些生氣,非常生氣,就好像氣得快要炸掉。

他很快又釋然,反正最後都是要吃進肚子裡的。

一手盤子,一手刀,蔚然沉默地吃著。

他第二塊蛋糕還沒來得及吃完,蛋糕上的蠟燭就燒完熄滅。

他也懶得再去點新的,索性就著黑繼續吃。

把第二塊蛋糕吃完時,蔚然已經膩得慌,奶油再好吃也膩人。

吃不下,蔚然拿了手機看了看剩下的蛋糕後,把上麵自己的名字糊花,把蛋糕裝了起來,準備等下下樓的時候拿去扔掉。

收拾好,蔚然拿了手機靠在樓道裡的牆壁上玩起手機。

已經快十一點半,距離藺沈之的生日過去就隻剩下半個小時。

方正的電話突然就打了進來,突然響起的鈴聲在樓道裡十分嚇人,蔚然嚇了一跳後幾乎是立刻就把電話掛斷。

電話掛斷後,看著那個未接來電顯示,感覺著耳朵裡還沒來得及平歇的鈴聲,蔚然突然一下就特別特別特別的生氣,好像有一種什麼東西被打亂了破壞了的感覺。

之前他把藺沈之的名字弄花的時候也有過那種感覺,隻是這一次他更加生氣,氣到甚至有些想把手機都用力摔了摔個稀爛!

那種感覺來得很快,去得也快。

他很快就冷靜下來。

方正給他打電話肯定是因為發現他又沒回去,所以擔心,他是好意,他知道。

蔚然繼續看著時間,已經十一點四十。

手機屏幕很快暗下,蔚然靠在牆壁上靜靜等待,隔一會之後才又摁亮。

他每次按亮時時間都會往前跳出一截,有時候一兩分鍾,有時候是五分鍾。

時間跳過五十分時,他長長吐出一口氣,然後起身。

他回頭拿了放在旁邊的蛋糕就要下樓,手伸過去,摸了半天卻沒找到蛋糕盒子上麵的繩子。

他不得不用手機去照亮。

這個行為也不知道是哪裡惹到了他,那種突然而來的火大感覺再次襲來,讓他怒不可遏,甚至恨不得一腳踢過去。

夜裡溫度下降,空氣中都帶著幾分涼氣。

下樓後,蔚然把蛋糕放在了垃圾箱的上麵,轉身離開。

走出兩步,他又倒了回去,他把蛋糕拿了下來,塞進了垃圾箱裡麵。

做完這些,他轉身上了樓,要回去睡覺。

他上樓時,蔚雲和方正都已經睡了。

他沒去打擾,直接躺到了沙發上,這段時間他本來也是天天睡沙發。

躺下,他拿了手機看了看。

五十八分。

蔚然閉上眼,要睡覺。

眼睛閉上,他又立刻睜開眼,他迅速拿了手機解鎖點開微信,他找到了藺沈之的微信號,他迅速編輯信息,發送。

003

「生日快樂。」

藺沈之聽見提示聲時,已經在床上哭了有一會。

他並不是個容易哭的人,但現在的他好像變得控製不住。

隻是以為蔚然不會記得他生日,隻是這麼一個念頭,他就再控製不住。

知道自己現在情緒不宜過於激動,所以臨躺下之前他還特意給自己倒了一杯溫水放在床頭櫃上,哭一會,他就坐起來喝點水。

收到信息,藺沈之坐起來喝了點水後就不哭了。

他沒有回復,把杯子裡剩下的水都喝完,他放下手機睡覺。

蔚然走後,他就睡到了蔚然經常睡的那半邊床上。

床是一張床,沒什麼不一樣,蔚然的氣息也早就已經隨著他離開而淡去,就算他用力聞也再聞不到,但他總覺得這半邊床睡著比較舒服。

他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他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了手機給蔚然回復,「謝謝。」

信息發送出去,他又在床上躺了會後,這才起床。

洗漱完,下樓,他淘米煮了點粥。

鍋裡煮著粥時,他開了落地窗進了花園。

換鞋的時候他沒有彎腰,他現在把經常穿的那雙鞋直接放在了鞋櫃外,這樣他每天換的時候就不用再彎腰去拿。

換好鞋,他進了花園。

他拿了水壺到一旁接了水,又往裡麵兌了些營養液後,拿著水壺開始給花澆水。

經過他這段時間地打理,花園裡的雜草已經被清理乾淨,雖然很多花草依舊還是有些無精打采,不過比起之前已經好了不少。

一壺水澆完時,客廳裡傳來一陣滴滴聲響,粥好了。

他洗了手,換了鞋,進了屋。

他從冰箱裡選了一樣蔚然給他煮的菜放進微波爐,然後回頭去盛飯,飯盛好又拿了勺子筷子放下時,菜也差不多好了。

把菜放到吧台上,藺沈之坐在了蔚然常坐的位置,然後拿了勺子開始喝粥。

粥很燙,每一勺都得吹一會。

他一邊喝粥,一邊拿了手機查看。

金啟黎和陳寄雲都給他發了信息。

金啟黎那邊發來的是關於交流會和工作上的信息,藺沈之粗略看了看,交流會舉辦得很成功。

陳寄雲還是那幾句,問他怎麼樣,以及他明天就能回來。

藺沈之一邊喝著粥,一邊給兩人回復。

回復完時,他也差不多已經吃飽。

一碗粥,他隻喝了一半。

他沒有立刻把碗筷收起來,而是起身去了樓上,他把換洗的衣物拿下樓放進洗衣機洗掉,又打了些水端上樓端進了書房。

以前別墅裡有請專門做這些的保潔,現在這些都得他自己做,他倒也樂在其中,現在的他哪裡都不能去,這些事情每一件對他來說都是消磨時光的好事。

擰了毛巾,他先擦了自己那半邊書櫃和書桌,然後再擰了毛巾去擦已經空下來原本屬於蔚然那半邊。

他把家裡所有能找到的蔚然的東西全部放在了書架上,蔚然的相冊,蔚然那套娃娃,以及蔚然買的一些雜誌、幾個小擺件。

東西還挺多,比他預料的多。

蔚然那套娃娃他偷偷藏了起來,他知道蔚然看重那娃娃。

那娃娃其實很醜。

除了做菜蔚然顯然也沒什麼藝術天賦,娃娃一個比一個醜,醜到他都沒好意思直接告訴蔚然真的醜,第一次看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什麼惡作劇。

把整個櫃子仔細擦了一遍後,他在蔚然的辦公桌前站了會,他以前覺得自己的桌子就夠用,現在他卻覺得蔚然那可以升降的桌子更好用。

他把桌子升到站著就可以辦公的高度,這樣他就可以站著辦公。

他肚子越來越大,再坐在他那辦公桌裡的硬木椅子裡時,他總覺得硌得慌。

把整個屋子擦完,再下樓時,藺沈之重新坐到了吧台前,要繼續吃剩下的那半碗飯。

他現在必須多吃些東西,必須補充足夠的營養。

一口氣把剩下的飯吃完,藺沈之又拿了四個蔚然之前買的雞蛋洗了加了水放進鍋裡,設定了時間,這樣等下他就可以直接吃。

做完這些,他算著時間回去晾衣服。

洗烘一體機洗出來的衣服已經可以直接穿,但他還是喜歡晾曬一段時間,因為那樣的話衣服上就會有蔚然身上的味道。

晾曬完衣服,他又去花園中坐了一會。

太陽已經出來,曬得他昏昏欲睡。

他真地睡了過去。

他現在變得貪睡,不管是沙發上還是花園裡,隻要一靜下來他就總泛困。

他不太喜歡那種感覺,因為那讓他渾身都沒有力氣,就好像他被泡在了什麼液體裡,使不上勁。

吵醒他的是一陣提示聲,他煮的雞蛋好了。

迷迷糊糊醒來,他側頭看向客廳時看見客廳大開的落地窗,他皺了皺眉,誰把落地窗打開了?蔚然會怕的。

幾秒鍾後,他逐漸清醒,他回過神來,他想起打開落地窗的人是他。

因為蔚然已經不在了。

他起身,回了客廳。

他走進廚房,拿了定時煮好的雞蛋,先是過了一道涼水,這才開始剝。

他煮了四個雞蛋,兩個是上午的,兩個是下午的,蔚然給他買了三十個,他算好了的。

橢圓白白的雞蛋看著讓人覺得很有食欲,但吃在嘴裡的時候卻並不是很好吃,並不是雞蛋有問題,他一直沒什麼食欲。

吃完兩個雞蛋時,他有一種噎得慌的錯覺。

吃飽,他拿了毛毯,在沙發上睡了一覺。

他定好時間,隻睡到中午十二點,然而他一覺睡醒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多。

迷迷糊糊在沙發上坐了會,強迫自己起床吃了午飯後,他收拾碗筷時才發現他之前忘了關落地窗,屋子裡飛進來了蝴蝶。

這個季節正是花期,院子裡好多花都開著。

他一下就想起之前他和蔚然婚禮的時候,那時候蔚然被蝴蝶嚇壞了。

他趕緊擦乾淨手,然後把屋裡的蝴蝶全都趕了出去。

關上落地窗的時候,看著趴在落地窗上的蝴蝶,他都忍不住有些責怪,他不明白它們乾嘛要嚇蔚然。

如果它們不嚇唬蔚然,蔚然不怕蟲子,說不定他和蔚然就不會離婚。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他氣沖沖的去蔚然放殺蟲劑的櫃子裡翻出他那些殺蟲劑,帶上手套口罩,把落地窗外一圈全部噴灑了一遍。

噴灑完,重新回沙發上坐下時,他整個人都已經累得脫力。

殺蟲劑的味道也讓他不舒服。

才忙完,他就又開始犯困,暈乎乎四肢發軟的感覺讓人難受。

他拿了手機,蔚然給他發了信息。

他一整天的昏昏欲睡都不見,整個人瞬間清醒。

「陳寄雲回來了嗎?如果沒回來,你東西吃完了可以跟我說,我可以再給你買點帶過去。」藺沈之幾乎是立刻就點開輸入框,「沒回來,沒吃完。」

信息輸入完,他立刻又改了,「沒回來,吃完了。」

確認無誤,他點擊發送。

信息一發送,對麵很快就回復,「那需要我給你買點過去嗎?」

藺沈之有瞬間的遲疑,蔚然怕他。

蔚然之前幫他做完飯走的時候,臉都白了。

「好。」他補充,「你可以幫我放在門口。」

「要買些什麼?」

「都可以。」

「那行。」

藺沈之在沙發上坐了許久才反應過來,蔚然要來了。

他幾乎是立刻就起身走向冰箱,他還有好多東西沒吃完,但他跟蔚然說他已經吃完。

他試圖把冰箱裡的東西藏起來,東西拿出來,想想他又放了進去,蔚然又不會進來。

這麼一想,他索性坐回沙發。

門鈴聲響起的時候,他幾乎是立刻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因為起得急,他有瞬間的頭暈,差點又跌了回去。

緩過那瞬間的暈眩,藺沈之走向屋內門鈴所在的方向,視頻電話裡,蔚然正一臉緊張地站在門口。

藺沈之靜靜盯著蔚然的臉看了會,接通,「你放在門口就好。」

門外蔚然腦袋轉了轉,看向鐵門,他沒把東西直接放下,「要我幫你放在裡麵的門口嗎?」

「好。」

蔚然深呼吸,放下一隻手上的東西,按了密碼。

密碼沒改,還是以前那個。

鐵門打開。

蔚然提了東西,向著裡麵的門走去。兩道門隻間隔十來步,蔚然很快站到門前。

把手裡的東西挨著門放下,蔚然有些猶豫要不要敲門,他們說好了隻放到門口。

蔚然正猶豫,麵前的房門就微微打開一條縫。

蔚然立刻抬頭看去,縫裡不見人,隻能聽見聲音,「謝謝。」

聲音很近,藺沈之就在門後。

認識到這點,蔚然肌肉緊繃喉結不受控製滑動了下,他試圖發聲,第一次時卻沒發出聲音,直到第二次,「……嗯。」

屋內是一片安靜。

蔚然愣了下後才反應過來,自己該走了。

蔚然轉身。

「你要進來坐坐嗎?」

蔚然腳步停下。

頓了頓,他轉身走了回去,「……那我幫你把東西提進去。」

屋內無人說話。

蔚然深吸一口氣,強忍著恐懼推開門,門推開,他卻沒在門口看見人。

他愣了下後才反應過來,他朝著沙發看去,藺沈之不知何時已經坐到沙發裡,他正看著門口,看見他開門,他微微側過頭去看向落地窗。

那瞬間,蔚然有了種奇怪而荒唐的認知,藺沈之在怕他。

不是他怕藺沈之,而是藺沈之在怕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