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001

蔚然盯著那改回來的名字看了半天,放下手機,睡覺。

這一夜他睡得極其不安穩,他好像清醒著,可他好像又意識模糊,他腦子裡冒出很多亂七/八糟的想法,斷斷續續,無數片段。

他試圖創造一隻蝴蝶,他給那蝴蝶安上了漂亮的巨大的暗紅色翅膀。

他從背後看著那隻蝴蝶,他越看越覺得滿意,然後那蝴蝶突然轉過身來,它畸形的腦袋上嘴巴一張一合,它問他為什麼不給它安個肚子?

蔚然低頭朝著那蝴蝶的肚子看去,那蝴蝶從胸腔往下的肚子部分全是空的,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割開掏空了它下半部分的身體,傷口處正不停的有綠紅色的液體往下流。

他很害怕,但這次,他沒逃。

他哆嗦著特別凶地罵了回去,不是他乾的!

蔚然是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的,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多。

蔚然看著手機上金啟黎的來電顯示,大汗淋漓間從床上坐了起來,「餵?」

「你現在在哪個展區?」電話那頭,金啟黎問。

「怎麼了?」蔚然抬手扶額,動作間卻發現自己一頭冷汗,黏糊糊溫熱的觸感讓他想到夢裡那隻蝴蝶肚子裡的東西。

他瞬時一片雞皮疙瘩,惡心得快吐出來。

「我在會場門口,你過來一趟,我帶你去見幾個人。」金啟黎道。

「見幾個人什麼人」蔚然不解。

「你來了就知道了。」

蔚然趕緊從床上下來,一邊動作,他一邊趕緊和電話裡的金啟黎說道:「我馬上過去,不過可能需要幾分鍾。」

「行,那你到了打我電話。」

電話掛斷,蔚然扔下手機,趕緊去洗漱換衣服。

蔚然收拾妥當一口氣從酒店跑到會館門口時,已經是六七分鍾之後,他趕緊給金啟黎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金啟黎報了個地址。

蔚然一邊念叨著那地址,一邊趕緊進入會場。

十點多的會場人滿為患,大概是因為今天是星期六的緣故,人比昨天還要更多。

蔚然艱難的在會館當中尋找,好幾分鍾後他才找到金啟黎說的內部人員專用的休息室。

休息室不算很大,裡麵放著一套沙發,好幾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說笑,蔚然一眼就認出裡麵好幾個人,有白鯨的,還有幾個其他大神工作室的。

金啟黎看見門口的他,連忙招手,讓他進去。

把他叫進門後,金啟黎並沒有立刻把他介紹給其他人認識,而是指了指一旁沙發上的空位,讓他自己找地方坐。

一群人大概聊了有小半個小時,眼見著吃飯時間到,一群人三三兩兩地約著出了門,金啟黎才叫了蔚然過去單獨給他介紹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是白鯨這次展會的負責人,叫作王裙竹,他是白鯨營銷部門的,他並不涉及遊戲核心製作,但除了核心製作之外白鯨的各種宣傳、營業幾乎都是他在負責。

因為白鯨的特殊性,整個遊戲行業內他可以說是認識相當多人,人脈相當廣。

王裙竹最近在找下家,他要搬家,不能再呆在之前的也就是白鯨總部在的城市。

王裙竹新家的地址,就在他們工作室所在的城市。

另外一個人叫作於盛安,一米九多的個子,人高馬大,眉眼粗狂,不過說話的聲音倒是挺溫和。

蔚然總覺得他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金啟黎沒有馬上給他介紹於盛安是做什麼的,直到於盛安走後,金啟黎才解釋了於盛安的身份。

於盛安是負責審核、監督遊戲的。遊戲想要上架,是必須經過審核拿到批號的。

蔚然那遊戲還沒進展到這一步,之前也還沒考慮過這方麵的事情,直到現在被提醒,他才想起還有這麼一回事。

明白金啟黎的好意,蔚然滿心感激。

他們那遊戲的審核絕對是要走正規渠道的,但有個認識的人當然更好。

金啟黎是這次交流會的負責人之一,給他介紹完兩人之後,馬不停蹄立刻就又去忙。

蔚然目送金啟黎離開後,先去了會場。

他今天起得有些晚,好幾個工作室主要的展場已經過了,他不想連另外的也錯過。

會場人太多,到處都是說話聲和各種遊戲音效,蔚然直到中午找了地方坐下吃飯時才發現有人給他發了微信。

給他發信息的一共兩個人,方正和藺沈之。

看見藺沈之的頭像,他心髒立刻就是狠狠一跳。

他遲疑一瞬,先點開了方正的微信號。

方正給他發了好幾條信息,詢問關於他昨晚說的要加蝴蝶的事是真的還是假的,以及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害怕蟲子的事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他突然這樣很奇怪。

而且這遊戲雖然是他們在共同製作,可很多核心的東西都還是需要蔚然自己處理才行,如果蔚然要加蝴蝶,就代表他必須自己研究製作整個過程。

蔚然快速回復,這事等他晚上回酒店了再打電話和方正說。

回復處理完方正這邊的信息,蔚然深吸一口氣後切回主頁,點擊了藺沈之的微信號。

藺沈之一共給他發了兩條信息,藺沈之告訴他他下載了他昨天說的那款白鯨的遊戲,他在一個關卡總過不去。

看著那兩條信息,蔚然大腦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空白,他有種違和又陌生的感覺。

藺沈之從來不玩遊戲,更加從來不會跟他討論遊戲通關的事,至少在他認識藺沈之的三個月裡藺沈之就從來沒有玩過遊戲。

看著那信息,蔚然心髒忍不住加速跳動,他忍不住想要去揣摩藺沈之的意思。

他們已經離婚了。

雖然從來沒有人規定過離婚之後兩個人就必須變成陌生人不允許互相發信息,昨天他也主動給藺沈之發了信息,可是……

蔚然一手端著飯一手拿著手機,坐在喧鬧的人群中,一動不動地盯著手機許久。

許久之後,蔚然把盒飯放在腿上,雙手編輯信息。

「一般的遊戲前期都挺簡單的,你看看是不是沒穿裝備,背包裡能穿的裝備都要穿上。」

藺沈之屬於新手級別,而且是那種徹徹底底的新手,一點經驗都沒有。

信息編輯完,蔚然看著那信息許久。

想想,他又加了一句在後麵,「要是實在不行你可以查下攻略,官網一般都有詳細攻略。」

信息編輯完,蔚然從頭到尾檢查了一遍,確定內容沒有問題,他點擊發送。

信息發送完,蔚然盯著屏幕看了會。

藺沈之沒有馬上回復他。

蔚然想想把手機放到腿上,拿了盒飯繼續吃,這個點藺沈之應該也正在吃飯,他可能沒看手機。

藺沈之一直在看著手機,都已經盯著手機看了快有一個小時,他一直在等蔚然回復。

手機響起的那瞬間,看見屏幕上蔚然頭像跳出的瞬間,光著腳蜷縮在沙發上的他連忙拿了手機。

屏幕解鎖,點開微信,看見蔚然地回復,他緊張了許久都因此有些發疼的心口一下就沒了那種緊張的感覺。

昨天蔚然主動和他說話後,他想了一天一夜,他一直在想他和蔚然是不是還可以做朋友。

不用多好,就隻是普通朋友,最最普通那種,節假日都不用說一句祝福那種都可以。

畢竟蔚然主動和他發了信息……

他想了一天一夜,最後他才決定下載蔚然說的那遊戲,那有著個大腦袋魚的遊戲,如果蔚然……

他試著去玩了,然後主動找了話題和蔚然說話。

藺沈之想了想,起身到一旁去吃飯。

他自己煮了飯,然後把蔚然之前給他做的菜拿出來放在微波爐裡熱了,要就著米飯一起吃。

蔚然煮的菜有些鹹,放了一天之後就更加鹹。

藺沈之覺得這樣挺好,這樣他一筷子菜可以拌三口米飯,就可以多吃幾天。

他算好了的,要吃上四天。

吃完飯,藺沈之洗了碗,重新回到沙發上後給蔚然回了信息,「好,謝謝。」

信息回復完,藺沈之把手機切回到主頁,摸了摸屏幕裡湊過來的小三花貓,卸載了他昨天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下載好的遊戲。

他對遊戲沒有興趣,他隻是想著能和蔚然有話題,想著他們說不定能因為這遊戲多說上幾句話。

但現在看來,這一切隻是他想太多。

蔚然沒有馬上回復,藺沈之並不驚訝,蔚然可能沒看到,金啟黎也說了會場的人很多很吵。

又或者,蔚然隻是不想回復。

蔚然一直看著手機,即使吃完飯重新在場地中閒逛,他依然時不時就會看手機。

收到信息時,他正拿了手機要看。

看見手機上藺沈之信息的提示,蔚然幾乎是立刻就打開手機查看內容。

看見那句簡短的道謝,蔚然愣了愣,一直揣摩著的心瞬時安靜。

蔚然看向上麵一條自己回復的內容,他發現他說錯了話,他就不應該讓藺沈之自己去查什麼攻略。

這想法一浮現,蔚然就忍不住苦笑。

他和藺沈之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他是不是讓藺沈之自己去查攻略了。

蔚然正走神,身後就被人撞了下,蔚然連忙回頭看去,路上人多,他直挺挺站在路中間,幾個一邊走一邊說笑著的人沒注意到他。

蔚然趕緊收了手機繼續往前走去。

下午的時候,蔚然主要看了看那些沒什麼名氣的小工作室製作出來的遊戲。

能來參加這次交流會的工作室,大多都是對自己的作品相當有信心的,但從結果上來說,大部分小工作室和大工作室差距還是相當明顯的。

大工作室有相當富裕的精力、人手以及資金去把遊戲畫質、音樂優化到最佳,小工作室卻基本都沒這能力。

小工作室想要出頭,就隻能靠著精彩的劇情或者出奇設定,可這兩樣又哪是那麼容易就能想出來的?

看著那些沒什麼人問津的小工作室,蔚然一下就感覺到壓力,雖然他一直覺得他自己那遊戲有看頭,可誰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

方正當初設計研發他自己那遊戲的時候,不也覺得會一炮而紅?

越是這樣想,蔚然就越是難受,他索性不再想,也不再看。

又繞了一圈後,傍晚五點多時蔚然就決定提前回去酒店。

他明早的飛機,不急,但早點回去夜裡他可以和方正商量一下蝴蝶的事。

臨走之前,蔚然去找了一趟金啟黎,要當麵和金啟黎說上一聲謝謝,能認識於盛安對他來說是這一行最大的收獲。

王裙竹他是動過心的,但隻一瞬,王裙竹那樣的人想要請他的人估計能排到明年,他想摻合也沒那能耐。

金啟黎正準備吃飯,聽完他的來意,金啟黎垂眸看著自己麵前的盒飯,似乎有些猶豫。

猶豫片刻後,金啟黎開了口,「你不用謝我,這是藺沈之讓我做的。」

蔚然愣了愣。

「他讓我不要告訴你,所以我沒說,你也不知道。」金啟黎抬眸。

蔚然啞然,半天沒能說出話來。

夜裡,蔚然沒什麼胃口,回到酒店後,他隨便吃了點東西就打了方正的電話,跟他商討蝴蝶的事。

要在已經設定好的世界觀中增加一個種族一個分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遊戲裡所有角色都是互相有互動的情況下。

從六點多一直討論到夜裡十點,兩人也隻討論出一個大概。

電話掛斷時,蔚然手機都已滾燙,電量也已告罄。

蔚然連忙把手機拿去充電,但等他把充電器從包裡掏出來插上時,手機還是已經關機。

翌日,蔚然天不見亮就上了飛機。

他從飛機上下來打車回到工作室樓下時,太陽才剛剛升起。

方正租來的屋子裡,方正已經去工作室,客廳裡是蔚雲已經收拾好的行李。

蔚雲這次請假來這邊已經有段時間,他必須回去工作了。

看著那些行李,蔚然放下背包時都有種恍然若夢的感覺,他突然發現原來一切真的已經結束。

002

蔚然稍作休息後去了工作室,繼續他之前沒做完的那些事。

於盛安的名片蔚然也分享給了方正,他們都加了於盛安的微信。

於盛安微信朋友圈裡有不少關於近期遊戲審核需要注意的事項,那些東西對於他們這種什麼都不懂的新人來說極為重要。

方正之前那遊戲是單機小遊戲,審核製度和他們現在這遊戲不同。

方正把人加上後,仔仔細細把所有內容都研究了一遍,確認他們這遊戲目前為止沒有任何違規的地方後這才鬆了口氣。

蔚然注意力並不在那上麵,他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遊戲本身上。

夜裡七點多的時候,蔚然接到了一通電話。

電話一接通,對方就問他的電話問他的名字,蔚然一開始還以為是什麼詐騙電話,弄了半天才弄明白對方是蛋糕店的人。

對方是來通知他去拿蛋糕的。

今天是藺沈之的生日。

他在一個多月前提前給藺沈之訂了生日蛋糕。

那家店是他和藺沈之剛認識的時候他發現的,店裡的蛋糕、麵包全部都是老板自己做的,用的東西極好,所以東西很好吃,他很喜歡,他帶著藺沈之去了好多次。

藺沈之這人,沒什麼欲\望的感覺,特別是在吃這件事情上,他是那種隻要有得吃餓不死就無所謂的類型。

但他不行,他自己雖然不會做飯但嘴巴卻格外挑剔,所以他經常會到處找好吃的店,然後帶著藺沈之一起去。

他喜歡那種把自己喜歡的東西也分享給藺沈之,然後看著藺沈之吃下的模樣,那讓他覺得滿足。

當初得知藺沈之生日具體日子後,他幾乎是當天就偷偷地去店裡提前預定了蛋糕,要給藺沈之一個驚喜。

現在蛋糕已經做好了,但他過了預定的時間都沒去拿,蛋糕店的人覺得奇怪,所以就打了個電話過來。

電話掛斷,蔚然坐在已經隻剩下他一個人的工作室,大腦空白了許久。

他挺驚訝的,他居然忘了藺沈之的生日。

他原來那個手機設定了提醒,但他換了手機。他原本有背下藺沈之的生日,但最近他根本沒心思去看時間去想這些。

他,居然忘了藺沈之的生日。

但他更驚訝的是,知道自己忘記了藺沈之的生日後,他胸腔裡居然沒有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感,隻是空白。

坐了會後,蔚然起身往門外走去,要去拿蛋糕。

他下樓時發現方正停車的位置是空的,方正把車開走了。

他莫名的就想到這段時間他一直和方正借車的事,他第一反應是從兜裡掏手機,要發個大紅包給方正,最近油又漲價了。

他正琢磨著發多少合適,摸索間他就發現他居然沒帶手機。

他愣了下,趕緊往樓上走去,要去拿手機。

他上樓拿到手機再下樓時,已經是好幾分鍾之後的事。

走出小區,來到附近的路上,他用手機打了車。

夜裡七點正是高峰期,接單的車子就在距離他不到七百米的地方,然而車子開到他麵前時已經是快十分鍾後的事。

開車的司機一看見他上車,就趕緊抱歉。

蔚然很好脾氣地笑了笑,說沒關係。

蛋糕店在距離這邊相當遠的地方,幾乎繞了半座城,車子重新匯入車流後情況沒比之前好多少,十分鍾都沒開出一裡路。

車子在蛋糕店門口停下時已經是八點半快九點,這個時間點店裡已經沒什麼人,隻剩下老板娘在店裡守著,要等他去拿蛋糕。

蔚然進門後,老板娘立刻回頭從旁邊的冰櫃裡拿了蛋糕放到桌上,一邊動作,她嘴裡一邊說著話,「最近一段時間沒見你們來。」

蔚然愣了愣,他沒想到老板娘還記得他們。

「嗯……最近比較忙。」蔚然拿了桌上的蛋糕就要走。

「唉,等下,蠟燭還沒拿。」老板娘叫住他,從旁邊拿了個小袋子,在裡麵裝了些蠟燭勺子之類,「要幾個盤子?」

蔚然愣了下,「都可以。」

「嗯?幾個人吃?」

「拿五個吧。」蔚然道。

老板娘點了點頭,裝好東西,把袋子捆在蛋糕上。

蔚然笑笑,道了謝,提著蛋糕出了門。

重新回到門口,他在打了一輛車,這次車子很快開到他麵前。

回去的一路上也很順利,用的時間比之前少了三分之一。

下車,站在被夜色籠罩的小區樓下,蔚然一手提著蛋糕,一時間卻有些茫然。

想想,他沒有回住的地方,而是提了蛋糕去了工作室。

上樓後站到工作室門口,臨開門,他才發現他之前上來拿手機的時候居然把鑰匙留在了裡麵。

樓道裡感應燈很快熄滅,樓道恢復黑暗。

站在樓道裡,蔚然一時間哭笑不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