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 29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001

「叩叩。」

車窗玻璃被敲的聲音突兀傳來,下了蔚然一跳。

蔚然連忙收起手機側頭看去,看見車窗玻璃外穿著安保製服的那人,蔚然愣了愣,驀的有些慌了神。

他連忙按下車窗。

他要被趕走了。

「你好,請問車子是出什麼故障了嗎?」門外的人問。

蔚然愣了下,「……沒有。」

「如果需要臨時停靠的話,前方有臨時停車位。」

蔚然反應過來他不是要被趕走了,對方隻是誤以為他車子出了故障,所以才停在通道中半天不動。

小區門口就一條路,進出都需要通過,雖然現在路上沒人,但車子是不能停在這裡的。

「抱歉。」蔚然臉頰有些發燙。

他剛剛全部注意力都在手機上麵,完全忘了這裡不能停車。

蔚然趕緊啟動車子,「我開走。」

「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聯係我們。」安保人員的態度十分好,好得蔚然越發心虛。

「好。」

蔚然趕緊把車子掉頭,然後向著馬路上去。

重新回到馬路上,蔚然吐出一口氣。

一路把車子開會工作室樓下,熄火,蔚然靠在椅背上,有種整個人都脫力的錯覺。

蔚然再拿了手機查看,陳寄雲嘰裡呱啦一口氣給他發了幾十條信息。

蔚然懶得理會,直接下車上樓。

重新回到樓上在自己的工位前坐下,看著麵前熟悉的電腦頁麵時,蔚然都有種剛剛的一切隻不過是他做了個夢的錯覺。

旁邊工位方正看見,欲言又止,但最終沒說什麼,蔚然那失魂落魄的模樣一看就知道肯定又是因為藺沈之。

方正不問,蔚然不用找理由去解釋,鬆了口氣。

夜裡,蔚然早早地跟著方正一起回了家,拿了背包收拾東西。他一共就去兩天,就收拾了兩套換洗的衣服。

他明天下午三點多的飛機,晚上七點多到,到了之後正好吃個飯再好好睡一覺。

翌日,蔚然沒去工作室。

蔚然本是準備在家休息休息,但坐在家裡,一閒下來,他卻渾身都難受。

想想,他乾脆到客廳拿了之前從藺沈之家帶回來的幾個箱子要收拾。

他把箱子拿下來放到沙發前,打開,看著裡麵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想想他又把箱子合上,重新放回了角落。

他突然就有些明白他爸當初為什麼要把他媽媽\的東西全部封起來,他也想把那些東西全部用膠帶纏起來封死,然後放進倉庫。

看不見,就還可以繼續自欺欺人。

坐在沙發上看書的蔚雲仿佛什麼都沒看見,頭都沒抬一下。

蔚雲一直沒走。

蔚雲雖然沒說,但蔚然懂,蔚雲是在陪著他,以一個父親的身份。

蔚然看看,挪過去翻了翻蔚雲放在桌上的幾本書,專業性太強,他一句都看不懂。

自從之前蔚雲沖著他大發了一次脾氣後,他們倆的關係拉近了不少,兩人雖然依舊沒什麼話題,但至少待在一起時不再像之前那樣尷尬。

對蔚雲,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光是視線對上就害怕,他還是怕的,但更多的隻是敬畏。

無事可做,蔚然又伸手去拿蔚雲放在桌上的書,他手才靠近,就被蔚雲頭都不抬的一把拍開。

被打了手,蔚然訕訕收回手,乖乖坐到沙發上遠離蔚雲那些書的另外一角。

在角落縮了會,蔚然正琢磨要不要去煩方正,他放在沙發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蔚然趕緊拿來手機查看,他本以為是方正找他有事,手機拿起,他卻在屏幕上看見了陳寄雲的微信頭像。

蔚然有瞬間地遲疑,陳寄雲昨天還沒罵夠?

他和陳寄雲,他現在也說不上他們兩個到底誰更討厭誰一些,要是可以,他倒是想和陳寄雲打上一架。

猶豫半天,蔚然還是解鎖了屏幕打開微信。

陳寄雲,「在?」

蔚然回復,「不在。」

陳寄雲發什麼瘋?

陳寄雲被盜號了?

「能幫個忙嗎?」

蔚然挑眉,「我能罵回去嗎?」

昨天陳寄雲逮著機會可是罵了他半天。

陳寄雲,「……」

陳寄雲語氣乾巴巴,「是關於我小叔的事。」

蔚然喉間一陣泛苦,藺沈之?

好半晌後,蔚然才回復,「什麼事?」

「你能不能去他家幫我看看他冰箱裡的菜他到底吃了多少?」陳寄雲道,「最好幫我拍個照片。」

蔚然啞然,他沒想到會是這事。

他驀地想到藺沈之家那一冰箱的葉子菜。

蔚然點開輸入框就想問陳寄雲藺沈之到底怎麼了,藺沈之為什麼要買那麼多葉子菜放在家裡,這和他的肚子和他不出門有關?

輸入框點開,蔚然又停下。

這已經不是他該管的事情。

蔚然回復,「你可以直接問他。」

陳寄雲道:「他不願意拍照。」

陳寄雲馬上又乾巴巴補充:「能現在過去知道他情況的就隻有你。」

陳寄雲語氣裡透露著濃濃的不甘不願,態度卻挺好。

蔚然倒是一下就釋然,他就說陳寄雲那麼討厭他又怎麼可能主動找他幫忙,還是在昨天那事之後。

但他現在以什麼理由去敲藺沈之家的門,你的好大侄子讓我來給你家冰箱拍張照?

陳寄雲信息又發來,「他現在應該在樓上睡覺,你可以直接進去,你小聲一點他不會發現的。」

蔚然幾次輸入內容,最終都全部刪除。

蔚然,「哦。」

蔚然起身。

蔚雲抬頭看來。

蔚然乾巴巴解釋,「……我出去一趟。」

蔚雲隻是看了他一會,沒說話。

蔚然趕緊出門去找方正拿車鑰匙。

開著車子熟門熟路的到達小區進小區時,蔚然努力的讓自己露出微笑。

通過大門時,蔚然整個人都因為做賊心虛而有些脫力,他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會突然被攔在門口。

如果被攔下,那一定會很尷尬。

熟門熟路的把車子停在藺沈之家門口的臨時停車位上,蔚然深呼吸幾分鍾後才下車。

快步來到藺沈之家大門前,他輸入密碼,鐵門立刻打開,他拉開一條縫,進門後立刻向著裡麵的正門而去。

臨開正門時,蔚然再深吸了一口氣。

房門順利打開,藺沈之並沒修改密碼。

蔚然不讓自己去想任何事,改不改都是藺沈之自己的事情,與他無關。

他放空大腦,他從門口探進頭去看了一眼大廳,沒在大廳裡看見人後他趕緊進門。

他鞋都沒換就踮著腳跑進屋。

他一邊跑向冰箱,一邊掏出手機。

藺沈之家的冰箱很大,雙開門,蔚然靠近後一口氣把兩邊的櫃門都拉開,然後趕緊拿了手機拍照。

蔚然透過手機攝像頭看見冰箱裡麵的情況。

放著各種蔬菜的那半邊保鮮櫃沒有絲毫的改變,他之前拿了小白菜煮麵時留下的凹洞現在都還在,因為放得太久,所有葉子菜都已精神不振蔫了吧唧,快要爛掉。

藺沈之就沒吃。

認識到這點,蔚然有瞬間的走神。

讓他回神的是一陣開門聲。

蔚然愣了下,慌亂中他回頭看去。

二樓,穿著睡衣睡衣外披著一件白色運動服的藺沈之一手拿著杯子,一手還維持著開門的姿勢,看見在樓下開冰箱的他,他麵上都是驚訝。

蔚然頭皮發麻,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蔚然嘴唇翕動,極度的尷尬中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陳寄雲讓我來的。」

昨天,他以為他這輩子再也見不到藺沈之再也不可能來這別墅,現在,他偷偷摸摸開了藺沈之家的門打開他的冰箱要偷拍,還被藺沈之抓了個正著。

蔚然迫切的想要挖個地洞鑽進去。

有那麼瞬間,蔚然因為尷尬過頭而混亂的腦子裡都浮現出明天的各大報紙頭條標語,前夫偷偷進門偷拍冰箱為哪般?

「嗯。」藺沈之垂眸。

動作間他看見自己手裡拿著的原本應該是蔚然的杯子,驀的慌神,他本能的把杯子往回收,想想他乾脆退回了臥室。

他用著蔚然的杯子,穿著蔚然的外套。

他從蔚然那偷來的。

看著藺沈之關門,蔚然第一反應就是想要逃跑,他腳動了動又停下。

蔚然看看自己手裡的手機,對著冰箱拍了兩張後,關上冰箱門,硬著頭皮尷尬地等待著。

藺沈之並沒讓他等太久,藺沈之很快就再次開門出來,再次出來時他換了一件外套。

蔚然看見,並未多想。

藺沈之下樓。

來到底樓,藺沈之看看在大廳右邊冰箱前的蔚然,他向著左邊的沙發走去。

蔚然怕他。

所以那之後每次見麵他都很注意的和蔚然保持著距離,他不想嚇到蔚然。

藺沈之在沙發上坐下,他從旁邊拿了個抱枕放在自己的腿上,坐下之後,他的肚子就更加明顯。

「陳寄雲讓我來的……」蔚然解釋。

不說還好,再重復一遍,蔚然隻覺越發尷尬,尷尬的他都臊得慌。

藺沈之看向落地窗,「嗯,我知道。」

停頓片刻,藺沈之又補充,「他讓我拍,我沒理他。」

蔚然微微鬆了口氣。

藺沈之知道就好。

蔚然看了看自己已經拍完照片的手機,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那他走了?

蔚然語氣乾巴巴,「你沒吃。」

「吃了的。」

蔚然拉開冰箱看了看。

聽見冰箱拉開又關上的聲音,藺沈之收回看向落地窗外的視線,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他,「吃了的。」

藺沈之在解釋。

藺沈之在心虛。

「我上次來的時候冰箱裡是這樣這次還是這樣,我會如實跟陳寄雲說。」蔚然一隻手撫摸在冰箱上,兩隻眼睛直直看著藺沈之。

藺沈之依舊是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但他一雙眼卻微微瞪圓。

他曾經是藺沈之最親近的人,他當然看得出來藺沈之的變化,哪怕那變化微乎其微。

認識到這點,蔚然心尖的位置驀的有種奇怪的感覺,癢癢的,有點舒服,又有點泛酸。

他現在已經什麼都不是。

「吃了的,喝了粥。」藺沈之解釋,語氣沒了之前的淡然,隱約間多了幾分弱氣。

「隻喝粥?」蔚然皺眉。

藺沈之收回視線,不語。

蔚然有些明白陳寄雲為什麼要讓他過來一趟,哪怕他們昨天才吵了架。

蔚然張嘴就想要問藺沈之他這是怎麼了,話到嘴邊又咽回,蔚然改口,「不想吃,不好吃?」

藺沈之垂眸,「不想吃。」

「沒胃口?」

「嗯。」

蔚然看看身旁的冰箱,再看看一旁的廚房,「要我幫你做點嗎?」

他記得他上次給藺沈之煮的麵條,藺沈之就全部吃了,那麼大一碗。

藺沈之低垂的睫毛輕顫了下,「嗯。」

002

蔚然再次打開冰箱。

冰箱打開,看見冰箱裡那一堆已經不新鮮的青菜,蔚然挽起袖子把裡麵的青菜一樣一樣的往外麵拿。

不拿不覺得,他把外麵那層蔫了吧唧的青菜拿出來後,一股淡淡的臭味立刻從冰箱中傳來。

外麵的還好,塞在裡麵的菜因為裡麵溫度更高好多都已經被捂爛掉。

蔚然把爛掉的菜扔進垃圾桶,留了部分好的在一旁。

整個冰箱將近三分之二的菜都不能再吃,能吃的也大多都不太好。

整理完整個冰箱,蔚然看看被他挑選出來的那些好的葉子菜,遲疑一瞬,洗了個手後拿上鑰匙,「我去買點菜。」

出門時,蔚然把他從冰箱弄出來的那些爛掉的菜全部提了出去,足足兩大袋。

扔掉垃圾,蔚然開這車子去了超市。

藺沈之家有專門負責補充食材日用打掃衛生的阿姨,但他和藺沈之還是經常一起逛超市,不為買一點什麼,隻是享受那種一起做點什麼的感覺。

蔚然推著購物車進了超市後,熟門熟路的找到賣菜的區域。

早上九點十點的時候超市中沒什麼人,蔚然也樂得不用排隊,他快速選擇了一些非葉子菜的東西,推著車去稱了重,然後結賬,回藺沈之家。

重新回到藺沈之家,蔚然把自己買到的菜全部放在了廚台上,他琢磨了片刻後,開始埋頭忙碌。

十點多開始,他一直忙到十一點半才結束,結束時,他麵前已經多出五六樣成色不那麼好但勉強能吃的菜。

蔚然找出他之前給藺沈之帶飯食用的保溫盒,從每一樣菜裡都單獨分裝了一部分出來,隻留下很少一部分在外麵。

做完這些,蔚然又盛了一碗飯放在吧台上後看向藺沈之,「保溫盒裡的菜等冷了後你放到冰箱裡,吃的時候拿出來叮一下就好,我煮了挺多,可以吃好幾天。」

藺沈之遠遠看著放在吧台上的那些保溫和盤子,他視線在那單獨一碗飯上停留一瞬,「好,謝謝。」

「我就不吃了,我中午要坐飛機,差不多要回去了。」蔚然解釋。

藺沈之猛然抬眸,眼中皆是慌亂。

蔚然要走?

蔚然要去哪?

「我要去參加一個遊戲交流會,今天下午出發,大後天才能回來。」蔚然放下圍裙,拿了鑰匙和手機走向門口。

在門口稍作停頓後,蔚然出了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