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喜劇人蓄力32%(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傅青嶂舒緩中帶著清冽的聲線像是一盆涼水般兜頭澆了下來,客廳裡的溫度都仿佛跟著降了不少。

直播間火熱的氛圍被撲滅大半,尷尬從鏡頭內蔓延到鏡頭外。

頂著某些仍未放棄的期待,頭頂快堆滿黑線的孔導宣布傅青嶂回答正確。

他原本以為緊張夫婦的看點會是傅影帝猜不到許西錦獨特的喜好,卻沒想到從許西錦過分刁鑽的用詞開始,事情就當場滑向了奇怪的方向。

孔輝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無語,他將許西錦口中的溫泉聚眾視頻展示給眾人看。

視頻畫麵中,一群肥碩的長毛棕色生物十分享受地擠在冒著熱氣的溫泉池子裡頭。

它們大多眯著眼睛,毛發被溫泉水浸濕,水麵上四處漂浮著新鮮的小柚子。

畫麵中打頭的那隻水豚一半臉泡在水下,一半臉露在水麵,頭上頂著個黃色柚子,舒服地一動不動。

視頻的最後對準了享受著高級柚香浴的水豚先生那微微眯起的雙眼,仿佛帶著天然的嘲諷buff般精準擊中了此時觀看視頻的每個人:

人類,你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廢料?

……

感受著鏡頭內外的糟糕氣氛,傅青嶂不由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見這群愛泡溫泉的棕色生物時的情形。

在與許西錦短暫的相處中,傅青嶂留意到她看手機的時間並不算多。

但偶爾在拍攝的間隙以及飯後無所事事的休息時間裡,她都會以一種極其認真又莫名虔誠的表情捧著手機目不轉睛地看。

那種全神貫注的姿態傅青嶂實在很難不注意到。

聯想到自己之前的某些認知與想法,傅青嶂不由猜測或許會是什麼玄妙的修行相關的學習視頻,甚至還兀自感嘆了一下各行各業都有在隨著科技的發展而進步。

在那之後,每當許西錦盯著手機看時,傅青嶂都會謹慎地控製自己動作間的音量,甚至還不動聲色地替她遮擋旁人的視線。

盡量不讓任何人打擾一位年輕有為的大師的進步。

直到今日午飯後,他無意中與那長得像是毛絨版自行車車座的生物隔著屏幕對視了一眼……

當時的他大概不會比現在略顯狼狽的大家好上多少。

直播間。

【哦哦哦…對不起對不起……】

【我抬起了我猥瑣的嘴角,我放下了我猥瑣的嘴角。】

【可惡!許老師的用詞居然還該死的貼切!為什麼會這樣!】

【一分鍾前高喊著褲子飛飛的我現在羞憤地滿地找褲子。】

【剛剛有兩條飛我頭上了!自己來認領!!!】

而鏡頭內的眾嘉賓也沒好到哪兒去。

有人尷尬地摸摸鼻子,有人坐立難安地調整了下姿勢,還有人假裝吃水果掩飾此刻的心虛。

一絲不苟的許老師視線巡視一圈並提出嚴肅批評:「剛剛聽到關鍵詞後屏住呼吸的自己去反省!」

眾嘉賓:……望天/看地/眼神回避·jpg

圍觀的觀眾們笑到不行,下一秒。

許西錦:「包括直播間裡的!」

【………笑容突然僵住】

【知、知道了,許老師。(心虛狗頭)】

【麵壁中】

信息量過於豐富的緊張夫婦part終於結束。

手機重新回到許西錦手裡,她劃拉著自己的庫存十分大方地分享道:「類似的治愈視頻還有水獺洗臉三部曲,粉紅小豬跳水比賽,柯基半夜偷騎鄰居家的小馬,考拉打架打輸後坐地上大哭三小時……」

嘉賓們一開始還配合地點頭,直到視頻的標題逐漸變得離譜,「嗯,嗯,嗯???」

【許老師你確定治愈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歡樂過後,接下來參加的是喬星然和蔣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