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朗姆的電話結束後,輿水憐又睡了一小會兒。

劇烈的疼痛一去不復返,但殘餘在肉/體裡痛苦的記憶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消除的。

他回想剛才朗姆的問話,對方並沒有提到「蘇格蘭已經被抓捕」了。

但這隻能證明蘇格蘭仍然是在逃狀態,有什麼辦法能知道對方到底逃跑成功沒有……

……問波本嗎?

原本平躺在床上的輿水憐略微側過頭去,然而窗外沒有人在。

波本大概有什麼別的事暫時離開了。

他回憶著剛才被朗姆問話時,和波本的手牢牢相握時的溫度。

他下意識的握了握空盪盪的手心。

……看樣子,是波本替他做了掩護。

對波本來說,這也是個很不容易的選擇吧。等到合適的時機,要找他道謝才行。

時間太緊迫,他也沒辦法給波本傳遞消息,波本竟然願意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來相信他,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那他們現在的關係,就是所謂的「一條繩上的螞蚱」吧?

他其實很想找波本問問——蘇格蘭有沒有給你傳消息?

但安靜下來想了想,也不妥當,他目前正處於敏感時期,可能還有沒有他不知道的監控在身。

蘇格蘭沒有完全脫險,並且確認波本正在一個安全環境中時,也不可能主動給波本傳消息。

輿水憐盯著天花板愣了幾秒後,後知後覺想起他還有個東西——論壇。

他連忙躺在床上打開論壇,在心裡祈禱他昏迷的這段時間裡漫畫已經更新了。

首頁上飄著無數帖子,比平時還要熱鬧,輿水憐忙著找重要信息,看都沒看一眼,他直接點進置頂頁找到了漫畫最新話的鏈接。

他把擋視線的彈幕關了,直接往下翻。

在快速的翻動過後,他終於在漫畫的最尾巴找到了一點線索。

那一格畫著公安內部收到了臥底身份暴露的信息,一個沒露正臉的大人物嚴肅的表情,然後是一個個擁擠的對話框,表示正在安排行動,立刻去和諸伏景光接頭,並且對他進行保護。

……至少已經和官方的人聯係上了,但到底接頭成功沒有?

看了下漫畫的更新時間,至少還要等到明天才能知道答案。

通常來說更新速度不會這麼快,但官方表示這次是活動預熱,會一次性多更新一點。

輿水憐覺得自己就像熱鍋上的螞蟻。

在這短短一天內,他深刻的明白了「焦急」、「緊張」的心情到底能有多刺激。

他現在又動不了身子,就算能起床,大概也哪裡都去不了。

……畢竟他搞砸了一個任務,接下來可能會被限製自由一段時間。

輿水憐想了想,還是打開了漫畫,決定查漏補缺看看有沒有什麼他漏掉的信息。

於是他重新把漫畫自帶的彈幕功能打開了,有時候讀者的吐槽能無意間給他一些重要提醒。

番外漫畫的彈幕數量一直不算多,基本上不會擋視線。

但這一次似乎不大一樣,輿水憐剛打開,就被鋪天蓋地的彈幕給淹沒了。

輿水憐:……?怎麼了這是?

大量的彈幕讓他有種自己仿佛躺在一個全是玩具小球的兒童遊樂館裡,很快就要被這些彈幕給埋住的感覺。

他甚至要稍微打開屏蔽功能才能看到一些比較有用的彈幕。

【……我回來重新刷了,希望我這次不會再漏掉什麼劇情了。】

【來啊,大家一起吃刀,可好吃了(露出精神十足的笑容)】

這一話的內容,正好是朗姆給自己下命令的那天。往上翻,正好能銜接上最後一頁。

圖中,泰斯卡盯著手機屏幕上的消息,垂著頭借著長發掩蓋自己的表情,用餘光掃了一眼蘇格蘭。

【就是這一瞥,是我被騙的開始……我以為馬上就要上演一出紅黑對決、你追我逃的精彩戲碼了……事實上,的確很精彩呢(微笑)誰能想到這位「心狠手辣」,剛剛還處理了一個叛徒的「冷酷鯊手」會做出這種事……】

【我願將這個角度稱之為柯學經典抬眸,無論紅方黑方還是路人和凶手都逃離不了的漫畫小格,沒想到我被這個陰間畫法騙了這麼多次,這次又被騙了。】

【曾經的我:泰斯卡你終於要對hiro下手是吧?(激動搓手)】

【現在的我:生活為什麼要對我這個可憐的讀者下手(流淚貓貓頭.jpg)】

輿水憐自己看這兩格,也覺得泰斯卡是當之無愧的反派。

……剛剛他沒仔細看漫畫內容,現在看彈幕反應,後麵應該是把他如何放走蘇格蘭的劇情也畫上了。

輿水憐剛打算翻頁,一個念頭浮了上來。

……他的心理活動什麼的,應該,大概,不會被畫上去吧?

那也太……太難為情了。

此刻,他理解了人們口中那種被人看到裸.體後難為情的心情。

輿水憐硬著頭皮接著往下翻。

畫麵中,淺色頭發的少年主動提出要去將雪莉叫下來。在和雪莉打完招呼後,在擦肩而過的那一格,泰斯卡靈活的順走了筆筒裡的筆。

【我第一次看這個鏡頭的時候,還以為泰斯卡要用這支筆當凶器,我會幻視一些原子筆帝……我還在心想這也太凶殘了,泰斯卡不會真的想把hiro玩廢吧。】

【樓上,快為你骯髒的思想懺悔一秒!你以為這是什麼黑深殘片場嗎?】

【……我覺得你們兩位想的不是一個東西,雖然思想骯髒,但是骯髒的方向可能不太一樣。】

【秒懂,我也髒了啊啊啊啊。】

輿水憐:「……」

他有時候真的覺得,論壇這些讀者比他還像犯罪組織的人……而且還老是說些怪話。

再後來,是輿水憐側著身嘗試在紙條上偷偷寫下信息的一小格畫麵。

因為漫畫上沒有給出正麵,觀眾根本看不到輿水憐在做什麼。

【這一格真的太小了,我當時還想過為什麼要專門畫一格,我看到泰斯卡把手藏著,我還以為他在偷偷給朗姆發消息。】

【誤解鏡頭又增加了,我覺得我就像個傻子,作者挖什麼坑我就跳什麼坑,心累。】

【……主要是誰能想到呢,上一話泰斯卡還處刑了一個叛徒,甚至是直接給了他正麵行凶的畫麵。】

【樓上你把我說難過了,我寧肯不是他殺的,這樣我還能自欺欺人地相信泰斯卡還能有個乾淨的人生。】

【……哇,你們能不能別這麼熟練的刀自己啊!現在我也開始想泰斯卡最後怎麼辦了,他這個尷尬的身份,不會真的要以死明誌吧!他以後要怎麼辦啊?】

輿水憐看到這條時,沉默了一下。

他……對自己未來的人生一點想象和規劃都沒有,在他睜眼之後就見到了蘇格蘭,然後將保護蘇格蘭這件事作為了他的目標。

如今這個目標即將實現,他很欣慰,但他也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繼續完成主線任務,幫助紅方角色嗎……?

可是,除此之外呢……離開了這些被人規劃的、強迫著走上去的路之外……

輿水憐,還能做什麼?

他還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帶著這種茫然的心情,他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開始隨意地往下翻閱漫畫的內容。

畫麵中,是蘇格蘭感受到氣氛不對的一段心理活動,他開始嘗試尋找信息,並且目光停留在了泰斯卡身上。

【看到這裡我真的心情復雜,蘇格蘭感受到不對勁的原因中,居然有一條是「泰斯卡的感覺很反常」,我想,如果不是他們已經無形中建立起了某種獨屬於二人的氣氛,蘇格蘭不會這麼敏銳地察覺到吧?】

【給他們的時間太短了……如果他們不是對立身份,不是蘇格蘭和泰斯卡,隻是諸伏景光和矢神憐多好,他們本來是可以擁有能夠暴露在陽光下的關係的。】

【對哦,樓上默認泰斯卡的名字就是矢神憐了嗎?也許這個名字都不是真的,泰斯卡出場到現在,有什麼是真的?】

輿水憐看到這裡愣了愣。

……讀者還真沒說錯。

他不是矢神憐,他也不是泰斯卡,他隻是一個意識,一個連自己的存在都無法證明的幽靈。

……可他妄想擁有人類之軀,妄想讓自己得到人的喜歡。

輿水憐覺得自己像一個沒有形狀的怪物。

是啊,他隻是一段bug。

……這才是他的本質。

也許是剛才那條彈幕停留了太長時間,另一條彈幕將它擠了下去。

【——無論他是誰,他的心都是真的,我們能看到,能感受到,這就足夠了。】

明明隻是一段簡單的文字。

明明他和這些讀者隔著千萬個交疊的、錯綜的次元。

他卻不可思議地感覺到胸口的孔隙多出了像棉花一樣柔軟的填充物。

……他這樣,是被認可了嗎?

一個更加奢侈的詞語在他腦中走了出來,他頭一次鼓起勇氣使用這個詞。

——喜歡。

他……也變得能夠被讀者喜歡了嗎?

曾經的泰斯卡在論壇裡不過是個邊緣角色,大家帶上他時,不過是在玩梗和猜劇情,頗有幾分工具人的味道。即使出過一兩張好看的畫麵,讀者關注的也隻是畫麵整體的「美」,但不怎麼關注於這個角色本身。

以至於輿水憐這麼一路看下來,都快有些不習慣了。

熱情的浪來得凶猛,他感覺自己完全接不住這種明朗的喜愛,甚至多到讓他不知所措。

即使他心底裡真的有過「想要成為被人喜歡的配角」這樣的希冀,但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認真為這個目標計劃著去做什麼。

……他隻是任性的去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而已。

看完那條讓他害羞的彈幕,輿水憐繼續往後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