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琴酒聽到他的話,凜冽如常的眼神很自然的落在泰斯卡臉上。

泰斯卡那微不可查表情他沒有放過,在一陣壓迫十足的凝視後,琴酒撤掉了視線。

「——別太自大了,泰斯卡。」

這句話算是對他的回應。

如弓弦繃緊的空氣鬆弛了少許。

琴酒拋下話來,「伏特加,帶他們去見雪莉。」然後他就獨自一人走進了電梯。

「啊、啊,是的大哥!」伏特加作為琴酒身邊的老人,在方才的暗流湧動裡大氣也不敢出一聲。在得到琴酒的新命令後,他才知道終於得到了赦免。

「跟我過來吧。」他走到二人前方開始老老實實地引路。

此時,蘇格蘭和輿水憐都默契十足地沒有看對方。

諸伏景光還在細想方才發生的一切,時間太短,發生得太快了。

琴酒忽然提到泰斯卡和他「配合不錯」,這已經讓諸伏景光感到了些許不妙——琴酒會如此突兀的說這些嗎?

泰斯卡方才那句話的意思,他定然不是無的放矢,那句話聽上去已經和頂撞琴酒沒什麼區別了。

……泰斯卡在想什麼?

=

輿水憐走出去幾步,才發現藏在口袋裡的左手食指側腹有些疼——他剛才用大拇指的指甲死死按住了食指。

他想,如果琴酒在堅持一會兒,他可能把自己掐出血了都不會發現。

這樣的謊話還要說很多次嗎?

……要說到他徹底習慣為止嗎?

琴酒沒有發現他拙劣的謊言,那蘇格蘭呢?

蘇格蘭會覺得自己哪裡有問題嗎?會因此而討厭他嗎?

信任這東西建立起來難,但摧毀隻需要一瞬,輿水憐不明白這個道理,但他敏銳察覺到這個規律的存在,於是這種惴惴不安地感覺開始纏繞上了他的心髒。

他不敢明目張膽地盯著蘇格蘭看,也不能問,不能說,所以隻能低下頭來看他們二人並行的步伐。

蘇格蘭比他高,步子也比他大,所以他要加快腳步才能正好和對方並肩。

鞋碼也不一樣,他想。

輿水憐邁著比平時還要大的步子,走著走著,忽然發現身旁人放慢了步伐。

一步,沒對上。

又一步,還是沒對上。

再來一次。

就像是某種小夥伴間秘而不宣、隻有掌握了暗號的彼此二人才能得到滿足的遊戲。

心髒被纏繞的感覺好像如潮水那樣褪去了些,剩下一些像在沸騰的情緒集合體在不斷的從心間上升,他感覺自己像極了被搖晃過後的不住冒出氣泡的碳酸水。

每當看到步子的距離差一點對齊時,他都會想——如果這條路能再長一點就好了。

走在前麵的伏特加對他們的小動作毫無察覺,大步朝前邁進。

這座偌大的辦公室內人來人往,來去匆匆間有人從他們身旁穿過,輿水憐就屏住呼吸,等到靠近他的人擦肩而過,他就悄悄地再次嘗試,而身旁人似乎也有著同樣的想法。

直到他們步伐變得一致,不再有參差。

=

伏特加在走廊左邊的辦公室門前敲了敲門。

「——我帶人來了,雪莉。」

「請進。」裡麵傳來冷淡的女聲。

推門而入後,隻見一個年級大約十幾歲的年輕女孩有模有樣地穿著一身白大褂,指揮著一群比她年級大上不少的研究員進行著工作。

她有一頭微卷的茶色頭發,輿水憐想到復古海報上印著的上世紀女歌手。

伏特加上前和她小聲交談,說了幾句話後,雪莉看向站在幾步之外的蘇格蘭和輿水憐。

雪莉無表情地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她身上有股同年齡不符合的穩重,也許是在組織的長期生活下所熏陶出來的。

「那我就先離開了,大哥那邊還有別的事要吩咐我。」伏特加總是三句話離不開琴酒,好像這樣能彰顯他的重要性。

伏特加離開後,除開背後那些還在忙碌的研究員外,在場的三人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小空間。

「我是雪莉。」她簡單扼要的做了個開場白,看向二人,「我該怎麼稱呼你們?」

二人報上名字後,雪莉「嗯」了一聲。

她的視線率先落在了泰斯卡身上:因為他看起來年紀比較小,也許隻比自己大上幾歲。

雪莉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但她很少在組織中見到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人,最終沒忍住多看了幾眼。

感受到她的視線,泰斯卡隻是以眨眼的動作來回應她。

雪莉從他眼睛裡讀出了「怎麼了」這種困惑的感情,她收回視線,不打算給出解答,而是直接將問題轉入下一階段,開始布置任務。

說是任務,其實也隻是很無聊的護衛工作。

「除了盡可能的保持安靜,不要打擾到大家以外,你們做什麼都行。」雪莉基本上就是這個意思,「工作結束之後我會帶你們到這邊的宿舍去……因為是男女混住的,所以還請你們注意一點。」

蘇格蘭平靜地表示他知道了,「好的。」

接下來,雪莉的確如她所說的那般完全不關心這兩人的動作。

她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泰斯卡和蘇格蘭也就在附近找了方便觀察整個房間的座位,直到一小時後,雪莉站起身來。

雪莉對組織的安排心知肚明,也很自覺的配合工作。

她說:「我要去我的私人辦公室了,你們誰跟我一起過來?」她指了指這個辦公室裡麵連著的那個單人房間。

蘇格蘭:「我都可以。」

泰斯卡:「……我也是。」

雪莉:「……」所以還是要讓我來決定是嗎?

她從口袋裡掏出一枚硬幣,說道:「那就猜正反吧,猜中的人留在外麵,可以嗎?」

「我沒問題。」蘇格蘭是真的覺得都行。

就在雪莉打算拋起硬幣時,泰斯卡出言製止了:「……不行。」

「你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雪莉看向他,「說出來聽聽。」

「不是,隻是這樣不公平。」泰斯卡說,「拋硬幣是可以看出來答案的。」

雪莉:「……?」

她好像明白了泰斯卡的意思,清秀的臉上浮現出古怪的神色來,「……你的意思是說,你的視力能夠捕捉到嗎?」

「是的。」泰斯卡斬釘截鐵道。

「誒……」雪莉拉長聲音,然後將手中的硬幣高高拋棄,最後快速的蓋在手背上,「是字還是花?」

「字。」泰斯卡的回答幾乎是同時落地,根本沒有任何思考,隻是在陳述他所看到的事實。

雪莉攤開來看——果然是字。

「啊,真的。」她不是一驚一乍的性子,這句話說出來時也平淡得和「今天吃什麼」一樣,不過她確實對泰斯卡這個人多了些印象。

她收起硬幣,對少年說:「——你有一雙好眼睛。」

「……謝謝?」意識到對方應該是在贊美自己,輿水憐也有樣學樣道:「你的眼睛也很好看。」

雪莉頭一次碰到泰斯卡這種性格的人,這讓本就社交經驗不豐富的她感到了一絲無言以對的窘迫。

她明明是在誇獎他的視力,怎麼會被理解成在誇贊眼睛的外觀?

雪莉:「……我不是那個意思,算了,你跟我過來吧。既然視力這麼好,還給我幫一下忙。」

說完,還不忘對蘇格蘭說:「外麵就麻煩你了。」

蘇格蘭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視線也沒有移到其他位置。

=

進入雪莉的辦公室後,輿水憐拉了個椅子在角落裡坐下。

這邊辦公室更像是檔案室,兩側的大型置物櫃裡堆滿了東西,有不少專業書籍,還有一些被編好號碼的文件檔案,如果是厭惡文字和讀書的人,大約看上兩眼就會生理性的想要避開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