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任務結束後,輿水憐就和蘇格蘭他們徹底分開了。

他去了貝爾摩德名下的一個公寓裡,完全封閉的度過了兩天。

第一天他麵對冰箱裡的食物隻有發愁,索性隻吃了些麵包和水果來果腹,到了當天夜裡他就餓醒了,實在沒辦法,就去冷凍格裡把那些半成品速食找了出來。

還好蘇格蘭有教過他怎麼用微波爐,輿水憐又用手機上網查了半天,總算是鼓搗出了點能吃的東西,不至於做出讓自己一個成年人餓暈在家裡這麼丟人的事來。

解決了吃飯問題之後,他本想找個機會把身上藏著的u盤打開看看,偏偏這棟公寓裡根本沒有配置電腦,不過就算有,他也不會用的。

貝爾摩德說她手頭的事處理好就立刻回來,這讓輿水憐也不好離開公寓出去買電腦,免得他抱著新電腦回來,會被貝爾摩德盤問。

畢竟「泰斯卡」可不會無緣無故想買電腦。

在上次的突發任務完成後,他還得到了劇情值進度。

【劇情值:+0.07%,當前劇情值:1.12%】

【印象值:+0.07%,當前印象值:0.33%】

可以說,數值是真的不多。

喬治·拉文看來隻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輿水憐也去論壇上看了新更新的漫畫。

漫畫可以說直接省去了前麵的大部分過程,直接進入了當日輿水憐的個人行程。

這裡是用串聯式的方式將一個又一個沒有台詞的小格子銜接在了一起——

萊伊叼著煙,將泰斯卡的工牌隔層處理成尖銳的武器。

出門前,蘇格蘭告訴他如何將領帶係好。

波本則是最後檢查了一遍他們還有沒有遺漏在公寓裡、能讓人順藤摸瓜找到他們行蹤的線索。

【如果這一幕不是泰斯卡去暗殺,看起來真的很像家裡的小孩第一次去上學,大人瞻前顧後的給他準備東西。】

【好家夥,臥底過家家是吧?】

……家?

說起來,論壇之前也這麼說過,說蘇格蘭他們是慈母嚴父和哥哥。

但輿水憐知道這隻是讀者們開玩笑的話。

因為他們都有自己的家人和家庭,那是他們血脈相連的、從出生起就有著無法切割的羈絆的家人。

而虛假的過家家就算是進行一千次,也不會變成真的。

他不是他們任何人的家人,也不可能是。

他和泰斯卡一樣,都沒有「家」。

輿水憐繼續往下看去,中原中也更是全程沒有正麵出鏡,每次都隻給了一個模糊的人影。

就連最後輿水憐跳窗的那幕,漫畫也隻給了觀看者的視角,那一整頁都是輿水憐毅然跳窗前的正臉——以及他用唇角叼著的那張寫著「泰斯卡」的卡片。

不出意外的是,這一頁漫畫的評論是最多的,多半是些稱贊這一幕畫的好看的。

【截圖了,希望官方識好歹出個彩頁周邊。】

【雖然我知道泰斯卡是反派……但,我就動搖這麼一次,希望我的紙片人老公不要怪我(狗頭玫瑰)。】

輿水憐雖然對自己現在的外貌有多出眾有個大概的概念,但看到這麼多人如此直白的表達對這張臉龐的愛意,他還是感到一陣想要趕緊逃離這些誇誇文字的沖動。

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害羞?

輿水憐心想——雖然這句話由他自己來說可能有點點怪怪的……難不成這次的印象值能加上,全都是因為他的臉嗎?

繼續翻頁,漫畫落幕的那一頁,是幾人坐在車內,車子平穩的朝著夜色深處駛去,最後的一格是泰斯卡被夜色投下半邊陰影的側臉。

【家人們,我有個不重要的問題,這一話明明氣氛不錯,但我總有種緊張感你們懂嗎?尤其是看到泰斯卡砍人跟切菜似的的時候……不是說我害怕,而是我忽然想到泰斯卡這個角色,前文提到過是經常給組織處理叛徒的熟手……就,你們懂吧?】

【樓上是不是想太多了,你是懷疑泰斯卡會對他們動手?但原作裡,威士忌組這三個假酒哪個是被組織的人給殺的?景光是自殺,赤井秀一是直接跑路,零則是沒有暴露。】

【不不不,之前不是有消息嗎?說這次的外傳可能是平行世界,故事走向未必和原作一樣,我還是比較傾向於:泰斯卡發現了景光的身份,然後上報給了組織,但組織命令動手的人是赤井秀一。】

【我覺得樓上都有點缺乏想象力,怎麼老想這些常規劇情啊?老賊不知道你們的想法嗎?他那麼無聊就按照你們猜的來設計劇情嗎?等著瞧吧,我覺得泰斯卡很可能會有反轉。】

輿水憐關了論壇,總結了一下他現在在讀者心目中的形象是很微妙的……但比之前那種完全一邊倒的情況要好了不少,現在已經有人會給他說好話了。

這就是印象值變高之後的效果嗎……?

不過……反轉啊……

論壇裡有提到過,蘇格蘭的臥底身份暴露的大致時間,也就是最近這一兩個月了,輿水憐不知道他藏下資料能不能讓這個時間再推一推,但是治標不治本。

他倒是真的希望能像論壇說的那樣出現反轉。

=

就在這種坐立不安之中,他緩緩睡去,第二天貝爾摩德終於回來了。

大約早上九點,貝爾摩德才打開了這邊的房間門,她走進客廳就看見泰斯卡抱著枕頭蜷縮著身子睡在大沙發上。

貝爾摩德的視線在他身上短暫的落了兩秒,輿水憐聽到聲音立即醒了過來,他還有些睡眼惺忪。

「……貝爾摩德?」他的聲音被枕頭擋住了些,顯得有些悶悶的。

貝爾摩德的聲音聽不出什麼特別的感情,她問:「怎麼不去床上睡?」

輿水憐說:「在等你。」都等兩天了,他心說。

(……然後沙發太舒服,這裡又沒有其他人,太放鬆,就睡著了。)

貝爾摩德的手微不可查的一滯,接著,她將鑰匙套在手指上轉了兩圈,笑吟吟地看著泰斯卡。

「——先來吃個早餐如何?泰斯卡。」

=

貝爾摩德走進廚房,慢條斯理地打開冰箱,手指觸碰到冰涼的牛奶紙盒時,她後知後覺地「啊」了一聲。

剛才和泰斯卡的那一幕,讓她想到幾個月前拍過的一部電影裡,那對關係疏離的親子。

很快她又勾起唇來,覺得這個想象過於發散了,甚至有些無厘頭。

(我又不是泰斯卡的媽媽。)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冰鎮牛奶盒上的水珠已經落在了她手上。

冰冰涼涼的。

=

一刻鍾後,泰斯卡和貝爾摩德麵對麵坐在白色的餐桌上。

這個房間都是偏北歐風的裝潢,簡單的色彩為主,甚至顯得風格都偏冷淡,和貝爾摩德這種張揚又美艷的女明星似乎不大相稱,她應該在風格更加華麗的房間。

但,就是這麼兩個人,正麵對麵坐著,安靜地享用這一份常見的家庭式西式早餐。

正過程中,誰都沒有開口。

輿水憐用餘光看向貝爾摩德——無論是使用餐具還是吃相,她的模樣都很優雅。

如果是更會誇獎人的人在這裡,一定會發出「不愧是知名女演員,大熒幕上的人物,一舉一動都讓人傾倒」這樣誇張地感慨。

相比之下,輿水憐對餐具的掌握程度也就勉強在一個「夠用」的水準裡。

和優雅好看沾不上邊,甚至隻能說在「笨拙」這個基礎上有不小的進步,但遠遠談不到「美觀」。

貝爾摩德終於開口,「吃完早餐我帶你去gin那裡,接下來的工作他那邊給你安排。」

輿水憐乖巧點頭:「好。」

然後氣氛又變回最初那種僵硬。

輿水憐邊吃飯,腦子裡邊開始試圖回憶泰斯卡和貝爾摩德之間的點點滴滴。

貝爾摩德對他不冷也不熱,但貝爾摩德會給泰斯卡錢,會給他買衣服,在泰斯卡沒地方去的時候,貝爾摩德會把自己名下的房產給他暫住……輿水憐心想這到底是什麼關係?

……他不明白。

他不討厭貝爾摩德,但也不知道怎麼和她相處。

貝爾摩德一手托著下巴,微仰著頭的姿勢看向對麵小口吃煎蛋的泰斯卡——這樣的觀察泰斯卡地動作她做過無數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