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連環跟(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林詩蘭感到隱藏蹤跡的接力棒再度回到自己這裡。

這一次她提前找到了絕妙的偽裝場合。小賣鋪門口的大爺們在下象棋,她往那兒一蹲,生動地指揮起戰局。

「大爺,您聽我的,出車,車直接開過去。」

「然後你那邊,我跟你說,吃他的卒子,使勁吃。」

突如其來的指點沒能得到群眾的認可,林詩蘭馬上被罵了。

「餵!小姑娘!觀棋不語,你沒聽過嗎!」

「聽過聽過,我全是瞎說的。打擾了,你們繼續下。」她打算開溜。

大爺把她攔住了。

「但還真別說,我發現啊,出車是一步妙棋,這盤沒得下了。」

「小姑娘有點懂啊,你把我們這盤棋局毀了。不如,你過來下一把?」

蘇鴿走了。

林詩蘭卻是沒法走了。

「大爺啊,我真不會下。棋,我隻知道五子棋。」

大爺們熱情地重新為她擺好了一盤象棋。

「不會下?不會下,你怎麼來這裡看棋?」

沒轍了,林詩蘭隨手抓起一個棋子,打算用行動跟他們證明自己不會……這時,譚盡發來了短信。

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短信跟他互發了幾個來回。

【蘇鴿在跟蹤你,我在跟蹤蘇鴿。】

發完這條之後,她立馬向他求救:【會下象棋嗎?不會下也來眼鏡店對麵的小賣鋪找我。】

譚盡花了一分鍾不到,出現在林詩蘭麵前。

她已經被大爺吃掉了一個卒子和一個炮。

他看了棋盤幾秒,和她交換位置,坐了下來。

林詩蘭不懂,林詩蘭也不敢問。

她眼見著譚盡沒比自己厲害到哪兒去。大爺殺瘋了,他把他們的棋吃了好幾個,他們這邊才吃了他兩個。

譚盡眼眸沉沉,撚起一顆棋子,輕輕放下。

「將軍。」

這兩字,令大爺虎軀一震。

他眼神在棋盤上麵掃來掃去,喃喃自語:「這,不會是絕殺了吧?」

細看之後,大爺哈哈一笑:「這招馬後炮,我沒防住啊!小夥子下得可以!」

林詩蘭被專業術語弄得有些發愣,小聲在譚盡耳邊問:「什麼意思,我們輸了還是贏了?」

他表情嚴肅,側過頭。

兩人麵麵相覷。

他沖她比了個「耶」,一下子笑開了。

「你怎麼會下象棋啊?」她好驚喜。

譚盡一臉理所當然:「我愛玩遊戲,象棋對我也算是遊戲,所以偶爾會在網絡跟人下著玩。」

林詩蘭眼中帶笑,問了個很外行的傻問題:「那是不是,隻要是遊戲你都能玩得很好?」

他也不謙虛:「對哦。」

從小賣鋪脫身,他們才有空討論蘇鴿跟著他的事。

這會兒,四周已不見井蓋女學生的蹤跡。

譚盡一方麵覺得,林詩蘭也選擇跟蹤蘇鴿的行為很神奇;一方麵,真的不理解她的腦回路。

「發現蘇鴿跟著我,你直接上來抓包她,不行嗎?」

「不行。」

她無比直率地承認:「我缺乏和不認識的女生當麵對峙的勇氣。」

他納悶了:「那你為什麼能和我對峙?」

「因為,」林詩蘭晃著腦袋,一一數來:「你是我的盟友,你給我煮蛋花湯,你跟我開玩笑,你陪我救狗,你給我買奶茶……」

譚盡聽不下去了:「合著,你隻會欺負熟人唄?」

她搖頭:「不對。」

他想想,意識到了:「哦!你隻會欺負我!」

林詩蘭沒否認。

戴著修好的新眼鏡,她自己拿吸管戳破奶茶蓋子。

表麵,蘇鴿跟蹤的事,就這樣被他們輕輕巧巧地揭過了。

林詩蘭沒有直說,但實際上,她心裡默默地對它非常在意。

棄狗、跟蹤狂,潛在情敵……

林詩蘭知道自己在麵對一個神秘的強勁的狠角色。

從譚盡那兒,除了知道蘇鴿喜歡他以外,再沒有獲得什麼有效的信息。她有些微妙的心情是:不想他摻和太多,更願意自己去調查蘇鴿。

交換陣地作戰,是她提出的。沒道理,譚盡單方麵地幫助她,而她試都不試就把他不想麵對的東西交還給他。

譚盡替自己多打包的一杯珍珠奶茶,很好喝。

林詩蘭吸了不到五分鍾,全喝完啦。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