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進房間(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抱著小狗的手鬆了一邊,靜靜見主人醒了,果斷地掙脫了她的懷抱。

林詩蘭從沙發起來,想去追狗,又不敢發出太大聲音,躡手躡腳地跟在它後麵跑。

瘸腿的靜靜看見譚盡的房間沒關嚴,留了個縫。小腦袋往前探了探,那門被它輕鬆打開,小狗狗靈活地鑽了進去。

「嗯?」譚盡沒在玩遊戲,一下子發現了靜靜。

知道已經來不及叫回狗的林詩蘭撓著脖子,無奈地嘆息。

更無語的事還在後頭……

「靜靜,不能尿這兒。這是我的地盤,不是你的。」

房間裡好像發生了不得了的事。

林詩蘭總算知道靜靜急匆匆地跑走是什麼原因。

方便完的小土狗收起翹高高的腳後腿,離開它的廁所,回去找主人。

聽到小狗跑來,林詩蘭連滾帶爬跳向沙發。趕在譚盡出現之前,她把毛毯蓋回自己身上。

「……」

怕靜靜吵醒林詩蘭,譚盡一個飛撲抓住了它。正要抱它回房間,他發現,沙發上的林詩蘭躺的位置跟剛才不一樣了。

「……」

他試探地,用蚊子叫般的音量問:「你要吃水果嗎?」

那邊回了句:「好。」

空氣凝固了。

兩人誰也沒看誰,一前一後進入廚房。

他倆悶頭乾活,水果拚盤不一會兒就製作完成。其他人晚飯的後半場才開始吃呢,自然沒有第三個人來吃水果。

「那我們拿走吃了。」譚盡這麼說。

林詩蘭本以為他要把水果端到客廳,沒成想,他直接把它們端回了臥室。

他給她把著門,她隻好硬著頭皮進去。

因為靜靜在這兒乾的壞事,地板剛才被譚盡拖過。

屋裡散發著一種淡淡的檸檬味,來他家這麼多次,林詩蘭是第一次進他房間。

裡麵的布局很簡單:大大的電腦桌、電競椅、小茶幾、床鋪,角落裡丟著書和書包。

譚盡非常自然地在小茶幾放下果盤,而後坐在了電競椅上。

林詩蘭眨了眨眼。他瞬間會意:他忘了,她沒地方坐。

於是譚盡把床的被子一掀,準備自己坐過去。

見床上空出一塊地方,林詩蘭以為那是給自己坐的位置,立即小步挪過去。譚盡沒來得及反應,她已坐到他亂糟糟的床鋪。

床太軟了,她一坐就陷下去。馬上要整個人倒下去,緊急的狀況中,林詩蘭緩緩地打開了雙臂,雙手捏拳,把自己給穩住了。

「……」

氣氛凝固得,狗都不願意進來。

兩個人沉默地用牙簽吃著水果。

埋頭苦吃中,他們不小心插到了同一塊芒果。

對視一眼,以為對方會撤走牙簽,所以兩個人都沒撒手,一起把芒果舉了起來。

「你吃。」他讓。

「你吃你吃。」她也讓。

「你吃吧。芒果有芒果味,我不愛吃」。他鬆了牙簽。

林詩蘭不太懂他在說什麼。

不過領會到了那個意思,她吃掉那塊芒果。

總得找個話題,她開了個頭:「靜靜……」

他嚼著芒果抬頭應:「啊?」

「我是說,狗。」

她勉強維持著這艱難的對話:「狗靜靜,能不能先放你的?」

譚盡秒答:「好。」

這個話題終結了,林詩蘭隻能再找一個。

「我眼鏡今天壞了,你要是有空,能不能陪我去眼鏡店修一下?」

他秒答:「好。」

林詩蘭憑借頑強的意誌,再接再厲:「我今天遇到了很多事情。」

譚盡說:「嗯。」

林詩蘭問:「你要聽嗎?」

譚盡秒答:「好。」

終於找到跟他解釋的機會,她鬆了口氣,仔細地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他說了。

出乎意料的,譚盡聽完,不僅沒有對她表露出失望,他還覺得她今天很勇敢。

「靜靜被踢,你出來保護它。你做的事,我都不敢說自己有膽量做。林詩蘭,你真的很酷哦!」

對於他的誇獎,她受之有愧:「哪算是有膽量啊,後來我媽不去看病,我也沒膽子再強硬地讓她去。而且,如果我真有膽量,現在也不會托你照顧靜靜了。」

「我能夠理解你那樣做的理由啊。你媽是你最重要的人,即便你想反抗她、找尋自我,也是需要過程的,不可能短時間內下了個狠心就做到了。人心是肉長的,本身就會躊躇、走錯路,搖擺不定。這些都很正常,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他說話時的表情很認真,亮亮的眼眸中閃爍著溫柔的光。

林詩蘭分辨不出這是譚盡的安慰還是真心。

——是哪種,都無所謂了。

今天一直積攢著自責,感覺自己裡外不是人,她怕他怪她,他卻一點兒沒有那樣的意思。他反而在,一如既往地支持她。

譚盡的話,讓她聽著,心裡熱熱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