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如果藤原優理真是情緒那麼容易起伏的人的話,他也就不用這麼苦惱了,說她像佛祖都不為過,端莊穩重過頭了,沒有一點點破綻。

「優理姐,廣播裡都是為你加油的。」越前龍馬道。

「龍馬真的這麼認為嗎?」藤原優理微笑著看向他,越前龍馬壓都壓不下來的嘴角已經出賣了他。

全是看好戲的,希望下輩子投胎去的是個沒有運動會的世界吧。

「來自洛山高中赤司征十郎。」廣播中男聲響起,依然是那個溫柔穩重的男聲,可這一次還是多少有些不同的。

廣播投稿大部分都是匿名,要麼是用昵稱代替,要麼是以集體的名義,而以真名並且是全名發出的投稿,那就是八卦的信號了,何況這位來信人甚至都不是冰帝的學生。

站在操場中央的黃瀨涼太步子頓住,回過頭來看向廣播台的方向。

一周前當著小黑子和小優理的麵,明明是開玩笑的,現在突然來真的,能不能給他一點過渡的時間。

「天氣炎熱,小心中暑。跑道上就算隻剩下你一個人,終點也還是會為你存在,不用為任何人改變你的節奏。」赤司頂著隔壁日下同學驚詫的眼神對著話筒道,他的目光看向的正是跑道的方向,手裡根本沒有拿任何的投稿。

「藤原,今夏的陽光比以往任何一個夏天都明媚,希望這個夏季對於你來說也是如此。」赤司說完這句話後就從座位上起了身。

放送部的男播音回來了,他和日下同學都用一臉見了鬼的表情看著他。

不僅是因為一堆調侃藤原優理的投稿之中,就他一個人的那麼正常,更因為他分明就是拿著話筒在私用。他這陣仗,離表白可能就隻差「喜歡」兩個字了吧?

黃瀨涼太更是一臉見了鬼的表情,誰會希望夏天的陽光明媚啊,多曬啊。

「這個叫赤司的孩子,真會說話。」倫子太太倒是麵露驚詫之色。

「不像我,隻會說些惹小優理生氣的話。」越前龍雅拋橘子的動作停下,握緊了橘子。比起龍馬,這一位,才是最有本事的那個吧。

藤原優理本人對赤司的發言也感到有些意外,雖然剛跑回高等部的時候,她聽著廣播的聲音也覺得隱隱有些耳熟,但是注意力更多還是被播報的內容本身吸引走了。

現在才敢確定,從剛剛開始坐在廣播台的那位男播音,真的就是赤司征十郎。

不過比起死忠粉、青學網球部們的投稿,明顯是赤司的投稿聽起來順耳多了,不愧是待人接物都優秀的赤司財團接班人,就是會說話。

最後兩圈半,藤原優理順利地跑完了,幸好終點並沒有真的站著乾貞治,倒是赤司和越前龍雅兩個人各自站在了跑道的一側。

越前龍雅難得沒有拿著橘子,而是拿了一個保溫杯。

另一邊赤司一身白襯衫,管家沒有跟他進來,他自己手臂上掛著西裝外套,是剛從重要的場合出來,連衣服都還沒來得及換就來了冰帝。

「藤原桑,辛苦了。」赤司見藤原優理站得好好的不需要攙扶,就沒有上前。

另一邊,越前龍雅拿著保溫杯走上前來,遞給了藤原優理,「龍馬的那些學長讓我給你的。」

藤原優理趕緊往後退,「龍雅,你把那個收好,我不需要。」

說完,她向越前龍馬伸出了手,「龍馬,給我那瓶水吧。」

越前龍馬把礦泉水遞過藤原優理後,越前龍雅就看向了他。

「既然小優理不喝的話,這個就給你吧龍馬。」

越前龍馬嚇得也趕緊後退了一步,「哥哥,我不需要,你別拿過來。」

越前龍雅看了一眼手中拿著的瓶子,「有這麼恐怖嗎,你們一個個的都這種反應。」

「哥哥你要是好奇的話,可以自己喝喝看。」越前龍馬道。

越前龍雅哪裡是那麼容易上當的人,他掂了掂手裡的保溫杯,轉頭看向旁邊的赤司。

這個紅發小子,就是剛剛在廣播裡對小優理說那些話的人吧。

「播音員桑,剛剛念了那麼多投稿應該渴了吧?這個給你。」

「赤司桑,不要聽龍雅的,那個杯子裡的東西真的不能喝。」藤原優理好心提醒道。

「小優理,這樣可不行啊,我喝就可以,這位播音員桑喝就不行嗎?」越前龍雅偏過頭來看向藤原優理,笑得危險,剛剛龍馬建議他喝的時候,小優理可沒有阻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