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 52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信封打開,是個鉑金材質的徽章,徽章上的圖案是熟悉的牡丹紋路。

藤原優理剛拆完信封,就接到了來自佐藤美和子的電話。

「尤裡老師,青山涼失蹤了。」

越前家兩兄弟眼看著藤原優理的神色變得嚴肅了一分。

「失蹤多久了?」藤原優理問。

「大約一個小時前。」

藤原優理環視了一圈四周,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目光又移回了手中的徽章之上。

越獄的成功率微乎其微,更何況青山涼的精神狀態已經崩潰,憑他自己要從監獄逃出來隻能說是癡人說夢。

是徽章的主人出手了,他這手長到能伸進監獄裡,手段可真是不一般啊。

「佐藤小姐,方便的話,幫我確認一下他隨身物品裡有沒有一枚徽章。」藤原優理道。

掛斷電話後,藤原優理就對上盯著自己看的越前兩兄弟。

就看藤原優理的表情變化,他們兩個就知道肯定有什麼麻煩事。向來什麼事都能淡定應對的藤原優理都露出那樣的表情,令人很難不上心。

「優理姐,這個徽章是有什麼問題嗎?」越前龍馬問。

「是提醒,是遺言,又或者是警告。」藤原優理手指翻動著徽章,垂著眸子道。

這三個詞,聽起來都不太美好,背後都潛藏著危機,而對於越前兄弟,那是他們觸及不到的領域,是對於他們而言比推理作家尤裡更遙遠的藤原優理。

冰帝學園高等部一年一度的運動會拉開了序幕,聽說藤原優理要參加馬拉鬆,越前一家特別熱情地來學校給她加油。

似乎是越前龍馬在拒絕菊丸英二周六的邀請的時候說漏了嘴,青學網球部的各位也聽說了冰帝學園運動會的事。

「藤原學姐看起來不像是能跑馬拉鬆的人啊,感覺會跑得很辛苦。上次東京都預選賽,藤原學姐也來給我們加油了吧。」不二周助笑眯眯地道,「禮尚往來,越前你去的時候帶上我,我也去給藤原學姐加油。」

「不二,藤原學姐當時沒有給我們加油,她是冰帝那邊的。」乾貞治推了推眼鏡。

「是這樣嗎?那是我記錯了。」

不二怎麼可能會記錯呢,不過就是「禮尚往來」,去看看藤原優理被馬拉鬆折磨的樣子罷了。

「我也去吧,藤原前輩以前當學生會長的時候,對我多有照顧。」手塚一本正經地加入對話。

「部長?優理姐真的照顧過你嗎?」越前龍馬懷疑地道。

「小不點不要在意這些細節,這種熱鬧也讓我參加一下。」菊丸英二勾住越前龍馬的脖子道。

於是除了越前一家以外,今天來圍觀藤原優理跑馬拉鬆的還有青學網球部一半的正選。

藤原優理站在跑道的起點上,執行委的黃瀨涼太還在她旁邊盡情地嘲笑她。

「小優理,那裡一大群人都是來給你加油的嗎?沒想到這麼多人看好你啊。」

那應該跟看好沒有什麼關係,看熱鬧還差不多。

「黃瀨,你之前不是還很擔心我的嗎?要不陪我一起跑完全程吧。」藤原優理微笑著扭過頭,邀請道。

「小優理,我確實很擔心你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陪你跑。可是你看,」黃瀨涼太拉了拉自己胳膊上執行委的紅袖章,「我還有任務在身呢,你一個人也要加油啊。」

黃瀨涼太的關心真是有夠短暫,她報名馬拉鬆的時候他還替她擔心了一下,這麼快就幸災樂禍了。

「黃瀨桑讓一讓吧

,比賽快開始了。」藤原優理把人趕走了,免得他還在她這裡說些不中聽的話。

黃瀨涼太剛被藤原優理從跑道旁趕走,手機就響了起來。

接起電話傳來赤司征十郎溫柔的聲音,「涼太,你們學校今天運動會嗎?」

這都畢業半年了,突然被赤司主動聯係,黃瀨涼太也真是猜不到他想說什麼。

「小赤司是看見我在sns上的照片了嗎?」

「嗯。我正好因為一些事在東京,不邀請我去你們學校看看嗎?」

「小赤司應該對這些不感興趣吧?」光是繼承人課程和籃球就夠他忙得了。

「可是我對藤原感興趣啊。」赤司並不掩飾自己的目的,直接道。

「小赤司,你又在開小優理的玩笑了。小優理可不是那麼好惹的人,你總是這樣的話,會栽倒在她手裡的。」黃瀨涼太可還沒忘記他和黑子兩個人在冰帝籃球館是怎麼把話說得九曲十八彎的。

「涼太,我不是愛開玩笑的人。」赤司的聲音裡哪有笑意。

如果說在國中時期的部門聚會上,他提藤原優理隻是出於敵視,在冰帝籃球館當著黃瀨和黑子的麵提藤原優理是出於玩笑,那麼現在,卻是認真的。

黃瀨涼太在聽到這句話時,走向比賽場地的腳步停下。

「對小優理感興趣的人可太多了,就算是小赤司,也未必有什麼優勢。」

「正因為沒有優勢,才更該努力。」赤司低笑了一聲,就連籃球他也沒什麼優勢,不也做得很好嗎。隻是涼太這反應,真是不像他,一點也不坦率。

「我真是無法想象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樣子,互相假笑嗎?」黃瀨涼太嫌棄地道。

「也有可能是互相真心地笑。涼太,能配得上她的人不多,很多人即便拚命追趕都無法和她並肩,但是我可以。」

黃瀨涼太對他這種說法回以不屑地嗤笑,換個女生在赤司這樣的人麵前都會被折服,但是藤原優理要什麼有什麼,根本不需要誰給她什麼東西,赤司的優勢在藤原優理這裡恰恰就發揮不了作用。

「你想來就趕緊來,小優理在跑馬拉鬆,估計一個小時左右,你要是來晚了她就比完了。」黃瀨涼太往跑道的方向看了一眼,發令槍剛剛響,馬拉鬆剛剛開始。

馬拉鬆的路線從高等部的操場出發,要跑到隔壁的中等部校園繞著跑一圈,再回來繞著高等部的校園跑一圈,然後才在高等部的操場跑三圈後進行終點沖刺。

藤原優理國中時期,靠著學生會會長的身份,根本沒參加過運動會,這還是第一次。

光是一想高等部和中等部兩個校區的大小,她就想表演一個中暑原地昏倒。

但是不行,黃瀨涼太一定會過來揭穿她的。

發令槍一響,一大群人就沖了出去,等大部分人都已經穿過高等部通往中等部的門的時候,藤原優理才跑出操場的範圍。

「好慢啊,看得都要睡著了。」菊丸英二做出遠眺的姿勢,看著藤原優理的方向。

「有沒有可能藤原學姐其實是在走路,隻是做出了在跑步的樣子呢?」不二周助笑眯眯地道。

其他人:「……」藤原學姐被黑得好慘。

「老爸老媽,我去給優理姐加油。」越前龍馬戴好棒球帽,跑了出去。

「我去隔壁中等部看看冰帝的網球部有沒有在訓練。」手塚拿了一瓶水,也朝著馬拉鬆隊伍的方向走去。

「部長管得好寬哦,連冰帝訓不訓練都要管。」桃城武開玩笑道。

「手塚的意思是,藤原學姐國中的時候照顧過他,他現

在要去照顧藤原學姐了。」不二周助道。

不二周助的話一出,其餘幾人均是一臉驚悚地看著他,手塚照顧藤原優理?怎麼個照顧法,讓她不要大意地上嗎?

不管手塚的說辭是什麼,那兩個人一看關係比陌生人都還不如,比起去給藤原優理加油,部員們還更相信他就是去看冰帝網球部的訓練的。

冰帝中等部網球場,自從東京都大會敗北以來,部員們都不甘心,自發地訓練也更積極了。

跡部到網球場的時候,發現忍足慈郎他們都在,他這個部長竟然還是來得最晚的一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