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 37 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旁邊也都是一對對擁吻的情侶或者陌生人,人們都陶醉在這放肆的感情中。

兩人走出沙灘,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林朝衿手搭在車框上開口道:「我想去看看洛杉磯的夜景。」

「好,」池淮啟動車子。

車子一路飛馳,接著開始爬坡,正往山上去,經過一輛輛車或者露營的人群,池淮把車停在山頂的一個角落。

「好美啊,」林朝衿打開車門,向前走了幾步,山下是洛杉磯經久不衰的繁華夜景,像是綴滿了滿城星河。

池淮走了過來,從身後抱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上,和她一起看著山下的夜景。

兩人就這樣吹著山風,默默無言地看了幾分鍾夜景。

「哈欠,」林朝衿不小心打了個噴嚏。

池淮皺了皺眉,雙手摩擦著她的手臂給她取暖,「很冷?」

林朝衿往後更貼近他懷裡,開口道:「有點。」

「我們坐在車裡看。」

「嗯?」

池淮把車調轉了車頭對著山下,打開車門把她帶了進去。

兩人坐在車位上透過車窗看著山下的夜景。

「哢嗒」一聲,林朝衿打開音樂,靡麗沙啞的女聲響起。

in』tstopuntilyou,

我不會停止,

sayitsayitsayit,

除非你說出,

s...s...sayit,

說出來,1

……

「哢嗒,」池淮抽出支煙夾在手裡,用打火機點燃,正想放進嘴裡。

這時,林朝衿靠了過來,抓著他拿煙的手移到她唇前,就著他的手張口吸了一口煙,抬頭煙霧噴到他臉上,兩人隔著煙霧對視,此時歌曲也到達了高點。

andthemoonlights,

和月光籠罩時,

ifyountitbaby,

如果你渴望著,

immagrinditup,

讓我掌控上下,

dipitdo,

蜻蜓慢點,

stchitround,

旋轉左右,

flipitandrepeat,

反復彈奏。1

在這歌聲中,林朝衿看著他開口道:「做嗎?」

池淮手一抖,煙頭差點燙到手上,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伸手把煙按滅在煙灰缸中,接著叉住她的腰把她提抱坐在他腿上。

林朝衿捋起頭發撥到一邊,低頭迎上他的唇。

在這音樂中,那萎靡的聲音都被蓋住了。

遠處城市的燈光明明滅滅。

*

第二天,兩人回到酒店,從負一樓坐電梯,「叮」地一聲電梯在一樓開了走進一個人。

「嘿,淮哥,」小夭走進電梯對上池淮的臉,開口打招呼,不過看著他淮哥一身正裝剛赴宴回來的樣子,還有被他抱在懷裡,臉貼在他胸膛看不清臉的女人,挑了挑眉,有事啊。

正想挑眉打趣幾句,抬眼接收到他淮哥冰冷的警告的眼神,識趣地做封嘴動作,站在電梯一角。

直到小夭走出電梯,透著快要關上門的電梯看了眼那抱在一起的兩人,搖了搖頭,嘖嘖稱奇,「想不到呀,淮哥呀淮哥,真是美色誤人。」

池淮把她抱放在床上,林朝衿睜開眼對上他的視線。

池淮手在她臉上摩挲,看著她開口道:「你可以先睡一會兒,」說著語氣頓了頓,接著開口道:「我下午小組賽,你要過來看嗎?」

林朝衿看了他一眼,在他逐漸變化的眼神中,牽起嘴角,「好啊。」

「嗯,」池淮彎了彎唇,低頭親了一口她鼻子,下到嘴唇,直起身,把一張門票放在床頭櫃,「票我給你放在這裡了,我先過去了。」

「嗯。」

「碰」地一聲門關上了。

林朝衿躺在床上閉上雙眼假寐了一下,腦袋裡亂哄哄的根本睡不著,又重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看了眼床頭櫃上的票。

走下床拿了起來看了一眼,又重新放下。

走到浴室,任那冷水「嘩啦啦」地兜頭淋下,洗完澡走出浴室,林朝衿坐在床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騰」地一下站起來,打開衣櫃換了身衣服,拿起床頭櫃上的票打開酒店的門走出去。

走到酒店樓下,伸手正要打車,突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林朝衿低頭看了眼上麵顯示著「夏女士」。

林朝衿頓了頓,伸手點開接聽。

「餵,寶貝,在洛杉磯玩得開心嗎?」

「嗯,還行,」林朝衿站在街頭接聽了電話。

「ok,打算什麼時候回來,飛機票買了嗎?」

「快了,」林朝衿另一隻手搭在拿著手機的手上。

「那好,hey,carl,給我遞一下沙拉,」那邊傳來夏女士和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林朝衿默默聽了一會兒,過了一會兒夏女士重新開口,林朝衿看著身邊一輛輛開過的汽車回答著她的問題。

過了一會兒在夏女士要掛斷時,林朝衿開口道:「媽,你是怎麼保持自己不受傷的。」

夏女士聽到這聲媽,手撐在廚台上,開口道:「嗯,像我就是站在一段戀情的主導地位,讓自己清醒的沉溺。但是,寶貝,並不是說所有的感情你都需要保持清醒,你隻需要坦然地去享受它就行了。」

「嗯,」林朝衿掛斷電話,手裡拿著手機,站在街頭,身旁來來往往的人群。

林朝衿腦海裡閃過了她父母平靜地結束無愛的婚姻,看到黎音在酒吧的嚎啕大哭,痛訴那算是青梅竹馬的渣男,看到夏女士那每段極快展開的戀情,痛快地抽身。

「咕咚」一聲微信提示音,林朝衿點開。

ch:過來了嗎?

林朝衿看了一會兒,手指點在屏幕上:嗯。

ch:好,等你。

林朝衿沒有再回復,退出微信,點開另一個軟件,買了最近的一張飛機票,收起手機往酒店走去。

打開門,拖出行李箱,把她的東西一股腦裝進去,看著那被她擱在桌上的門票,走了過去翻過麵,拿起桌上的筆,唰唰地寫了幾個字。

接著拉著行李箱走了出去,「哢嚓」一聲酒店門關上,好像一並把她這一個月的時光一起鎖上了。

洛杉磯機場登機口,林朝衿仰頭看著不遠處的大屏幕上轉播的lol賽事,那一閃而過的麵容。

收回目光,點開微信,點進備注ch的頁麵,看了一會兒,利落地點了刪除。

「尊敬的旅客,您乘坐的洛杉磯飛往紐約的……」

*

「耶,我們進決賽了,」小夭放開電腦站了起來,就要給他淮哥來一個熊抱慶祝一下,哪知淮哥一把把他推開,就快步往外走,「不是,哥,你去哪,還有采訪呢。」

「先走了,幫我跟王哥說一聲。」

小夭看著他的背影,撓了撓頭:「那麼急乾什麼,趕著去追妻啊。」

酒店大堂,來往的旅客驚奇地看著那飛速奔跑著的帥哥。

「哢嚓」一聲,池淮打開酒店的門走了進去,開口喚道:「林朝衿,」並沒有得到回應。

池淮看著這昏暗的環境,皺了皺眉,「啪嗒」一聲打開燈,推開臥室的門,「林朝衿,」也沒有得到回復。

池淮走出房間再走到廚房,甚至另一個房間也沒有看到人,再次走進房間,「唰」地一聲把衣櫃拉開,隻見裡邊除了他的衣服,她的東西全不見了。

倏地看往角落,那平時放著她行李箱的地方也沒有再看到那個行李箱。

池淮咬了咬牙,按捺住心情,拿出手機,進到她的微信頁麵,發了條信息:在哪。

然而信息前那顯示大大的紅色感嘆號,以及一句:lzj開始了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的朋友……

池淮看到這條信息心裡一空,不死心地再次一連發了好幾條信息。

「林朝衿,在哪?」

「要我去接你嗎。」

「在哪?」

……

一連發了好幾條信息都是大大的感嘆號。

退出微信頁麵,打了個電話,隻聽到那邊機械的客服語音: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掛掉再重新打過,一連打了好幾個都是這樣。

收起手機,池淮快步走出去,轉眼看到那張被放在桌子上的門票,池淮拿起來一看,隻見上麵寫著:有緣不見。

「有緣不見,嗬,有緣不見,」池淮盯著那四個字,氣極了點了點頭,「行,你真行,林朝衿。」

那頭,林朝衿坐上飛機手裡拿著手機盯著。

這時一位空姐走了過來,「您好,女士,飛機準備起飛了,請把手機調到飛行模式。」

林朝衿點了點頭,低頭把手機關機,看著那頁麵重新暗下來,抬頭望著窗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