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62(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夫妻倆也改行做『記者』,漸漸在江湖上也有了一份名號。

想上報紙揚名的人眾多,做了好事主動將事情告知給夫妻倆的也有。夫妻倆會親自去調查真相,真的便宣傳一下,你好我好。

當然也會遇到惡意造假的,夫妻倆便寫成懸疑類故事,叫對方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這樣會得罪一些人,可夫妻倆有槍護身,還有空間,隻要能逃走,後麵就是敵人恐懼。

知道夫妻倆難殺,還小心眼後,就連綠林好漢見到兩人也得好吃好喝的供著。

隻要殺不死兩人,事後夫妻倆逃走將他們的『好事』宣傳一下,立刻就有正想出名的俠客來除惡,事後夫妻倆還會大肆宣傳一下俠士的正義。

另一邊李嬋老老實實在山上練武,至於田莊上的事,隻要不踩到自己的底線,李嬋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可但凡看她年輕想拿捏的,李嬋從來沒有二話,直接懲罰。

雜貨鋪子的掌櫃做假賬欺瞞李嬋,直接抄家,打了十個板子,沒等傷好就全家發賣了。

莊戶們一時震動,對李嬋更敬重,不敢有任何欺瞞。

時間一晃,從李嬋一家到來,已經十年過去。

李嬋十六歲,武藝已達江湖三流的地步。

十九歲的苗千雪和十八歲的熊七要下山歷練,觀主索性讓李嬋一起組隊下山。

三人第一站是代表玄天觀去天一道宮參加掌門大典。

原先的天一道宮掌門退位,新掌門是老七星子之首,舉辦了新掌門繼位慶典,廣邀同道。

玄天觀作為天一道宮的小弟,自然要參加,還要備上一份厚禮。

三人提前兩天來到天一道宮,亮出身份,迎客的弟子笑道:「原來是玄天觀的高徒,快請進。」

弟子將三人安置到一處小別院,簡約的說了一下規矩和禁地,便離開了。

小別院裡已經住了其他派的弟子,對方瞧見住進新人,迎上前打聽道:「在下鬆山派內門弟子林鑫,不知幾位是師從何處?」

苗千雪笑回道:「我是玄天觀的弟子苗千雪,這是我七師弟熊七,這是我小師妹李嬋。」

對方一聽是已經落寞的玄天觀,心頭升起一絲輕視,也沒了繼續交談的熱情,隨口聊了幾句,便回了屋子。

三人進了屋子關上門,熊七奇怪道:「鬆山派怎麼住這裡?」

玄天觀是三流門派中比較弱勢的門派,分到和別人共享的院子不奇怪。

可鬆山派卻是本省二流門派中上升勢頭強勢的門派,按理說應該分得獨立的院子才對。

苗千雪也不懂,倒是李嬋和父母時常溝通,了解其中的道道,開口解釋道:「鬆山派原先跟我們玄天觀一樣都是天一道宮的小弟,現在他勢力強了,野心也上來了,不聽話了,你們覺得天一道宮能看他們順眼嗎?」

說不準天一道宮接下來就會拿鬆山派立威,就算不拿它立威,也不會給鬆山派弟子好臉色看的。

「我看他們來參加典禮的人數不多,估計心裡有數。」

兩人這才了然。

這一片院子的客人,都是來參加大典的門派居所,在慶典開始前,大家自然會串門認識一下,交流一些情報。

李嬋三人也不例外,除了還沒到的斷情穀,本省的其他門派基本都到了。

大羅寺是和尚,沒啥好說的;四惡門估計是知道自己名聲差,怕被圍攻,帶隊的是個長老,年輕時候是個色中餓鬼,禍害了不少少女,被人閹了,整個人瞧著便陰森森的,李嬋忙拉著師姐走遠一點。

藥王穀和毒仙穀當年爭鬥死傷無數弟子,休戰各自謀發展,如今藥王穀發展的不錯,受人歡迎;而毒仙穀則惡名在外,眾人都離的遠遠的,生怕不小心中毒了。

羅極門弟子個個熊腰虎背,背著一把大刀,威風凜凜。

除此之外,還有外地來的門派,出名的不少,不出名的更多,一天認下來,李嬋三人認的眼都花了,除了一些比較有特色的,其他的一個沒記住。

回到房間,熊七摸了摸腦瓜子的汗,累道:「媽呀,真累,我從來沒和這麼多人說過話。」

苗千雪擦了擦汗,紅著臉搖頭道:「你還算好,找你聊天的人不多。」

「哪像我和小師妹,那麼多男弟子圍著,我都快不會說話了。緊張死了。」

「師姐,你的臉現在都是紅的。」李嬋指著苗千雪哈哈大笑。

苗千雪瞪她,故意調笑道:「小師妹,你真厲害,那麼多男弟子圍著你,你還能和他們談笑風生。」

李嬋一點也不羞澀,爽朗笑道:「女弟子少嘛,我們這對姐妹花又美貌,他們可不得像蒼蠅一樣圍過來。你就當看花一樣,專挑俊的回話,醜的不要搭理,不就不忙了。」

苗千雪哪裡聽過這樣虎狼之詞,指著李嬋說不出話來,「你可真是.....你還是我認識的小師妹嗎,都不害燥嗎?」

都是一起長大,一樣的教育,為何你如此秀?

「哎呀,都是一雙眼睛,一隻鼻子嘴巴,你緊張啥呢?哦....」李嬋故意拉長了哦尾聲,促狹道:「原來師姐你害羞了呀,那你以後專挑醜的看,包你羞澀不起來,嘴巴都利索。」

苗千雪笑著追上去,要錘李嬋,李嬋跑出去把門一關,不讓她追出來。

她正拉著門,忽的身後有人問道:「請問你是曾經拜師隨縣武館李叔叔家的妹妹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