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61(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第13章

在刺殺前,李建豐已經預想過刺殺失敗的結果,猜測了老道的反應,提前做了布置。

他打開院子後門,假裝已經跑路,實際卻就在後門處進了空間,手裡握緊了手.槍,隨時準備出去偷襲。

老道在水上輕點,越過河麵,來到宅子後門前,見剛剛刺客待的宅子大門半開,似乎人已經跑路,忙順著巷道一路追上。

李建豐沒跑,老道自然看不到刺客的身影。

他以為刺客有一手好輕功,在他猶豫不決那會已經成功跑路,隻好放棄搶走那柄暗器的心思,回到刺客之前待的院子裡檢查一番,看作案現場有沒有留下什麼線索。

老道小心的進屋先檢查了一下有沒有人,確定沒人在後,才放下心來。他順著樓梯爬上屋頂,在屋頂上發現了一隻瓦片上寫了字。

李建豐留的是簡體字,在老道看來這些字缺胳膊少腿,刺客也是個沒文化的人。

他眯著眼打量著,連蒙帶猜,從右到左猜出前麵兩字是來過,後麵應當是看字時,忽的感應到附近多出了一個心跳。

趁著老道爬上屋頂看字的時候,李建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後門處,屏住呼吸,□□對準老道的背影,噗的一聲暗響,老道應聲而落,從屋頂摔了下來。

就算被擊中了心髒,老道依舊沒死,掙紮著,激發全身的力氣跳起來,要和李建豐同歸於盡,然後李建豐的回應是砰砰兩聲槍響。

一槍中腦袋,一槍再中心髒。

老道不甘的望著李建豐,死的麵目猙獰。

李建豐又補了兩槍,站在門前等了一會,確定老道徹底斷氣後,這才上前清理現場。

他先將老道的屍體放進空間,死亡和失蹤的區別,就在於屍體。隻要老道的屍體沒被發現,天一宮不確定他死亡,便不會急著確定凶手,追查凶手。兩者之間的追查力度大不相同。

然後他將院子裡的血跡擦乾淨,又將屋頂的那片寫了字的瓦片扔進空間,瓦片上其實是寫的是看過來。

梯子是李建豐自帶的竹樓梯,這時候自然要帶走。

在將留下的痕跡都毀滅後,李建豐改換了麵貌,變成一位老婦默默離開了十八巷。

離開上林縣後,李建豐沒急著回家,而是去了隔壁省,一路上各種變裝,繞了一大圈回到家。

至於老道的屍體,半路的時候就被他燒了,麵目全非後就地掩埋在一棵大樹下。

李建豐回去拉著一批桃樹苗,安排莊戶種植,親自做了嫁接,然後回了道觀。

觀主隨口問道:「你下山買果苗怎麼用了這麼久時間?」

李建豐心頭恍然,原來已經過去一個月了,他笑著解釋道:「為了多買一些桃樹,我特意去了南城買了一批不同的桃,有金桃、有血桃、盤桃、脆桃等,過兩年觀內大家就可以嘗道不同風味的桃子了。」

觀主沒有懷疑,反而興致,問道:「金桃我知道,就是黃桃,那蟠桃又是什麼?能叫蟠桃,想必美味無比,可有什麼功效?」

李建豐哈哈大笑道:「觀主,錯了,是盤子的盤,不是蟠桃。據說是扁平的桃子,不是常見的桃子形狀。」

「哦,那血桃是熟透果肉血紅色嗎?」本地隻有小毛桃,觀主外出歷練時倒是見過一些桃子品種,隻是從未上心,倒是不知道桃子的不同。

李建豐點頭道:「是的。」

聽說李建豐特意去外地買了一批本地沒有的桃子,弟子們倒是很激動,很想下山去瞧瞧。

被觀主打消了念頭,畢竟這會都是桃樹苗,不結果,這些弟子上哪辨認的出來。

----

另一邊,天一道宮的清遠上人失蹤,由於古代信息不發達,加上江湖人出門辦事,一兩月沒消息也是常有的事。

直到一個月後,才有人反應過來清遠上人失蹤的事。

清遠上人是天一道宮掌管執法堂的長老,他失蹤的事自然是大事。

天一宮特意派人去調查他的行蹤,然後就查出他當初說出去辦事,其實是去外宅情.人那裡了。

這事一出,大家心底驚訝,沒想到清遠上人這濃眉大眼,俠義心腸的漢子,竟然也學會了養外宅。

清遠上人夫人傷心難過,又丟了臉麵,大為光火,恨不得下山將丈夫養的狐狸精給打死。

這自然被宮內調查團阻止了,畢竟清遠上人隻是失蹤,萬一有事耽擱了,或困在哪裡,等他回來,發現小情人被殺,不得氣死。

朱老漢隻知道那天清遠上人是在門口遇襲的,道人走後,他沒敢開門去看道人和誰戰鬥,除此之外啥也不知道。

詢問左鄰右舍,也隻得到了那天有可疑的聲響,還有朱老漢家河對麵的屋子,有可疑人租下又無辜消失了。

這些人不曾見過槍,江湖上的暗器又都是無聲無息,少有聲音大的;加上對麵屋子清理的乾乾淨淨,無人上屋頂檢查,也就沒人知道上麵少了片瓦。

所有的一切看似異常卻又平凡,誰也不知道清遠上人去哪裡了,是死是活。

調查團疑心是清遠上人的仇家來復仇,於是目光移向清遠上人的仇人。調查一番後,發現清遠上人在道宮內一副得道高人兩袖清風,正義言辭的模樣,實際背地裡做了不少缺德事。譬如霸占良田,仗著武藝高強,一個不高興便隨意打殺無辜百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