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激戰(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對孟岩來說,神海境女人的瞬移實在是個大威脅。

他敢於單刀赴會,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對自身的速度足夠自信。因為有輕身符,他可以將奔行速度拉到身體可承受的極限。

在孟岩看來,隻要保持好距離,安全方麵就沒啥問題,最起碼,打不過也能跑得掉。

但他萬萬沒想到,神海境竟然也能瞬移。

對方的瞬移是術法。

具體的原理,孟岩也不知道。

彷佛有根超強彈力的橡皮筋拉扯著對方,瞬間就將對方拉了過來。

眼見著對方瞬息間貼在了身後,孟岩連忙施展超凡壁遊功,同樣以瞬移的方式拉開距離。

不過,超凡壁遊功遠不如對方的術法。

孟岩的超凡壁遊功隻適合小範圍騰挪,瞬移距離隻有數米遠。

稍微拉開距離以後,孟岩縱身一躍,想要利用輕身符帶來的優勢,繼續拉大距離。

可是,神海境女人已經出手了。

噬魂之花!

瞬間,孟岩的身前就一朵詭異的花朵綻放開來。

起初,這朵花隻有臉盤大小,但是綻放以後竟是比浴桶還大。

層層疊疊的花芯,彷佛深淵巨口,要將孟岩吞噬。

孟岩的超凡爆靈符出手,瞬間爆發出沖擊波。

而這一次,噬魂之花沒有湮滅。

因為施法距離近,所以,這朵噬魂之花要比之前互相試探時釋放的要強得多。

在超凡爆靈符的沖擊下,噬魂之花稍微震動了兩下,然後就朝著孟岩「吞」了過來,試圖將孟岩直接吞噬。

孟岩凝出了密羅劍,揮劍一砍,卻隻砍掉了幾片花瓣。

下一個瞬間,噬魂之花便將孟岩吞噬。

孟岩就像是被某種力量給囚禁了,眼裡全是鬼魅的花瓣,神念也放不出去,腦子越來越沉,彷佛是靈魂正在被吞噬。

這樣的情況讓他大為焦急。

他強撐著精神,感覺到「花朵牢房」似乎有些漏洞。

應該是剛才的攻擊斬落了幾片花瓣,讓噬魂之花不再完整。

孟岩心一橫,直接動用殺手鐧。

「劍氣三千!」

隨著他揮劍一砍,丹田裡蘊養的劍氣並以排山倒海之勢殺了出來。

金色的劍氣,宛如惶惶烈陽,順著噬魂之花的薄弱之處將花朵切開,然後以不可阻擋的威勢砍向了神海境的女人。

神海境女人正對著噬魂之花的薄弱之處,試圖修復那殘缺的地方,以便將孟岩徹底的鎖死。

可她萬萬沒想到,孟岩還有殺手鐧。

這劍氣突兀的殺了出來。

因為距離很近,因為劍氣很快,神海境女人隻能稍微偏轉身體,卻不能完全躲過這道劍氣。

嗤啦!

劍氣砍中了她的左肩。

雖然她施展能量化,可是沒用。

這是斬靈劍氣,專門克製身體能量化。

神海境女人的肩膀被切斷,左臂掉落。

她吃痛的慘叫了一聲。

孟岩脫困以後,發現劍氣竟然誤打誤撞的擊傷了神海境女人,頓時大喜。毫不猶豫的施展斬靈劍光,伸手一指,直接將神海境女人的丹田洞穿。

然後,他就沒再管這個女人,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圍撲過來的四名築基烏鴉。

他們是來配合神海境女人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