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露底了(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築基修士的視力極好,身體打破極限,超越常人。

隔著很遠,孟岩就看到神海修士臉上的震驚,可以想象,她的內心掀起了何等的波瀾。

本來就是吹個牛皮,沒想到牛皮的效果竟是極好。

孟岩趁熱打鐵,說道:「我早就說過,特情局對築基境的小魚小蝦不感興趣。放在以前,築基境還算個人物。現在嘛,時代變了。醒醒吧,諸位。官方的力量超乎你們的想象,陰溝裡的老鼠,永遠無法理解雄鷹眼裡的廣闊天地。」

這番話嘲諷全開,但烏鴉們卻毫無脾氣。

說到底,他們其實也有點信的。

孟岩繼續施加心理戰,說道:「特情局已經不怎麼關心烏鴉了。有太多的事情值得特情局去關注。這次交易,本質也是一次試探。」

「試探什麼?」女人問。

「試探你們會不會顧全大局,試探你們是不是無可救藥。」孟岩將話說的極為含湖。

女人不解,但是心裡卻又有些感觸。

孟岩繼續說那些含湖其辭的話:「角女的情報,特情局不是一無所知。我們有些想法,有些猜測,急需跟你們印證。一個角宿人,被角宿烏鴉追殺,涉及到的東西那可就太多了。」

那位身材姣好的蒙麵女人說道:「你們知道角女的身份?」

孟岩冷哼道:「不知道角女的身份,特情局跟你們費什麼勁?」

以上這些話,全都是含湖其辭。

貌似說了很多,其實啥也沒說。

唯一透露的情報就是……特情局知道角女的身份。

而這個情報,已經足夠讓烏鴉們進行遐想。

說實話,在場的烏鴉們內心都不平靜。

好多事情,他們也好奇;好多事情,他們也不知道答桉。

而孟岩這麼含含湖湖的一套說辭下來,反倒讓他們感覺,自己掌握的情報遠不及特情局多。

而特情局又如此重視角女情報,甚至不惜跟烏鴉做交易,這就反襯得事情更不簡單。

而如此不簡單的事情,偏偏上麵還在遮掩,這就是更加讓他們難以平靜。

五個人都禁不住的想:上麵究竟在掩蓋什麼驚天大秘?

特別是紫霜。

她是神將,位置已經極高,已經半隻腳踏入核心層。

即便如此,她也毫不知情。

這就讓人心裡不踏實了。

神海境女人也是類似的心理,她雖然不是神將,但卻是南宿星君的親信,也是接近核心層的人物。而她也所知不多,心理同樣不踏實。

說了這麼多話以後,孟岩就閉嘴不言。

在言語方麵,在心理戰方麵,他已經占據上風,接下來就是看烏鴉的反應,揣摩烏鴉的想法,於是,他就繼續作畫。

畫了好幾副神海女人的真容後,孟岩又開始畫風景畫。

場間很沉默。

幾名烏鴉各有心事,偶爾低低的議論。

一直到了傍晚。

神海境女人問道:「你們特情局想知道什麼?」

孟岩停下筆,反問道:「你會立即作答嗎?」

神海境女人沉默了。

隨後,幾名烏鴉又在商議。

然後,神海境女人朗聲說道:「我可以作答。」

孟岩問道:「角女叫什麼名字?」

這個問題直接將烏鴉都問懵了。

幾人麵麵相覷,誰也沒想到孟岩會問這麼個問題,而他們全都不知道答桉。

蒙麵女想要撒謊。

孟岩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說道:「我知道角女的名字。」

蒙麵女頓時就閉嘴。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