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分彼此(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再說了,」npc冷哼,「人家軍醫都沒確定將士們得的是天花,你又知道了?」

暗樁賊心不死:「那萬一病症外傳呢?咱們這些無辜的人,就該陪著他們死麼?還不讓咱們討論,這分明就是心裡有鬼!」

瀟瀟唇瓣微動,那npc便道:「哎喲,你這想法太危險,可千萬不能傳出去,三殿下這麼做明明是在救我們,你想啊,若是城內有疑似『天花』的存在,京城的大官們又恰巧都同你一般想法,那咱們這一城人的性命……」

不少人頓時臉色煞白,對官兵嚴令禁止討論天花之事也沒了抵觸。

npc慢悠悠道:「三殿下第一時間讓所有病患留在獨院中,將士們為了不連累他人,也從不踏出房門半步,更有不畏生死的大夫全心救治,我等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也不該如這位仁兄一般瞎咋呼,攪和得民心惶惶。」

那人還要說話,卻發現嘴巴好像不受控製,緊緊閉上,發不出聲音。

npc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啊,對了,聽說凶胡人慣有偷偷派奸細潛入的惡習,你這人瞧著就古怪,先是詆毀我們大夏統帥,後又教唆我們討論還未確定的病症,更有甚者,你還惡意挑撥三殿下與太子殿下之間的關係,究竟是何居心?」

懷疑的目光如刀刃落在他身上,可偏偏這暗樁就是開不了口辯解,隻生生憋出一腦門汗來,恰此時,官兵出現,一下就被這聚集的人群吸引:「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

npc拱手讓開,神色嚴峻:「官爺,好像有凶胡奸細!」

……

此事平息之後,瀟瀟又安排空間裡的npc們全數出動,幫著官兵將太子的那些釘子一一拔除。

容衍早發現城中有人作祟,可他沒想到還未來得及頭疼,事情就被完美解決,接連將幾個攪混水的暗樁抓住之後,他順藤摸瓜,發現了太子的意圖。

「主子,太子殿下這是怕您在軍中威望過甚,蓋過他的風頭嗎?」

容衍此刻更加懷疑太子的「遲來」乃是故意為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坐實已經確認身份的那幾個暗樁「凶胡奸細」的身份。

在那之後,但凡有人散播謠言,試圖操控民心,不等官差們發現端倪,百姓就已經用懷疑的目光盯牢這些人,然後主動檢舉揭發起來。

「不過說來也怪,這些人應該都是精挑細選的人才,怎的關鍵時刻,連句辯解的話都沒有?」

這事兒容衍也想不通,隻能當他們是做賊心虛,一時詞窮。

除了解決太子暗樁之外,瀟瀟還在軍營裡轉了一圈,趁著夜深人靜時,輪換著給將士們增加睡眠時間,在空間的作用下,她能將一天當做二十三天來用,跑來跑去純當強身健體,自個兒的精神狀態也完全沒受到影響。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