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殞命(二)(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六神無主的童氏,聽話地坐下了。

馮少君倒了兩杯茶。一杯茶送到大馮氏嘴邊,大馮氏默默張嘴喝一口。然後繼續愣愣地發呆。

另一杯送到童氏手中。童氏雙手抱著溫熱的茶杯,小口喝著。緊繃的情緒,總算慢慢鬆弛了下來。

許久過後,童氏才小聲道:「四弟妹,以你看,今日之事會怎麼了結?」

馮少君神色不變:「最多明日,康郡王府就會傳出孩子夭折的消息。康郡王妃悲慟過度,一病不起,沒幾日也就去了。」

童氏心裡寒氣直冒,抬眼和馮少君對視。

馮少君沒有半點惋惜或難過,甚至隱隱有些快意地扯了扯嘴角:「以伯祖父的脾氣,根本不會留在康郡王府,更不會向康郡王求情。如果我所料不錯,我們走了之後,馮家人很快也就走了。」

小馮氏死路一條。

童氏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少君,」大馮氏聲音晦澀暗啞,仿佛費盡了力氣,才從齒縫中擠了出來:「郡王妃她……她真的活不成了嗎?」

馮少君嗯了一聲:「死路一條。」

頓了頓,又補了幾句:「嬸娘不妨想一想。這等事就是發生在普通人家,做丈夫的也容忍不了。更別說是康郡王了。」

大馮氏啞然。

是啊,康郡王是有實權的郡王,做著宗人府宗令,焉能咽得下這口氣!

小馮氏膽敢做出借人生子這等事,還膽大地留著邢振這條命。今日落得什麼下場,都是咎由自取。

馮少君的聲音依舊平靜柔婉:「嬸娘心地善良,又重情誼,心裡悲慟難受也是難免。等時日久了,就會慢慢想開了。」

大馮氏怔怔地看著馮少君,忽地說道:「少君,你也是馮家的姑娘。郡王妃也是你嫡親的姑母。她遇到這等事,你就半點都不震驚不難過嗎?」

不但不震驚不難過,還很痛快解氣。

她一直隱忍不發,等到小馮氏孩子出世了,才悄然出手。打蛇就要打七寸,一擊之下,就是萬劫不復。

馮少君也看著大馮氏,輕聲道:「嬸娘別怪我涼薄。我自小遠離京城,在平江府長大。疼愛我的人,是外祖母。」

「我嫡親的祖父祖母,我從未見過。前年回京城,他們是怎麼對我的,嬸娘也都清楚。如果不是我和祐表哥早早定了親,祖父就要將我嫁進秦王府給小郡王沖喜了。」

「這樁『好姻緣』,就是我的小姑母從中牽的線。打算借著我這個棋子,和秦王府搭上關係。馮家更能從中受益,和秦王府結為姻親。」

「嬸娘不妨為我想一想。這樣的親人,我如何能生出親近之情?」

大馮氏再次啞然無語。

馮少君話語中並無恨意,目光微涼,緩緩說了下去:「她是康郡王妃,已經有了一世的尊榮富貴。是她自己貪心不足,一心想生子嗣,竟敢背著康郡王和管事苟~且。給康郡王戴了綠~帽子。」

「她選擇的路,不管是什麼結果,都得由她自己承受。」

「我半點都不會同情可憐她,更不會傷心半分。」

大馮氏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還是說不出口。

今天發生的事太多了,大馮氏的腦子到現在還是鈍鈍木木的。而且,眼前的馮少君,也和她印象中的全然不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