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你可以搞他爹啊(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拜見國公爺!」

看到陳恭,幾名大夫躬身行禮。

「我兒情況如何了?」

「這……」

大夫對視一眼欲言又止。

「國公爺,可否借一步說話。」

「哦,請!」

幾人當即走到房間一旁。

「大夫,我兒那裡……還有救嗎?」

「國公爺,恕我等無能為力啊!」

「公子那裡恐怕是保不住了。」

「你說什麼?」

雖然陳恭早有預料,但聽到大夫的話,此刻依舊如遭雷擊一般。

他雖然不止陳賀這一個兒子,但卻最疼陳賀。

因為陳賀出生之時,自己老婆因為難產而亡。

可以說陳恭將對發妻的思念全都寄托在這個幼子身上,因此才會任由他胡作非為。

現在自己兒子突然就成了太監這讓他如何接受。

「大夫,難道真的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我求求你們救救賀兒,隻要你們隻治好賀兒,你們要多少錢都可以。」

「這……」

幾個大夫一臉尷尬。

這他嘛都碎了,這讓他們怎麼治。

「國公爺,恕我等才疏學淺。」

「小公爺如今流血不止,必須立刻處理傷口啊。」

「是啊,保命要緊,還是切了吧!」

「反正都碎了,留著也沒什麼用啊。」

幾個大夫紛紛開口。

陳恭:「……」

聽著房間中陳賀那痛苦的哀嚎之聲,他咬著牙糾結了片刻,旋即拳頭一鑽。

「切!」

做出決定之後,陳恭黑著臉帶著幾名醫師從新走到窗前。

「爹,你來了!」

看到陳恭,陳賀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我好疼啊,我好疼啊!」

「我那裡不會有事吧?我好像感覺不到了,不會沒了吧。」

「兒呀,別擔心,還在!」

陳恭長嘆一聲。

「不過……馬上可能就沒了。」

陳賀:「???」

蒼啷!

兩人談話之間,大夫抬手從藥箱之中取出了一隻寒芒畢露的小刀。

感受到大夫看向的位置,陳賀虎軀一震。

「爹啊,他們要乾什麼?」

「他們想乾什麼?」

「小公爺,別緊張,小的以前在淨身房工作,刀法嫻熟,一下就沒了,不會很疼的,放輕鬆。」

大夫說著將刀子在火上烤了烤。

「淨身房?」

陳賀嚇了的臉色慘白。

「不……你不要過來啊!」

「爹,救我啊,他們這些狗雜碎要謀害於我,你快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哎,兒呀,你那裡都碎了,切了吧!」

陳恭長嘆一聲,扶住了兒子。

「還愣著乾嘛,動手啊!」

「不要,救命啊……救命啊……」

「不要切我,不要切我,我還有天下美女沒有嘗遍呢,我不能沒有好兄弟啊,爹啊,求您救救我啊!」

陳賀哭的聲嘶力竭,拚命反抗。

陳恭一臉苦澀。

「兒呀,爹就是在救你的命啊。」

「切!」

「是!」

得到陳恭的命令,醫師不再猶豫,當即手起刀落。

「噗嗤!」

「啊……」

頃刻之間,殺豬般的慘叫響徹整個涇國公府。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