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萬年壓箱底的絕活(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好疼!」麻辣香鍋被打疼了,隻能往後拉位置。

但是他這麼一撤,兵線沒人清了。

UZI的老鼠沒閃現,根本不敢太靠前。

趁著這波機會,EDG眾人上前強行點塔,拿下RNG的中路二塔,然後帶著兵線往對麵高地走。

來到高地前麵,EDG的推進就沒這麼容易了,RNG五個人在防禦塔前死守。

高地入口太狹窄,吸血鬼和老鼠的輸出EDG還是不能吃的,所以隻能選擇慢慢來。

陳洛陽的凱南依舊在前麵給壓力,他有E技能的加速,對麵也沒有硬控,根本沒法把他留下來。

兵線進塔之後,陳洛陽的凱南假裝上前點塔。

看到這一幕,RNG眾人想要上前來給壓力,卡爾瑪RQ扔過來想要打消耗。

陳洛陽的反應相當快,第一時間開啟E技能後撤,同時回頭給到一發Q技能接W。

這發Q技能精準命中,配合W的傷害,直接把卡爾瑪的半血給打沒了!

娃娃見狀解說道:「現在RNG這邊有個問題啊,他們沒有硬控,導致這凱南可以隨便浪,反正你也沒辦法開團。」

「RNG選這個陣容,估計是想要打拉扯,卡爾瑪護著老鼠打。」

「但是當RNG逆風的時候,這個陣容就沒法主動出手製造機會。」

米勒:「現在卡爾瑪也不敢回去補給,他如果回去的話,EDG可能就要直接壓上來了。」

「不過好在EDG這大龍BUFF快要消失了,如果RNG能在守住一波的話,EDG估計要撤。」

兩人正說著,下一波兵線過來了。

陳洛陽的凱南還是一馬當先,在前麵找機會消耗。

這一次Mata的卡爾瑪學乖了,他站位很靠後,同時還在來回走位似乎是在勾引陳洛陽的凱南。

凱南沒閃現,這個距離看上去的確是夠不到。

陳洛陽在防禦塔前來回走位,時不時用平A補刀,給卡爾瑪壓力。

眼看著這波兵線要被清完了,陳路陽突然動了!

隻見凱南在假裝平A補刀的時候,往前交出火箭腰帶和E技能,瞬間拉近和卡爾瑪的距離!

然後一發Q技能出手,對著卡爾瑪的下方!

陳洛陽預判了卡爾瑪走位的方向。

這卡爾瑪第一時間給到自己護盾,不過這護盾被火箭腰帶給破了,加速效果還在。

卡爾瑪往下一走位,正好接到了凱南的Q技能!

然後凱南反手一發E,直接把卡爾瑪給秒了!

與此同時,RNG這邊選擇主動出手。

凱南的位置已經進塔了,小虎的吸血鬼上前來個給上大招。

陳洛陽沒有著急開啟大招,現在RNG的人還不是很敢上。

突然,UZI的老鼠出現在側麵,直接開啟大招對著陳洛陽的凱南輸出。

廠長的人馬已經開啟E技能,利用大招從正麵沖過去,沖散了RNG的陣型,並沒有直接去管這個老鼠。

妹扣巴德的大招直指UZI的老鼠。

看到這個大招,UZI選擇第一時間走位,然而已經來不及了,他手裡也沒有閃現,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巴德大招命中。

「老鼠!老鼠!」妹扣提醒隊友集火。

陳洛陽的凱南已經走上前,在巴德大招要消失的瞬間開啟大招。

UZI選擇直接雙手離開鍵盤,也就是被凱南大招點了兩下,加上一發Q技能,UZI的屏幕直接變成黑白色!

另外一邊,沒有卡爾瑪提供的加速,RNG眾人根本拉不開距離。

肉搏戰明顯是EDG這邊更強一點,小學弟的沙皇進場大招把RNG眾人推回來,阿水跟上輸出,手起刀落拿到三殺!

RNG的正麵團戰直接潰敗了!

娃娃見狀解說道:「教主這個凱南是我見過最變態的,他的團戰輸出就不用多說了,關鍵是他的凱南還有刺客的功能,竟然可以不開大招,利用小技能先秒掉一個。」

米勒:「那我感覺這一場廠長的MVP有懸了啊,這一場凱南的表現拿MVP是完全沒問題的,難道我們就要看到廠長女裝直播了嗎?」

兩人正說著,EDG已經完成對RNG的團滅,然後準備一波結束比賽。

結果就在推基地的時候,陳洛陽的凱南突然開啟E技能,沖進對麵的泉水把人頭給送了,這樣一來不死金身就被破了。

看到這一幕,娃娃笑道:「教主原來好像從不沖泉水的,這次陣亡……我怎麼感覺是情商啊。」

米勒:「但是他就算送一次,MVP還得是他的,好像給了廠長一次機會,又好像沒給。」

此時,官方直播間內,眾人的注意力已經不在比賽結果上麵了:

「教主高情商啊,竟然主動送一個。」

「最後一把了,我估計廠長是拿不到了。」

「教主你在乾什麼?我要看廠長的女裝!」

「廠長的女裝……無法想象,」

比賽結束,EDG眾人起身朝著休息室走去。

廠長走在最前麵,他剛推開休息室的門,阿水就從身後湊上來說道:

「隻有最後一把了,看來要拿出看家本領,不然就沒機會。」

廠長回頭給阿水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似乎完全不慌。

然而這隻是表麵而已,內心早就慌得不行了。

阿布迎上前來招呼道:「辛苦了,還有最後一場,都堅持一下,保持狀態。」

接著阿布又找到了廠長說道:「明凱,你是不是應該露兩手了,我就不信你沒有壓箱底的絕活,這個時候不拿出來,你還在等什麼?」

廠長聽後抓了抓頭發,然後故作鎮定道:「別著急啊,我都不著急。」

阿水聽後擠眉弄眼道:「真的不著急嗎?還是裝的?女裝的款式我已經幫你看好了,到時候你可以挑一套,護士、JK、死庫水都有。」

EDG眾人聽後笑了,一個個開始腦補廠長穿女裝的樣子。

廠長隻感覺頭皮發麻,一想到那些東西套在他身上,還有被這麼多人看,隻想找個地縫鑽下去。

然而放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

阿布見廠長臉色不好看便說道:「開玩笑的,你別給自己壓力好吧,正常打就行,還是以比賽為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