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這個老鼠有點東西(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兩人正說著,比賽已經開始了。

陳洛陽選擇多蘭劍出門,來到上半野區站崗。

見對麵沒有來入侵的意思,陳洛陽回到上路開始對線。

第一波兵線來到線上,陳洛陽開始了折磨模式,他已經有段時間沒有拿長手英雄打上路了,現在又拿出來,那肯定是要立威的。

looper的波比沒有著急露頭,和之前不太一樣,這一次陳洛陽選擇主動推線。

這一場g打野是男槍,同時陣容非常後期。

那g前期肯定是不想搞事情了,會盡可能猥瑣發育,同時男槍這英雄想搞事情也很難。所以這一場上路對線壓製是比較安全的。

很快,波比從草叢裡麵走出來,主動後撤,兵線已經被凱南推過來了,他自然不能頂著兵線和凱南打。

第二波兵線正好過來,把兵線頂在了藍色方上路一塔外麵。

這個兵線位置,看上去對波比來說相當不錯,不過現在時間還早,男槍還在下半野區,短時間內不可能來上路gank。

波比利用被動補刀,然後等著凱南把這兩波兵線同時推進來。

很快,兵線進塔了,波比要開始塔下補刀。

這時候,陳洛陽的凱南就開始折磨了。

隻見凱南在防禦塔的邊緣來回試探,想要找機會出手消耗。

looper的波比也相當小心,時不時上前做個假動作,先要把凱南的q技能騙出來。

然而陳洛陽不動如山,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就看著波比擱那瘋狂走位。

眼看著小兵被防禦塔消耗,looper忍不住了,上前利用q技能補刀。

這q技能剛出手,凱南就上前打出一發aq。

然後回頭拉開,重置防禦塔的仇恨之後又走回來,再跟上一發平a,再拉開。

陳洛陽控製自己的平a節奏,每次都卡住防禦塔的攻擊間隙。

從畫麵效果上來看,就好像防禦塔不存在一樣!

娃娃見狀解說道:「這就是教主的長手壓製力啊,對距離還有防禦塔攻擊間隙的把控,隻能用完美來形容。」

米勒:「而且凱南出的是多蘭劍,平a輸出不低的,現在波比已經有點扛不住了。

looper這波處理完塔下這一大波兵線,直接掉了接近三分之一左右的血量。

於是在下波兵線過來之後,波比選擇主動上前和凱南一起推兵線。

他已經意識到,繼續讓凱南無壓力把兵線推進來,最後受傷的肯定是他自己。

陳洛陽見狀選擇改變打法,他假裝在推線,實際上估計放慢了節奏。

這樣一來,他反倒是能把兵線控回來了!

looper也很快意識到自己用力過猛,但為時已晚,兵線開始朝著陳洛陽這邊推進。

來到三級的時候,陳洛陽已經把兵線控在防禦塔前。

這樣一來波比就很尷尬,他如果在防禦塔前繼續推兵線,會被凱南毒打不說,還有可能會被繞後gank。

這個位置如果被繞後的話,根本不可能跑得掉。

但是不主動上去推兵線吧,兵線就會一直被控在這裡,自己補刀都是個問題。

edg這邊,廠長的人馬已經拿到雙buff,見上路兵線不錯,直接開始往上路走。

同時指揮道:「上路配合一波。』

陳洛陽提醒道:「先不急,波比有w你不好動手,而且還不知道男槍在哪。」

廠長聽後感覺陳洛陽說的有道理,但他其實也隻是想試一試,如果男槍在的話,大不了就拉開。

這時,陳洛陽又說道:「對麵男槍有可能會來上路解線,你先等個十秒鍾,如果他不出現的話,你再上來。」

廠長聽後應道:「沒問題。

於是廠長選擇蹲在河道草叢裡麵,想要看看情況。

結果剛過了五秒鍾,麻辣香鍋的男槍果斷出現了!

隻見男槍右手提槍,手裡叼著雪茄大步往上路走。

此時兵線在陳洛陽的一塔前,而且陳洛陽是滿血,這波男槍明顯不是來gank,而是來幫忙推線的。

廠長的人馬蹲在草叢裡麵沒有動作,男槍就從他臉上走過去,好在沒有進入草叢所以不知道廠長的位置

陳洛陽也注意到了男槍,於是他選擇直接主動上前找波比,波比現在後撤。

陳洛陽就開啟e技能沖臉,同時靠近牆壁,讓波比有能壁咚的錯覺。

和陳洛陽想的一樣,波比似乎是看到了機會,突然回頭開啟w技能加速,然後一發技能推過來,想要把陳洛陽的凱南壁咚。

然而陳洛陽早有準備,在波比回頭的瞬間,他選擇側向走位,改變一下角度,然波比的e技能把他送走而不是壁咚。

凱南被推到防禦塔前,開始反打,波比隻能選擇後撤,再追就要進塔了。

波比被凱南打出被動,暈在原地沒法動彈,不過好在沒有生命危險。

麻辣香鍋的男槍出現在兵線上,他選擇上前來幫忙推兵線。

波比也後撤到男槍身邊,兩人打算推完兵線就直接撤走。

「我來。」而edg這邊,廠長已經動手!

隻見廠長人馬開啟疾跑和e技能沖過來,如同脫韁的野馬。

g上野兩人被凱南吸引了,他們見凱南這麼囂張,原本還想反打,結果突然發現廠長的人馬沖過來了!

「波比!波比!」陳洛陽把擊殺標記給到波比。

廠長的人馬靠近波比之後先用q技能輸出,同時繞到波比身前,假裝要把波比踢回來。

波比見狀選擇直接交出閃現後撤,廠長等的就是這一刻!他選擇繞後波比身前,一腳把波比踢回來,讓陳洛陽的凱南可以跟上輸出。

而g這邊,麻辣香鍋的男槍正在幫忙輸出波比,然而他的傷害明顯沒法對人馬產生致命威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