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由林詩音來做選擇(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保定城飄著小雪,四下一片徹寒。

徐浪和鐵傳甲離開了興雲莊之後,並未走太遠,而是就近找了一家客棧,便就此住了下來,徐浪讓鐵傳甲守著大門,也是把他臉秀給外麵,讓中原八義好找上門來。

至於徐浪,他在裡麵開始寫信。

鐵傳甲就如同一個鐵塔,除卻吃飯時候,他就一直都在門口,而中原八義來也非常快,到了傍晚的時候,便已經有人到了鐵傳甲的身前。

「大嫂!」

鐵傳甲看到來人之後,出聲叫道。

站在鐵傳甲麵前的是個婦人,又高又大又胖,還瞎了一隻眼,氣勢十分凶悍,聽到了鐵傳甲叫喊之後,一口痰便吐在了鐵傳甲的臉上。

「你出賣了我丈夫,現在還有臉叫我大嫂?』

這婦人冷冷說道。

「興雲莊現在正要找你們

鐵傳甲立時報信,說道:「他們說是

「他們說什麼,跟你沒有關係。

婦人看著鐵傳甲,說道:「我們來這邊就是找你的,我們找了你十七年,現在終於把你給找住了....你是要逃,還是要跟著我走?』

鐵傳甲看看婦人,又回頭瞧瞧客棧裡麵,他並沒有看到徐浪,也沒有打算再知會徐浪,跟著婦人一起走了。

這一走,他們直接離開了保定城,到了外麵保定城外的一亂葬崗,木屋處,鐵傳甲進去之後老實的坐了下來,而那婦人彎腰進門的時候,卻有一封書信從她的領口處掉落下來。

婦人看著上麵的字跡,沉吟片刻,打開了書信,看了之後,整個人便默然了。

後續的中原八義陸陸續續來此,婦人也將這書信彼此傳閱,鐵傳甲雖然咬牙不認,但是在這中原八義之中,卻有一個人認了。

「是,是這樣的。」

中原八義裡麵的金風白站起身來,顫抖著承認道:「翁老大確實在做沒本錢的生意,隻是鐵傳甲都要保護翁老大的名聲,不肯說出來,所以我...戈就一直沒有說

這話說了之後,這中原八義的幾個人怔然不動。

這十七年來,他們學會了恨一個人,並且為了找到鐵傳甲,他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但是沒有想到,十七年後,等待他們的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錯了!錯了!」

婦人嚎啕大哭,這些人盡皆默然。

「這書信是誰寫的?」

有人問道

「我不知道是誰寫的,但是我知道,我們中原八義這糊塗蛋,人家根本就不想結交,由此就算是麵對麵,也隻是給我們一封書信,而不跟我們說一句話。」

婦人說道。

這話倒是一點不假。

徐浪站在這木屋之上,腳尖輕點,而寒風吹過,徐浪的衣衫飄動,但是卻一點聲響都沒有,聽著下麵的人已經將誤會厘清,徐浪身影飄然,就此而去。

興雲莊內。

林詩音正在縫製衣服,隻是針腳散亂,時不時的出神,如此一不小心就紮到了自己的手。「夫人,李探花來了。」

丫鬟來此稟告,林詩音倉促的收拾了一下衣服,然後靜靜坐在那裡等待,過了沒多久,李尋歡就從外麵走進來。

桌子上麵擺著小菜,全都是當年李尋歡愛吃的,這一切就像是十多年前,李尋歡經常來此

o£

,同林詩音見麵,兩個人都是擺上小菜,吃喝玩鬧,而現在物是人非,李尋歡坐在之後,隻是隔著珠簾看向了裡麵的林詩音。

「我聽說,你一直在找仙兒。

林詩音在珠簾之後,聲音飄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